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有壕沟阻挡老鼠的进攻,但也是一时的。(书^屋*小}说+网)

    虽说是一道壕沟,但它并不深还不足三尺。

    付一卓几掌相击虽是威力强大,但只能抵挡一会,因为,老鼠越来越多,似乎,饿疯了,尝到了甜头。

    付一卓叫道:“这样下去可不行啊,累都被累死的,小子,快想办法呀。”

    白衣郎君一时脑子乱,哪有一副清静的脑壳来想对策。摇头无良策。

    張鱼儿想想他们堆积的树枝,一记上心头。

    说道:“为今之计,只有火攻了。”

    火攻?

    白衣郎君和付一卓对着良策丝毫没有想到,提出来都觉好,不约而同的说,就这样办。

    堆积的树木还在百步远,不过,有了壕沟的阻止,想必,定是将它们拦阻一阵子,这样,就有了足够的时间去准备。不过,火堆早已生成,过去稍加一些动作就好,不用大费力气的,因此心里放松了一种紧张感。但是待他们赶到火堆旁时,上天和他们开了个大大的玩笑,树枝燃完火灭了,现场只是有些星星点点的火星而已,要想让它重新复燃,就得加固一定树枝才能让它死灰复燃。

    好在众人都有这样的意识,将放置一旁的树枝,速度极快的摆放到了上面,随即,冒起了烟雾。有了烟雾,就意味着火一定会燃起,但是,会很慢的。要想让它即刻燃起。就的给点佐料,否则,只是烟雾。

    張鱼儿想此忙趴地上用嘴吹,希望能借助自己嘴里的风,让它燃起。可是,就是不起多大作用,任然死气沉沉。

    眼见老鼠就要过来,但是火还是没有燃起,这使大家相当着急。

    怎么办?

    还是继续跑吗?

    不,再不能跑了,再跑就到外面了,到了外面,依然还得跑,这样,就是无止境的局面。要想解决这样的危机,就是一次性的将它们全部干掉,这样,才可以安然无恙,真正的摆脱了。

    怎么样做,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白衣郎君反复思索着。

    走,是三十六计最下一计,因此,只能在此给它们设计坟墓了。

    现在,它们唯一害怕的就是火,只要将火搞起一道火墙,它们就会被堵截于此。要想将它们一一消灭,就的让它们慢慢的稀疏而过,各个击破。这样,就算是千只万只,也可以将它们一网打尽。

    想此,说道:“两位,将树枝快速移开,只在左边留有一尺有余的通道就好。”

    大家干着活,付一卓说道:“这又是什么主意呀。别忘了,火还没着呢。”

    “不急,带我们做好一切准备,它很快就会燃起的。”

    老鼠已经兵临城下,见路被堵,故而停止,此时,它们各个抬起头,扫描了面前一眼,见之它们的猎物就在眼前,于是唧唧,唧唧的交头接耳,好像在商量对策。稍停,一只老鼠发现了留有了通道,急速的退回去唧唧几声,瞬间,它们转道向左边驶来。

    要的就这效果。

    白衣郎君说道:“大家注意了,千万不能让它们活着离开,瞅准目标,一招毙命。”

    虽然他两对白衣郎君的这种做法有些不理解,有了这样的效果,明白了,不过,他还是存在着一定的风险。

    就在他们斩杀起劲时,老鼠们又开始从堆起的树枝上面开始越境。或许是它们意识到了危险,变得很聪明起来。

    白衣郎君见之,立刻用剑刺之,可是数量众多,真是斩杀无尽。

    再看火还是没有燃起,張鱼儿一直在用嘴吹,可就是吹不着它。

    白衣郎君叫到,怎么样了,它们要大围攻了。

    張鱼儿也是着急,我已经尽力了。

    付一卓大叫,再这样下去,肯定是死定了。

    白衣郎君叫到,火石还在不在?

    不在了,都在海子身上呢。

    海子就是其中的一个船舵手,可惜,被老鼠生吞活吃了。要是起了火,就会结束这样的噩梦,可是,火依然不燃,真是急死人。

    有什么好办法呢,才能使火苗燃起?

    白衣郎君边杀老鼠边想对策。

    既然火是需要风才能燃起,为什么不用内力让它燃起呢?

    想此说:“前辈,你能不能住手呀?”

    “不行呀,一个一个来,它们快累死我了。”

    白衣郎君只好停止攻击,即刻提起丹田,呼出内力,然后吸气,将自身的内气全聚于手掌,柔柔的推了过去,也就是有火星的地方。果然,奇效很大,火星变得强大起来,听的嗵的一声响,火光燃起,瞬间变大,火势蔓延整个树枝,即刻,一道火墙形成了。

    赖在树枝上面的老鼠来不及躲闪,便被活活的变成了烤肉。

    大家对于火的燃起,高兴不已,有了火的存在,就意味着危险去了一半。

    现在,便是集中力量将它们除尽的时机到了。

    大家都知道,只要守好那道留有的通道,便是斩杀它们的好条件。

    果然,老鼠一如既往地源源不断。

    看着被斩杀的老鼠尸骨堆积如山,白衣郎君真不愿意在继续看下去,因为累人也血腥。

    它们身上发出的那种特殊的味道,瞬间就能把人熏晕。

    白衣郎君说道,快把嘴巴堵上,不然,会出事。

    说着将衣袍撕破,扯下一块,蒙在了嘴上。

    火势越来越大,老鼠的冲次明显越来越少,看来,已被除的差不多了。但,仔细一瞧黑暗处,那些眼神依然存在,一个个注视着自己,像是在寻找机会。过了好一阵,它们的攻击开始停止了。

    也许,它们知道吃不到美味,就此开始撤退了。

    此时,大家开始歇口气了。

    而張鱼儿落泪了,他想起海子了。说道:“没想到,这次仙画岛之行,丢了我两个好兄弟的命。真是个仙画岛。”

    白衣郎君安慰说道:“海子他们没白死,死得其所,所以,你还是节哀顺变。”

    付一卓说道:“人生谁无死,只是区别值与不值。小子,不要难过,应该振作,化悲痛为力量,克服困难,要不然,海子他们就白死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