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蛇的去向,都是冲向了逍遥宫,这是什么原因,他两不得答案。(书=-屋*0小-}说-+网)

    绿凤说道:“但愿,它们行动这是刚刚开始。”

    逍遥一郎看着它们的去向说道:“它们迟早都会去的。走吧,把此事告诉他们,要他们撤离。”

    一路上都能见到成双成对的蛇群,不论是大的小的,都稀稀拉拉的结伴而行。

    来到逍遥宫,也是依稀可见,那些讨厌的东西,只不过数量稀少,让大家伙都是除之了。偶有不备,就不能幸免于难中招了。

    绿凤和逍遥一郎见到独孤飞雁,都是毕恭毕敬见礼。

    见到独孤飞雁的那一刻,逍遥一郎感觉到,她与绿凤有些相似,尤其是那双眼睛,不是说相当像,不仔细看,很难分辨出的,也许,是眼神的缘故吧。

    独孤飞雁让他们坐,说,你们一路辛苦了,接着叫人奉茶。

    “绿凤,你与本宫分开已有一月有余,想必,江湖之事应该有所了解,所以,我想听你说说。”

    绿凤想了一下自己所遇到的事情,觉得,自己所知道的,宫主应该知道,那她为何还要明知故问呢?这是什么意思?想想不解的说道:“回禀宫主,我所知的,想必宫主也是知晓。”

    “这是当然,只是,我不了解详情呀。”

    原来是这样啊,绿凤只好将自己知道的每一件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独孤飞雁。

    独孤飞雁听后,很是满意,因为,绿凤所说的跟自己得知的一模一样,事件没有一丝歪曲。

    独孤飞雁说道:“你们这次来,路上的情况怎么样?”

    绿凤说道:“路上的情况极为不妙,成千上万条蛇已经依依啦啦的来了,再不撤退,恐怕后果难以估计。”

    独孤飞雁有些不相信说道:“不会吧,哪有那么多条蛇,它们这是要干嘛?”

    绿凤“我也是很纳闷,不过,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

    逍遥一郎说道:“是呀,要是不即刻离开,恐怕,难以逃过蛇的围攻。我看他们的行动,极像是有人在指挥一样,稳中有序。”

    对于逍遥一郎的说词,独孤飞雁为之一动,难道这些畜生真的如他说,有人指使?不会吧,世上哪有这等奇人,能使蛇群听之使唤。想起来真是天方夜谭之事,难以置信。但是,既然有人这样的认为,那么,定是有蹊跷,信与不信呢?

    独孤飞雁犹豫了一时,叫人请来尹馨刀客一伙。

    不到一刻钟,尹馨刀客来了。“宫主,唤我何事?”

    “听说,大批的蛇群已经攻向我们逍遥宫而来,我想让你去,将它们各个击破,甚至粉碎。”

    听是大批的蛇群来袭,这有什么好怕的,对着绿凤逍遥一郎说道:“不就是蛇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胆小鬼。”

    绿凤没有说什么,只是希望,他们不要被蛇攻击就好。既然人家不领情,算了,自己受点委屈没什么。

    尹馨刀客一伙四人,又带了几十个逍遥宫的死士,还不出几千步,蛇们已经齐头并进,它们速度很快,疯狂的前进着。

    看了现场,真的是好恐怖,要想阻止它,就得放火,可是,哪有那么多的柴火呢,就算挡得了一时,也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看了看凶猛的蛇群无奈的撤离了。

    来到独孤飞雁面前实话实说“宫主,我们实在是无能为力。”

    独孤飞雁相当不高兴:“难道,就没有什么法子制止吗?”

    尹馨刀客说道:“我也想过了,就是用火攻,可是,这不是长久之策,因为,阻挡了一时,挡不了一世。它们众多,成千上万,足有百余种毒蛇混合而来,要是不离开,无疑,是坐以待毙。。。。。。。。。。”

    “等等,你说是火攻?”独孤飞雁打断话头问。

    “是的,火攻。可是,战线很长,我们搞不起。”

    独孤飞雁只好作罢,原本自己想着也是火攻,但现在,它们战线很长,说不定,它们的距离要有百里,这样的话,我们的确准备不起。想到这样的后果,独孤飞雁不再坚持自己的想法。说道:“既然无法守住逍遥宫,那么,我们就准备撤离,待安全了再回来。”

    想到撤离,绿凤自然就想起了母亲。说道:“母亲可好?”

    独孤飞雁说好得很。

    未雨荷一直在佛堂念经,祈祷儿女们平平安安。自被独孤剑掳来,自己就认命了,好在独孤剑没有为难珂儿。

    绿凤推门而入,见到母亲就是抱头痛哭,她把自己受的委屈全部哭了出来。

    未雨荷见之,心疼说道:“怎么了?”

    痛哭一场后,觉得好多了,像是在心里沉积很久的冤屈都哭了出来,一下,觉得舒服多了,或许,是找到倾诉的之音了吧。

    “没有什么。对了,母亲,快收拾东西,我们离开这里,迟了就来不及了。”

    “发生什么事了?”

    “有大批的蛇群向逍遥宫袭来,逍遥宫陷在危难之中了,母亲,我们快离开。”

    虽是自己不愿意离开,可是此事,又让人那么的毛骨悚然,只好与绿凤离开了佛堂。

    刚离开,就有一条胳膊粗的蛇从窗户而入。

    大家都是轻装减震,随便准备了一些路上所需之品,赶往了红宵。

    白衣郎君处理完了中山寨发生的一切事情后,觉得好是无聊,走着走着就来到了后山树林处。向周围看了一圈,平淡无奇,什么都没有,但是,让他发现了一个秘密,就是左边,好像有人走过的痕迹。于是疑惑的跟了上去。走了百步远,眼前见是山岩挡住了去路,看来,没有什么情况,就要转身离去,此时,一个人影忽闪而过。

    “谁?”

    追了上去。

    但是,人影忽闪消失,根本没有留给自己足够的证据来寻他。

    想来,定是那天遇到的那个人,要是这样分析,追也别追,徒劳。想此作罢了。

    就在转身瞬间,不知所措的掉了下去,原来,自己的脚下是一个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