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义泉的问题该怎么样回答,才算妥当。付一卓想了好久,就是没有理清楚头绪,否则,定会漏出破绽。

    义泉又说:“怎么,很为难吗?”

    付一卓吞吞吐吐的说道:“也不是了,只是说出来很丢人。”

    “呵呵。”义泉吆喝一声说:“有什么为难的,实话实说,说不定,我们还能帮你。奥,对了,你刚才说,你来仙画岛途中,遇到了风暴,船又被打翻,又有朋友被老鼠吃了,我有些想不通,人,怎么会被老鼠给吃了,说说详情呗。”

    义泉见此人不肯说出实情,看来必有内情,不如旁打边敲,或许就能探出实情。

    这个问题自己应该可以回答。说道:“我们原本一起来了五个人,遇到风暴,我们倒是没事,但是没想到,在那边的山洞里,有着特别大的老鼠群等着我们,由于雷电交加,雨如倾盆,为了躲避走进了山洞,里面黑漆漆的,结果,老鼠便把我们给袭击了。他们都遭遇不测了,只剩我,逃了出来,船翻后,把所有的食物都葬大海了,所以,我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吃东西了。”

    公孙雯说,原来如此,替你们的遭遇同情。难怪你是狼吞虎咽,你是被饿的受不了了。

    付一卓“让你们见笑了。”

    “没什么,谁都会遇到难事的。”公孙雯很同情的说。

    义泉对付一卓的话半信半疑,好奇说道:“可是当真?”

    “千真万确呀,不信,你们现在就去试试。”

    义泉不再疑虑什么,但是对这么大的老鼠很感兴趣,决定一睹它们的风采。

    |你说的位置在哪?”

    付一卓想了想“就在对面,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对面。我可告诉你,那些老鼠可厉害了,只要让它咬一口,可不得了,非死不可。因为,它们都有一种病毒,鼠疫。”

    越是这样说,兴趣越是更浓。义泉决定,明日非去不可。

    见甜饼还多,付一卓想到白衣郎君还在饿着肚子,便毫不客气的拿了水果,又拿了甜饼。

    说道:“你们不要见笑啊,我实在是饿。”

    公孙雯“拿吧,只要你喜欢。”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说着话,多拿了几个水果走了。

    义泉对付一卓的举动感到有些奇怪,就算是饿了,也不会是这样的表现,难道另有隐情?是不是这家伙还有同伙?想到这,不由的看了离去的付一卓一眼,觉得应该派人跟踪一下。不行,此人武功厉害,要是派人跟踪,定会有所知觉,想此,罢了,明日还见面呢,今日,就由他去吧。

    白衣郎君一直在暗处躲避着,他想法想知道船舱里到底是谁,但就是不能靠近,因此无法得知。

    见到付一卓哼哼哈哈的出了船舱,手里还拿着一包东西,看他样子很是得意,想必,他已经吃过东西了。

    待付一卓走过自己隐藏之地,走了出来说道:“看你满面春风的样子,定是如愿以偿了。”

    付一卓转身说道:“那是当然了,瞧,我给你也带了。”

    说着话,将甜饼和水果一起给了白衣郎君。接过东西,看了食物,才感觉到肚子的确饿了。拿起水果吃了起来,边吃边说,“前辈,船舱里面是什么人?”

    “是义泉和公孙雯。”

    听到是义泉,情绪瞬间波动,真想把东西扔了,刚有此动作被付一卓拦阻了说:“没有必要这么做的,毕竟食物和你没仇。”

    也是啊,何苦这样作践自己呢。吃了它,就像生吞活吃了义泉这个畜生。因此,那劲道够狠够味。

    问:“你们谈了什么?”

    “没谈别的,就是今天发生的,我都告诉他了。”

    付一卓回答着问题,感觉这种形式不对呀,怎么就这么别扭。“你啥意思,审问我。”

    白衣郎君解释说道:“不是,为了很好的掌握时机,我是在打探有价值的线索。”

    付一卓原本发脾气,这样的解释也算合理,故气消了。

    “前辈,你觉得我们联手能不能将义泉打败?”

    付一卓对绿魔大法没有直接接触过,所以对它的威力毫无知情。要是按白衣郎君的介绍,此武功必是有它的长处,厉害之极,若说,应该能打败与他,小子定会与他一绝高低,要是说不济义泉,小子定会忧心忡忡,心情更糟,但是,不能顺着他意,一时,陷入两难。

    “前辈,你倒是说话呀。”

    白衣郎君很着急。

    看得出,他想要的结果,定是要让自己说行,这样,他就可以随时去找义泉。但是,绿魔大法功剧毒无比,稍有不慎,定会命丢于此。

    说道:“我也没有把握,只因此功至阴至毒,我也没有很好的处理办法。”

    这样的回答,确实让白衣郎君受挫了,一时在他的脸上找不到一丝满意,相反是失望。要是这样的神情,自己的好好看着他,不然,会出乱子。

    白衣郎君的脑袋里面全是公孙雯的影子,好像再喊,救我,,,,郎君哥哥,,,,,,满脸泪流,热泪滚滚。那凄惨相,是多么让人心疼,想到这,觉得,公孙雯需要自己的呵护,需要自己的保护。

    想此,即刻站了起来,走向小船。

    付一卓赶忙拦阻说道:“你冷静点,不要冲动。”

    白衣郎君脸色坚硬,说道:“公孙雯在等着我去救她,我不能在此坐视不理,缩头乌龟般默认。”

    付一卓着急说:“事情总会有办法解决的,不急于一时。”

    “我无法冷静,也无法再等待下去,眼看着自己深爱的人在水深火热中煎熬,你却让我不闻不问,我做不到。”

    “做不到也的做到。”

    看白衣郎君的表情,似乎已经走火入魔了,再不制止,后果将不堪设想。

    说:“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我何尝不是和你一样的心情,可是目前,义泉的绿魔大法已经练至最高境界,要是毫无准备的前去,试问,这与白白送死有何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