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义泉这话,是个明白人都知道其中的意思,也好,今日就撤走,要是再相遇,定不会轻易放过他。

    付一卓拉起岳海说道:“我们即可离开,小心这家伙有变。”

    岳海心有不甘“大师,你不必这么害怕他的,就凭你的武功便于他一叫高低,再加我,定会让他甘拜下风,闻风丧胆,吃不了兜着走。”

    付一卓听后岳海的话乐了,话是这么说,可是这家伙的武功不允许与他拼内力,所以,上风在他那边。

    “我们还是走吧,另做计较。”

    回到中山寨,岳海闷闷不乐。

    奉峰见到岳海的神色问这是怎么了?

    岳海说,“遇到了义泉恶魔,要不是付大师,我今天恐怕就没命了。”

    这样的情况,另奉峰有些意外,原本想着借此机会除去岳海,这样,自己就有机会坐上寨主宝座,玲儿就有的救,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好啊,你个老东西,坏我大事,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没事就好。付大师想来也没事了。”

    付一卓没好气的说:“我当然没事了。”

    白衣郎君听到外面的人群在说,岳海在外面遭遇了不测,忙赶了过来。见到岳海安然无恙也就放心了。说道:“你们这是怎么搞的,灰头土脸的。”

    岳海说道:“在镇子上遇到了义泉,幸亏付大师去的巧,不然,我定会散身于此。”

    白衣郎君安慰说道:“逢凶化吉,可是大吉大利的兆头,两位没事就好。”

    白衣郎君对义泉的出现开始了担心,终于,该来的还是来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岳海也是忧心忡忡,问“白公子,依你之见,义泉突然出现于此,他的目的何在?”

    “对于这问题,大致可以理解为,就是为了中山寨而来,真真控制中山寨,这就是他的目的。要说他,不明着干,或许是因为长圣教那一方面的原因,想来,他是不想丢了长圣教总管的位置。他要是明着干了,岂不是得不偿失。”

    大家明白了,如意算盘打的真漂亮。可是,怎么样才能将其的阴谋彻底粉碎,这是重中之重的问题。

    岳海说道:“现在,我们知道了义泉的狼子野心,那我们就得有一个详细的计划部署,不然,很容易被义泉偷袭成功的。”

    付一卓毫不客气的说道:“这有何难,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白衣郎君“前辈说的极是,最极端的方法莫过于此,可是,这是明招,为了防止义泉夜袭,我们可不能粗心大意。”

    他们的计划,完完全全的被奉峰所知,所以,他们的计划对于义泉来说,就是昭告天下那么明朗。

    而奉峰此时,正在计划怎么样才能把这两个瘟神赶走,最好是将他们屠杀,只有这样,才能实现自己的伟大宏愿。

    收到逍遥宫的禀报,最近,逍遥宫周边总有大量的蛇畜出没伤人,还请宫主速回处理。独孤剑接到这样的消息感到惊讶,难道,周边有了蛇患?于是决定派人一探,顺便叫来逍遥一郎与绿凤,速速去往逍遥宫查的消息,快速来报。

    奉峰在夜里难眠,不时的被噩梦惊醒。梦到玲玲被义泉杀害了。这样的梦境,奉峰是无法承受的,只有掌控中山寨,这样,才能彻底的解除现在的环境。

    想到这样的结果,不由的想起付一卓这个家伙,要不是他多管闲事,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那么,玲玲就会安然无恙了。想到这一点,恨死了付一卓。

    第二天,他把黎别合一人叫到了后山树林里,说是有要事相商。然后,又让心腹用黎别合的名义去请付一卓。

    付一卓正在房间转来转去,不知所措,因为,一连呆了好几天,感到有些郁闷,正愁没事做,有一中山寨的弟子来请,说是,黎别合有请,在后山树林里有要事相商。听到这个消息,付一卓觉得,出去走走也是好事,便答应了。

    黎别合与奉峰走进了树林后,黎别合问“奉总管约我出来,不知是何事?有什么事不能在寨中说嘛。”

    奉峰一直在想,这样做的后果,不知该不该动手,现在返回的话一切还来得及。可是,要是这样做了,玲玲就会有危险。都怪那个付一卓,要不是他,我的计划早成功了,想此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想请你帮个忙。”

    “帮忙?奉总管客气了,不妨您直说,我能做到的,一定帮。”

    “你能做到的。”说着话,猛地出手一招,将黎别合快速的点了穴。

    黎别合不明白的说:“这是为什么呀。有必要这么做吗?”

    奉峰说道:“为了我的女儿,只能牺牲你了。”说着一掌打在了黎别合的脑门上,顿时,黎别合七窍流血死亡。

    而付一卓,依着中山寨的那弟子给的地址,径直到来,但见黎别合已经不省人事,躺在地上。付一卓见之,忙把他扶起,看有没有气息。

    就在他抱住黎别合的身体之时,一群中山寨弟子,正好经过,看到,黎别合死了,都认为付一卓就是杀人凶手。因为,付一卓正在用手探试黎别合的胸口还有没有心脏跳动,而此时,正好被巡逻队撞上,见得是清清楚楚。

    巡逻队的认为,是付一卓杀人越货,而不是说,他正在给黎别合号脉。

    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付一卓感到十分委屈。

    巡逻队将黎别合付一卓带回了中山寨,岳海听之消息后,十分疼心,发誓要将凶手格杀勿论。

    白衣郎君听之出事了,便赶回聚义大厅,看着死去的黎别合也很伤心。

    问“是谁干的?”

    岳海说“听巡逻队人员说,当时,付一卓大师正在用手搜身,看来是见财起意,杀了黎别合。”

    听是这样的结果,白衣郎君怎能相信,可是,当时的现实就是如此。不过,事情总有前因后果的。看着付一卓一眼,见他满脸委屈,看来事出有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