原本想着,能将它们赶走就好,谁料,它们死磕到底,不得扁玥草誓不罢休,见它们扑向扁玥草,白衣郎君想着,一招毙命,否则,刚才所做的都是白费功夫。

    举起乌金剑,一力而下,那道紫色剑气顺着獠狗的脖子而下,同时,也在黄鼠狼的前爪部位处,一剑双亡。

    在行动之时,看它们同时跃起,故,时机难得,只要抓紧时机,相信,便会将它们一网打尽,绝不会留有后患。

    见它们死了,瞬时接过扁玥草说到:“付前辈就是厉害,值得赞一个。”

    付一卓站稳脚跟吐了一口气算是安全了,任务胜利完成,此,脸上露出得意的表起。

    “没想到,这些家伙,为了它命都可以不要,难以理解。”

    看着它们死去的样子,白衣郎君很是同情。

    鸟为食亡人为财死都能理解,这些畜生为了它们不顾性命还是头一次。

    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张鱼儿说到:“人就是人,无需对它们的死而感怜悯,没有必要。虽然说,它们极具灵性,但毕竟,它们是畜生。对了,接下来,该做什么?是继续前行?”

    不错,他说的一点不错,再要是为他们的死而忧愁,反倒说,自己不分类别了。

    说到:“外面,自然是有很多我们想要的东西,只是风雨雷电交加,只好先在此休息一番,待雨停,我们再行动。”

    张鱼儿说,那好,我们三找些柴火。

    看着手中的扁玥草,觉得,它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草,为什么三个畜生会舍身忘死的一定要得到它,这是何缘由?既然此处有扁玥草,那么,此山洞定是诡异。

    想此,决定到里面一探究竟。

    拿了一根粗一点的木棍照亮,慢慢的走了进去。

    付一卓忙说别扔下我,跟了上去。

    山洞里面越来越大,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子,一马平川,而是出现多个小洞,每个洞都有四个平米大小的山洞口。

    山洞很多,到处都是,足有二十几个,并且越往里,山洞就会越多。

    这是什么情况,洞套洞。

    钻了三个山洞,白衣郎君觉得不能在前了,否则,张鱼儿他们定会与自己失联的。

    说到:“付前辈,我们还是回去吧,再往里走,我怕会绕不出来。”

    “别怕,走过的地方我都做了记号。”

    真是一个细心之人。

    “要是我们不在,张鱼儿他们会很危险。”

    “原来你是担心他们,既然如此,那我们回吧。”

    进去一趟什么也没发现,除了山洞还是洞套洞,觉得好是无聊。

    张鱼儿一伙,捡拾的柴火堆积了好多,足可以用上几天的了,见到白衣郎君和付一卓,便走了过来。

    张鱼儿说:“你们进去一趟有什么发现?”

    “什么都没有,倒是好多山洞,一个套一个,让人感到窒息。”

    付一卓解释着。

    白衣郎君心有不甘“现在你们到齐了,就随我们进去。”

    张鱼儿算是明白了,怪不得,进去又出来了,原来是担心我们的安危,难得呀,这就是人性。

    为了更好的看清楚每一个角落,他们准备了一个大火把,就是,将一些细软的树枝捆绑在一起,大大增加了亮度。

    山洞套山洞,环环相扣。走进一个山洞又见一个山洞,真是其乐融融,因为,就像小孩捉家家。

    转了老半天,什么也没有,除了有些少量的小动物造的窝,便什么都没有了。

    大家好生纳闷,不会,就这样的情况吧,好歹进来一趟,也得有所发现吧,这也太丫的失望了。

    张鱼儿说:“进来老半天了,什么也没有,我看撤吧。”

    付一卓“是呀,再这么走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发现的。”

    不知走了多远,就是一个劲的往里面走,可是,还没有走到尽头,要是有所发现,就得继续前进。

    “既然来了,可不能半途而废呀,要是就这样终止,我想,大家定不会舒服的,所以,我的建议是,无论无何走到头,以见真章。”

    其实,大家谁也不想半途终止,但见山洞无奇之处,便有些灰心丧气。有了白衣郎君的言语,他们觉得,不错,理就是这么个理,又开始往前行走了。

    走了大半天,听到唧唧的声音传来,有了声音来源,这就说明,山洞到底了,里面全是老鼠。既然有老鼠,也就没有什么东西存在了,想此,白衣郎君说道:“看来,我的判断失误了。”

    張鱼儿“怎么个说法。”

    “你们听,里面全是老鼠,就算有植物长出,也会被它们吃了。”

    “也是啊,恩,有道理。”一个船舵手说。

    看来,他们是要打退堂鼓了,付一卓有些不愿意说:“既然来了,我们就探到底,要不然,总有一种心不甘的阴影笼罩自己的。”

    白衣郎君觉得也是,这个理由极有说服力,“那好,我们就一探究竟。”

    唧唧之声,越来越急,可是闻不到一点老鼠的气味,反而觉得空气清新中带有一种淡淡的香味。

    这是怎么回事?

    白衣郎君揣摩着,细细思量着。

    既然是鼠类,就不可能没有老鼠的味道,想来,真是奇异。

    莫不是有奇花异草在此,抹去了老鼠身上的那种味道。

    想此,信心高涨,“里面定是有东西,不然,老鼠的味道怎么会消失。”

    这样说,大家都觉有道理,是呀,老鼠的味道那是出了名的臭,怎么一点味道都没有,这不觉得奇吗?于是大家信心备至,又往前行了。

    走了不到三十步,山洞到头了,可是没有发现老鼠的踪迹。

    这是什么意思,大家不解。

    仔仔细细观察了山洞四周,没有看到开的路口,也就是门的迹象。

    付一卓“看来,我们的旅行到此结束了,好奇心就此打住了。各位,我们可以掉头回去了。”

    山洞虽是没有了去路,可是那群老鼠声还在继续,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它们在我们的隔壁?既是隔壁,此地定会有通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