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白衣郎君和付一卓的话,張鱼儿觉得有理,便止住了悲伤。说道:“我没事,你们放心。”

    嘴上虽是这么说,但在心里,很痛苦。想起一起光着屁股在大海里似鱼儿穿梭,多么的开心,而今,他们走了,走的是那么的凄惨。。。。

    老鼠依然还在等待,不愿离去,看来,还在寻找时机。

    有了这样的症状,它们不把我们全部干掉不死心。以这样的分析,这些家伙并没有罢休。

    張鱼儿还在痛苦的噩梦中,一时无法平静此刻的心情。他的眼神慢慢的转移到了老鼠身上,都是它们,一切都是它们造成的,不杀光它们,难解心头大恨。

    瞬间站了起来,一个箭步跨过了两尺宽的火墙,手拿一根粗一点的木棍,跑向黑暗中的老鼠群。

    在一旁的白衣郎君和付一卓都在琢磨怎么样能除恶务尽,没想到一个不注意,張鱼儿跑向了老鼠群。见此情况,怎能置之不理,两人施展轻功,将就要进入老鼠群的張鱼儿阻止了。

    但是,就在張鱼儿越过火墙时,老鼠已经从边缘围超了过来,这样,就形成了四面包围,想走,没那么容易。

    就在白衣郎君进入救人时间,他们的情况已是不妙,四面楚歌,十面埋伏。要想脱身,就得有三头六臂,否则,天王老子也别想有辙,瞬间,老鼠连蹦带跳开始了围攻,四面八方齐上,顿时,老鼠趴满了他们的全身,好在它们开始下嘴时,他们三一个急速的转身又急停,将身上的老鼠全部摔了下去。

    老鼠可不想失去这送上门来的买卖,疯狂的进攻着。

    就在老鼠被打掉时刻,白衣郎君利用乌金剑跳出了包围圈。

    这样的包围局面,白衣郎君觉得好无威胁而论,因为,心中早有打算,就是挥动乌金剑插地借力,离开此处。

    来到安全处,張鱼儿,已经是有气无力了,看上去精神疲惫。仔细一瞧,他的后背上趴着三只老鼠,已经将他脊骨上的肉啃光光,而且三只老鼠正在吸食他的血,各个趴着不动,那爪子深深的刺在肉里。

    白衣郎君和付一卓,一时懵了,不是全部掉落了吗?不管怎么说,将它门处置再说。即刻挥拳打去,一拳一个,打趴下了。另一个似乎意识到危险,瞬间跳下向通道跑去。

    它的那一跳,惊人,惊呆了白衣郎君和付一卓。眼见就要跑过通道,他两才惊醒过来。

    不能让它离开,应该让它付出应有的惩罚。

    白衣郎君想此,将乌金剑扔了过去,无论它再是飞快,也没能躲过乌金剑,直直的插在了老鼠的脑瓜上。

    白衣郎君过去拿回了剑,边走边说,好危险的瞬间。

    付一卓不明白其意说,这有何危险存在,还不是轻而易举的将它灭了。

    白衣郎君说道:“有必要给你解释一下,要是刚才,它们从通道涌过来,我问你,我们该如何处理。”

    付一卓觉得也是,想想真是危险。看来,这些家伙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聪明了。既然危险,就的把通道堵上,以免后患。还不等自己动手,白衣郎君已经先动手了。

    付一卓佩服他的聪明才智,说道:“没想到,你总是把事情想的头头是道。”

    “前辈过奖了。我只是考虑到,晚上快到了。”

    付一卓终于明白了。

    看着已经断气的张鱼儿,他两只好将他埋葬了。

    见没有希望的老鼠群开始了撤退,一个不剩。

    天终于亮了。

    外面停止了风雨飘渺,一切恢复了正常。

    清晨的空气算是清新,看着白雾漫漫的小岛,真是另一番天空。

    有着叽叽喳喳的话梅,还有会说话的鹦鹉,将这个小岛的那份死气彻底的驱走了。

    再看那红黄蓝绿紫的花,都是精神百倍,好似势气高涨,又似谁与争锋。

    有了绿的草在周围加以衬托,显得它们魅力四射。

    看看包里放着的扁玥草,还有石花,觉得他们来得不易,因此显得更加珍惜。自问,其它药草在何处?

    仔细的留意着每一个地方,希望能有所发现,但是,没有任何一样草,能对上毒圣前辈所交代的药草的模样。

    是不是其它药草都不在外面,而是在阴凉之地。想到这个问题,白衣郎君想返回山洞,要是返回岂不是羊送虎口。还是另寻目的地吧,那山洞不可能再存在其它药草了,有,也会被啃光了。

    走了一个多时辰,来到了小岛的边缘。

    此处有好多小的树木,它们都是细高细高的,足有十几个自己高。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地方应该有其它草药的存在,正在埋头苦寻,付一卓说道:“小子你瞧,海上出现了船。”

    出现了船是好事,这就意味着能离开了。起身抬头望去,不错,远处就是有船驶来。

    “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他们来这里,抓紧时间找的草药。要是那船真来这里,到时,草药已得,搭个顺风船也就不紧张了。”

    付一卓觉得有道理,开始了寻药工作。

    岛上的地方,除了此地就没有别的地方是阴凉之地,所以,很快就寻到了几种草药,只剩两种了,樾棋与黄寅。

    找了大半天,已是午时,肚子开始有了咕噜噜叫唤。

    付一卓说:“我们歇会吧,吃点东西再找吧。”

    白衣郎君觉得也是,自己也饿了,便于付一卓坐了个对面。

    两人相互对视,却是没有任何能充饥的食物,只能干瞪眼,一个望着一个。

    白衣郎君说:“前辈,再忍会,到天黑,我们定会找齐药草,那时,我们再寻找吃的好不好?”

    付一卓一脸委屈:“原本想着好玩,没想到这么好玩,竟然连肚子都吃不饱,悲哀。”

    他的话,多么的儿时呀,又是多么的有趣。不错,谁也没想到,此岛竟然如此的惊奇,怪事连连。

    船越来越近了,猜得不错,过不了今晚,就会登陆此岛,到时,一切准备就绪,可搭个顺风船离开了。想着这样的结果,信心倍增说:“好了,胜利就在眼前,要是不出意外,明天,我们就会离开此岛的。”

    付一卓长叹一口气,说,这次赔大发了。

    夕阳西下,天,很快黑了下来,便看不到那只船在何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