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一个时辰,毒圣赶了过来,向白衣郎君和付一卓问好,然后打开药草袋,一一见证了药草说道:“辛苦你们了。(书=-屋*0小-}说-+网)”

    白衣郎君说道:“不辛苦,只要能炼制出克制绿魔大法的药丹,死也值得。”

    毒圣感到很欣慰,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感谢一类的话好,“你们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那好,你们好好歇着,我走了。”

    大家出门,将毒圣送走后,白衣郎君说道:“义泉的武功深不可测,心机重,城府很深,我担心,他会再次返回中山寨。”

    付一卓说道:“不会吧,他现在可是长圣教的总管,那有空。”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他会在暗中进行。”

    这下,大家明白了。

    颜果卿说道:“白公子,你打算怎么办?”

    白衣郎君走了几步,思来想去,没有什么好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赶往中山寨以守为攻,这样,才能阻止义泉的阴谋得逞。

    说道:“前辈,我们还的赶去中山寨,以防万一。”

    付一卓不相信的说:“用不着这么急吧。”

    “不怕万一就怕一万。”

    颜真卿说道:“白公子,上次与你说的那个事,你查访了没有?”

    白衣郎君一时记不起,仔细想想知道是什么事了。“还没有呢,我想,没有那么巧吧,只不过是一本黄色纱绸而已。”

    颜真卿倒是不这么认为,其实,要是自己没有听到道上的的一点传闻,自己也不会相信,此事就这么巧。说道:“实话给你说吧,江湖有传言,前凉末世皇帝张天锡在投降早间,把一批宝藏埋藏了起来,目的是为了东山再起,地图就在一块纱绸之上的印记。我若猜得不错,那日,我们寻得的墓葬,就是张天锡之墓,而那黄色纱绸应该就是宝藏的指示图。”

    要是这样的分析,看来,有些逻辑思维,但是,谁又能证实这是真的。相反来说,这只是传言。不过细想后,觉得,无风不起浪,是的注意一下。

    想此说道:“好的,我会注意的。”

    逍遥一郎自从与绿凤执行完任务后,总觉的在哪见过这个丫头,就是无法想起,每每想到这个问题,头就相当的疼,好似要炸。于是决定不再想此事,尽量将她忘记。一路走着,东张西望,便看到绿凤在一边闷闷不乐,看来,有心事。

    绿凤独步在红宵的前树林里散步,见到逍遥一郎打了招呼说:“你今天不用出去执行任务吗?”

    逍遥一郎面部表情依然木然,但在心里很热乎,可是他无法在脸面上表现出来。回答:“是的。看起来你很忧郁,有事吗?不妨告诉我,或许我能帮你。”

    绿凤摇摇头说道:“你帮不到的。”

    逍遥一郎好奇说,“你不说,我自然是帮不到你的,所以,还请你说出。”

    绿凤看了逍遥一郎一眼,真想谢谢他,可是不由的又想起他那杀人不眨眼的劲头,心里就是毛骨悚然。想此,还是离他远远的,保持一定的距离。

    说:“真的没什么,就不劳烦你费心了。对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自从那日与义泉比武切磋后,觉得自己的武功还是不能将义泉完全的掌控,要是时间长了,那家伙必会打败自己,只是可惜,自己的幻影大法功至今没怎么长劲,虽是个月有余,很轻松的练就了前五式,自开始练习第六式时,速度明显降了下来,就是不能练成功。眼看就十日满,但是毫无进展。

    来到幻影大法功跟前,拿起秘籍又细细的研究起来。在拿秘籍时,那条黄色的纱绸顺便的一起抓了起来,可能是稍微在指尖上挂了一下,在独孤剑走时迎风一吹的缘故便掉到了地上,而,独孤剑却是没有发现这一幕,他只是在乎幻影大法功。

    一心为绿凤着想,并且关心她的喜怒哀乐,却是热脸贴了个冷屁股,撞了墙了,心里不舒服自动请缨,便来到了独孤剑的寝室门口说道:“宫主,属下有事。”

    独孤剑心情浮躁,原本不想见任何人,再说,没有宫主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求见。这样的规矩,难道这家伙不知?不会,在训练的时候应该有这课程。既然熟知秩序,为何还要明知故犯,这又是唱的哪一出。既是敢犯规矩说明他有要事。

    说道:“什么事不能在大厅解决吗?非得来我寝室。”

    “属下请求任务。”

    对逍遥一郎的请战,独孤剑有些不解。是什么事让他如此,想来定是受了刺激。说到“为什么?”

    “整天呆在这里无所事事,心里郁闷。”

    原来如此,自己猜的一点不错。

    “只是现在暂无任务,待我部署好了通知你。”

    “属下尊令。”逍遥一郎很不情愿这样的结果,但是再候着,就会迎来不必要的麻烦。

    说着离去了。

    听的逍遥一郎离去,感知告诉他,这家伙是个可造之才。虽是有朝一日定会知晓原因,但那时,待没有利用价值时,及时处理,这样,就不会产生一丝威胁了。

    想着一切如意的安排,不经意看到了掉在地上的黄色纱绸。

    这是什么时候出来的?

    想想刚才取了秘籍,想起来了,是自己不小心将其带出了。

    弯腰捡起黄色纱绸时,在拿起的瞬间,原本叠着整整齐齐的纱绸,从一边角散了开来,偶尔看到上面有黑线条纹。这是什么?好奇的打开了纱绸。

    纱绸大,方圆有一尺,原本黄色的纱绸,便是有了黑色线条这是怎么回事。黑色线条依稀明显,又不是那么特明显,忽明忽隐。

    这是什么意思。

    独孤剑稀里糊涂的想不出什么答案便作罢了,目前,最为重要的,是如何才能练好幻影大法功。

    义泉来到房间一直闷闷不乐,对白衣郎君手中那把剑十分忌讳,为什么它能将自己的毁尸灭迹功完全的化解,而没有一丝吃力。

    它是什么剑?这么神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