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苦口婆心的说着,要即可离开,否则危亦。但是付一卓坚决不相信,就是不离开,要走,他走,自己就是不相信一只癞蛤蟆的话。

    就在他们争执时间,癞蛤蟆着急的呱呱的叫两声后急急的离开了,接着,就有风吹草动的声音传来,而且越来越明显。仔细听之,声音操之杂乱,像是声发不一,想来,发出声音的动物们步法大乱。是什么东西有这样的动静呢?没有一点秩序。仔细想之,定是群居动物一起行动了。既是群居,可又是倾巢出动了。

    顿时想到山洞老鼠的动向,它们的行动声音虽是杂乱,但是声音巨大很明显,而眼前,这种声音杂乱,但不明显,分析,是相当小的动物,那么,是什么呢?

    就在白衣郎君还没有头绪的时候,看到一只蚂蟥一蹦一跳向自己驶来,看那阵势,很凶,像是攻击。还不等白衣郎君抬步离去,已经有一大片蚂蟥围攻了过来。

    叫道:“我们快离开。”

    付一卓见此情况懵了,天呀,真是邪乎。瞬间起身,转身向后撤退,待他们转身后,傻眼了,他们的退路被堵死,一个个蚂蟥占据在一起,没有落脚点,将他们的去路完全围攻,数量越来越密,几乎是蚂蟥天地,无处可逃。

    地方越来越小,几乎被攻占了,付一卓着急说道:“怎么办,我们被困了。”

    白衣郎君也是着急但无良计,为今之计,只有硬闯,否则,必会让这些家伙活活吸干的。

    说道:“只能蜻蜓点水这招了。”

    付一卓叹口气,“这岛是怎么回事,尽是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莫名出现。”

    “快走吧。小心些。”

    说着瞬间拔剑,乌金剑在地上一刺,借力跳起。

    两人轻功绝顶,来个陆地蜻蜓点水,如探囊取物般轻松。

    刚离开蚂蟥群,来到安全地带,就听得有人惨叫。

    “快来人哪,蚂蟥食人了。”

    听的惨叫声,定是长圣教某个兵卒又遭殃了。

    义泉出了船舱,见到被爬满蚂蟥全身的三个兵卒,趔趔趄趄的向船体靠近,便感觉到危险决不能带到船上,于是一掌将其打飞。忙叫没有被害的兵卒,你们还不快上船。

    上了船,义泉吩咐立刻开船,不愿看着蚂蟥上的船。

    义泉感觉到此次仙画岛之行,真是危险重重,就算草药再是方便,自己也不愿意亲自来采。

    想此,立刻离开此地。

    看着离开的船,付一卓叹了口气,“真是冤孽呀。对了,我们何时离开?”

    白衣郎君说道:“当然是越快越好。”

    现在离开,自然是好时机,可是,两个都不会掌舵,这如何是好。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真是不知,这条小舟下了海,会是什么样子。

    但不管怎么说,小舟得下海,接下来,就看运气如何了,虽是不会掌舵,但见張鱼儿他们的姿势,看一眼也会学八分像,于是大胆的抓起摇柄,一下一下的摇着试试。果然,摇这边摇柄,船就向另一边转弯,再摇另一边摇柄,船体又向另一方向转弯,总之,就是不往前走。

    这是什么原因?

    两人细细的琢磨着。

    既然单摇是这样的结果,何不同时摇它呢?或许,就有不一样的效果发生。

    想此一试,呀,真是不一样的效果,船向前走了,只不过不稳而已,左右摇晃。

    幸的是八月份的天气,有了海水的伴随,不觉得口渴,不知不觉已是在海上飘过了一天一夜,平平安安。

    好在风平浪静,碧波荡漾,想走何方,尽在自己的手里。

    虽是没有进食,但是想想回家的那种感觉,就觉得不饿了。

    行了无数里海路,总算看到陆路了,只不过,那影子很渺茫,依稀而见。

    就是这样心情也是喜悦的。

    走着走着,小舟不用人划了,急速的向一边驶去,方向是海的中央。想摆正方向,但是无法控制。速度越来越快,就像在陆地上飞逝一样。

    他两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想极力掌控它的方向,向岸靠近。可是无能为力,小舟一个劲的向海的中央行驶。

    付一卓说道:“它这要是把我们带到哪?”

    “不知道啊,,,,,”

    话还没有说完,老远就见一个大的水上漩涡出现,水的方向从四面八方汇聚于此,然后相互汇流,由于水速过快,便形成了一道口子井露在外面。

    白衣郎君分析,这可能是地下变化而发生的突变缘故。想躲开是不可能的,就看小舟能否躲过这一劫。眼见就要临近水上漩涡,白衣郎君说跳进水里,不然,会被水吸走。

    跳下水里,白衣郎君被付一卓拖着,不然,定是被水淹没。

    付一卓说,跟着我游,定会让你学会游泳。

    白衣郎君照着付一卓的姿势,双臂开始在水面上用力的拍打,希望能前行,但是无济于事。

    付一卓看了看他的姿势,说,“双腿还的摆动,让你的身体浮起在水面,这样,就会向前走动了。”

    白衣郎君明白了要理,照着付一卓的要求做了一遍,果然,往前行了。

    不过,没有游过百步,白衣郎君感觉很累,想停下来歇歇,可是不行,一停,身体就向水里沉。再看看付一卓已经离自己有五十步的距离了,不能停下来,否则,就被付一卓甩的老远了。

    叫到:“前辈,等等我。”

    付一卓说,你快点,这是对你的考验。

    白衣郎君实在是无力而为了,双臂双腿已经不听自己的使唤了,真想停留一下,歇息会,可是现实很残酷,一刻都不能呆,否则,等待自己的结果,就是慢慢的沉下去。

    就在他万般无奈时,突然感觉脚下有东西把自己撑了上来,然后自己很自然的就趴到了它的背上,随着它,快速的向前行驶。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有这么好心。

    见它身体很大,只不过跟那见过的鲨鱼身体小了三分之二,嘴巴尖尖,鼻子还哼着一道声音,活像在唱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