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岩石,施展内力,将它打碎。一连几掌,都是么有任何的反应,看来,用拳头攻破它是没有一点作用的。

    付一卓说道:“我来试试。”

    也是用功拳击,任然没有动静。

    见之情况,觉得,要是不接触外力,是很难搞定它的。

    连续击打,就是没有任何反应,要是这样都不能将它告破,想来,岩石定是很厚,可是,既然很厚,那这水是怎么渗透过来的。滴水穿石的理由?还是,这岩石层有空间存在?

    想此,拔出乌金剑,连劈了几下,招招下狠手,劈的岩石碎石飞起。一会,岩石被劈的有了一个条坑的现状,也就是槽。此时,水从那个条坑里流出的更多了,几乎涌泉而出。

    有了这样的现状,看来,岩石破开不是梦想,而是就在瞬间。

    但是,水的流量随着剑的每一次劈下而增加,分析,岩石就快被破开了。连劈几下后,果然,水流加大了,而不是,岩石被破开了。细看,那条坑,已经成了水流的主要道口,无可挡阻。

    看条坑的深度,已经有了六七尺了,可是,岩石就是没有开。

    付一卓见之深坑,失望的说道:“看来,是我们分析错误了。”

    嘴上说着,但在心里并没有这样的认为,他觉得,岩石虽厚,可是,水流如注,怎么分析,都觉得这岩石快要被自己破开了,只要坚持。

    想此,再次高举乌金剑,再次的狠劈。

    一连十下后,终于,一道水柱很有力气的喷射了过来。那道水柱也就是从缝隙中喷射出的,劲道强大,足有十步之遥。

    终于被打开了,他两都是高兴,算是没有白费功夫。

    一会功夫,水柱越来越大,越来越厚,似乎,水流已经将缝隙冲开了。

    随着水流的加大,水的喷射就越来越短。

    由此分析,岩石上的那道剑之气缝隙越来越被水冲开了。

    付一卓问:“现在,我们该怎么行动。”

    白衣郎君想了一会,他知道,要是地下河流,水会流个不停,要是一个水潭,那么,水就会慢慢减少。要想得知答案,还需尽情等待。

    “什么也不需要做,只是耐心等待就好。”

    付一卓明白其中的意思,无话可说。

    流了一个时辰后,水慢慢的减少了下来,看来,自己的料定是正确的,它的背后,定是一座水潭。要是这样,之前的设想,那就有得解了。怪不得,一世浪人说,不小心让人设计了。原来,他们的路被堵死了。要是这样的思路,顺藤摸瓜,原来,这以前是一座山洞,门被堵,就意味着万事一了百了。

    可是,自己进入的那个陷阱又该如何解释。

    把它们联系到一起,又没有直接的证据链条,看来,这两个工程是两波人所为,毕竟,有着百年的历史。

    不对,不能这样武断,要是没有联系,那自个掉下来的那个口子又怎么解释。要不是制造此机关的人知晓这里的情况,怎么可能设计那样的机关。又或许,是在山洞被堵之前或是之后,造建了它。

    如此分析,觉得好难诠释,也是,没有记载的判断,真是天文,要是有一些考古研究,那该多好。可惜,自己没有地质考察这本事。

    想了半天,不能吃准,看来,是个谜了,不过,说明了一点,之前,这里定是武林人士经常出没的地方。

    水越流越少,对面沉积的水看来快要干枯了。想到这一点,白衣郎君拿起了早已准备好的炸药放置在岩石边上,准备用炸药完成自己的设想。

    付一卓有些奇怪,为什么刚才不用炸药,说:“现在用它,是不是多余了。”

    “不会,炸药,就是现在用的,迟与早都不宜,就现在,才是最好的绝佳机会。”

    付一卓不明白问:“这又是哪门子的高深阔论。”

    “因为,刚开始,我们都不知道对面会是什么世界,贸然炸开,会引起大水横溢,岂不危险。现在,我们得知了它的真面目,用之炸药,所以,最为适宜。”

    这样的解说,是个人都会理解,点头支持。

    炸药包放置好后,他们把导火索放的长,为了防水,把导火索摆放到了高地上,待查看后,一切安全,然后撤离了,接着,点燃了导火索。

    随着声音的爆发,水流加大,面前,瞬间成了海。看来,那潭水完全被释放了出来。

    炸药的冲击波很大,震的整个山洞都在摇晃。待,硝烟落定,他两扑水游去,果然,整个山洞出现了亮光。但光线不足,只是有了亮意而已,不过,有一点值得庆幸,那就是,眼前大路开了。

    随着面前的水潭消失,原本想着会出现一片天空,而不是一片天空,而是,出现了一个自然形成的天坑。至于里面的水,可以解释为,常年下的雨水和雪水容积而成。

    天坑的口子很小,几乎在底下是看不到的,也就两三尺大小而已。

    这就是亮度不够的原因。

    这样的地形,一世浪人他们是怎么进来的?真是费解。

    又看了周围的情况,没有发现什么,困在心里的问题算是得到了解答,看来,没有遗憾了。

    付一卓说道:“这下你甘心了吧。”

    白衣郎君点了头,该得到的答案算是得到了,没有遗憾了。

    “甘心了,我们撤。”

    抓住早已放好的绳索,很快就上去了,来到画面前,觉得,应该把它也带走,好去研究一番,这个东波沂水是何许人也。摘下画后,卷了起来便要走,忽感山洞摇晃,不好,山洞要塌了。

    “前辈,快出去。”

    付一卓急忙的很敏捷的出去了,白衣郎君也在摇晃不稳的情况下爬了出来。

    见到山洞有异样,带来的那些中山寨弟子各个动作敏捷,带了该带的,一起冲出了山道。就在他们全部出完时,只听得一声巨响,不知是眼前的山道坍塌了,还是,里面的山道,他们无法得知,只知道,此地不予久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