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山洞跟前,付一卓说到:“就是这,你们进去吧。”

    看看山洞,不是什么奇特的地方,但是里面存在的东西倒是很奇特。

    义泉说,“娘子,小心些。”

    走进山洞,义泉命人去寻那群老鼠。走进不深,来到了一堆燃完的树枝只剩灰的火堆旁,虽没有火苗燃起,但那红火火的枝木依然存在,把个山洞烤的非常热。原本就是三十六七度,再加上它的温度,看来六十度都不挡。胆怯的步步行走,动作是那么的小心翼翼,生怕怪物来袭。还不走二十几步,一阵阵唧唧声叫由远而近,仔细聆听,声音嘈杂,看来,不是向自己走来,于是大胆的又往前行。待拐了一个弯大家懵了,黑压压的老鼠群正在啃食三个动物,瞬间,变成了白骨。见到这样的场景,都是恐惧不知所措。直到一只老鼠向他们鬼头鬼脑的嗅着气味试探的走向他们时,才意识到危险已临近了他们,此时的那番恐惧从头到脚一度紧张,瞬间,身体变得僵硬,就是转个身也是很困难。要不是有一个人反应过来,把其余五个人推动一下,看来,他们都会被老鼠报销了。他们撒丫子往外跑,可是就这样玩命的跑,还是不能轻松的战胜老鼠,活着回来的人见到义泉时只剩下了一个。

    老鼠还在疯狂的追,离那人只有五步之遥,义泉见之也是一惊,不过他笑了,笑的真是邪乎狠毒。因为,绿魔大法什么都不怕。瞬间施展绿魔大法功一掌击了过去,打的老鼠连蹦带跳,当然,死伤无数,可是,成群结队,再是厉害的主也挡不住无数只老鼠的前击后续的攻击。

    义泉见势不妙转身对公孙雯说道:“娘子,你快些离开,我垫后。”

    公孙雯不肯离开说我来帮你。

    义泉无奈只好同意留下。

    老鼠疯狂的屠杀周围的一切肉食,丝毫不顾自身安全。

    义泉与公孙雯联手也是无济于事,不能将它们打尽杀绝,义泉见势必须撤离,否则,真被这群老鼠给吃了。说“娘子,我们快走。”

    就在他们转身离开时,刹那间,一群老鼠猛扑了上来,将公孙雯和义泉的身上全部趴满了,义泉见之公孙雯被老鼠围满,即刻挥拳将老鼠打开,而自己却是被老鼠一顿好咬。但是,老鼠的攻击对于义泉来说,就是给他挠痒痒,好无威胁而论。

    只见那群老鼠跳到义泉身上,还不等咬,就被一种特殊的气味逼得老鼠来不及撤离,各个惊慌而逃。

    但在公孙雯身上的老鼠却是高兴地不得了,好像得到了小鲜肉一样,不肯放过狠狠咬上一口的机会,可是它们没有这样的口福,好在义泉护的及时,老鼠再是急速,义泉都能将它们一一打趴下。有了边走边撤退的想法,很快就到了山洞外围。

    老鼠见到炙热的阳光后,不情愿的撤退了。

    看看山洞内死去的老鼠,也是足有百只,想来,这个山洞就是一个老鼠窝点。

    看着公孙雯紧张的样子,义泉说没事了,一切恐惧就此结束了。

    公孙雯见到刚才那一幕,着实吓了一跳,天哪,太恐怖了。

    付一卓一直在山洞口待着,就是要看看他们有多狼狈的跑出来,最好一个都不要出来,但是没想到,恶魔还是安然无恙的出来了,只是他的衣服被撕扯的一条一条的,再看公孙雯,衣服明显被破坏了,只是没有义泉的那么糟。

    来到他们面前说:“怎么样,我没有说谎吧。”

    义泉没有说话,但脸色很生气,因为,面前此人面带微笑,这就说明他在看自己的笑话。

    而公孙雯说,“怪我们不听你的话,才落到这样的结果。”

    “我就说嘛,我都很怕,可你们不听呀,这是不是自作自受。”

    义泉已经很委屈了,又听他这样说,真是快气死了,刚要开口大骂被公孙雯阻止了。

    白衣郎君一直关注着他们的情况,实则是关心公孙雯的安危,见她没事,算是松了一口气。

    义泉扶着公孙雯说道:“娘子,我们先回船上,歇歇,缓解一下紧张心情。”

    公孙雯嗯了一声说:“我没事的。”

    看到义泉这样对公孙雯百般呵护,白衣郎君感觉到公孙雯应该是很幸福。虽然,她自己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依靠了他,但是现在最起码看到的一幕,得到了义泉的呵护和关爱,这一点让公孙雯很满意。而对白衣郎君来说,也是有些许安慰,虽然很不心甘有义泉照顾公孙雯,可是在这种危机情况下,义泉不顾自身安危护着公孙雯,足以说明他对公孙雯是真心的,而不是利用她。

    不过不能这样武断,见到这么点恩惠,就说明义泉不是在利用她。

    此人心机险恶,城府很深,万不可上了他披着羊皮伪装的一面。

    就在义泉护送公孙雯离开之际,他们面前忽出现了无数条小蟒蛇,拦阻了他们的去路。

    付一卓一惊,妈呀,这又是哪出呀?赶忙躲到了一边。

    义泉对这些家伙的出现,毫无奇怪,因为,它们是来报仇的。这种心理完全能理解。

    骂道:“畜生们,还不快快让开,不然,教你们碎尸万段。”

    他越是这样说,小蟒蛇们越是行的快速。

    “既然你们不听劝要来送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说着,全身变色,击掌而出。

    公孙雯也不会袖手旁观说,夫君,我来帮你。

    还是那样,那些小蛇趴到义泉的身上,咬一口自然的掉了下去,看来是中毒了。

    两人联合出击,三十多条小蟒蛇一一被搞定。

    但是这样的情况,公孙雯无法搞懂。它们为什么都是这样的,明知是死路一条还是一如既往的进攻。说是愚蠢,但是这种做法是为母报仇,也算情有可原。想想,谁说蛇是冷血,它们可是极具灵性的动物。要不然,它们不会这样做的。

    见到这样的情况,义泉意识到,这个岛上生存的动物都是灵性类动物,绝非陆路之物,难怪此岛称仙画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