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不到几十步,脚下感觉,整个山都在动,这如何是好?难道,引发了地震?哪会,小小的山道,岂会造成这样的局面,不会的。可是脚下这样的阵势让人触目惊心,不得不联想。

    前面的弟子早已不见了踪影,他们只想快速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经过一段短暂的震动后,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来到聚义大厅,白衣郎君对这一奇怪的现象很是不解。

    付一卓说道:“别再想了,想也是不明白。”

    这一切都是那副画而引起的,不由得打开画,细细瞧看。

    画中没有什么寓意透出,看了半天还是一副普普通通的画卷而已。

    仔细的省察,就是没有发现有价值的意义,只好将它放置了起来。相信,定会有奇异之处,只是现在无法能理解它。

    没有回答付一卓的话,想想也是,真的是无法理解。

    此时,守卫来报,有长圣教弟子,三灵刀有事要见。

    他们的来访,这是何意?

    难道是义泉的阴谋?不会,义泉与自己势不两立,怎能派人来。既然排除了这种可能,那么,就是公孙常胜派来的。要按人选,他们三是公孙常胜的心腹,看来,他们来此,是受公孙常胜指示。

    想此说道:“要他们进来。”

    三灵刀进来聚义大厅,双手抱紧见礼白衣郎君后,白衣郎君给他们座。

    说道:“不知几位来我中山寨是为何事呀?”

    大灵行猎说道:“不忙白寨主,我们三,是奉教主指令来见你的。”

    “你们教主可好?”

    行猎“还好。”

    说着,将一封信从腹部拿出,交给了身边一弟子。弟子拿着信交给了白衣郎君。白衣郎君看完信后明白了,原来是此事。可是,义泉狡猾成性,阴毒狠辣,公孙常胜这样做,岂不是危亦。

    “你们来此可隐秘?”

    二灵瘦黄说道:“我们都是很隐秘的,这点,请白公子放心。奥,请白寨主放心,失口了。”

    “这样就好,我是担心你们教主的安危。”

    三灵急切回答“我们也知此道理,多谢白寨主挂记教主安危,在这,我谢谢白寨主。”

    想到中山寨周围有耳目,白衣郎君的确不肯定,他们来此是不是,已经暴露了,要是这样分析,公孙常胜定是危险重重。但是,此事也不能在偷偷摸摸的情况下进行。为了安全着想,他们三,必须是隐秘的。

    “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我提议,我要你们今夜立刻离开。”

    三灵刀对白衣郎君的决断,很是不理解,瘦黄问为什么?

    “因为,中山寨耳目众多,你们的消息,我怕被义泉知晓,这样,你们教主就会有危险。”

    这样的解释,三灵刀算是明白了,真的感谢白衣郎君的良苦用心了,能想到教主的危机。

    白衣郎君说道:“义泉,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所以,我也不会隐瞒你们什么,至于公孙教主要我做的事,我会有个详细规划的。今夜,你们去镇子上住,所有的费用,有中山寨结算。”

    三灵刀听后安排,都很满意。

    待三灵刀走后,白衣郎君在想,如何做,才能解救公孙雯,将义泉至于死地。

    付一卓说到:“要我说,与公孙常胜联手,杀了那个挨千刀的,这样,公孙雯就得救了。”

    这样,不失是个好建议,可是,义泉死了,谁能给公孙雯医治,虽说毒圣前辈能解百毒,但是,并非能医治公孙雯。何况,谁也不知,公孙雯让义泉使了什么样的手段才控制了。

    所以,义泉还不是死的时候。

    想此说道:“这样,或许能将公孙雯救出,但是,她不会认我们每一个人的。她就像失忆了一样,什么都不记得。在她的记忆里,只有义泉一人,义泉说什么她就是什么。至于公孙雯成这样,我们谁都不知道原因,要想公孙雯真真的得救,那就的搞清楚,公孙雯失忆的原因,否则,救得公孙雯,等于没救。”

    这样分析,付一卓为难了说道:“这么说,就等于没的救。”

    “也不是这样的理解,我是说,我们只要掌握了绿魔大法功就好,万事皆有解。”

    “这么说来,岂不是那个什么道理,解铃还须系铃人嘛,是不是这个理?”

    “前辈就是聪明。”

    “妈呀,那你的心上人就这样一直被别人霸占着?”

    “也不是,只要你想想,你与她那些美好的岁月,你就会忘记这些不愉快的事情的。”

    付一卓算是明白了,原来,小子是一个胸襟宽阔之辈,他不想让公孙雯落得魔症,而是需要一个完完美美的公孙雯重新回到自己身旁。现在除了义泉,只会令公孙雯痛不欲生,那时,她的症状应该是生不如死,与其这样,为何要逆势行事呢?只要了解了绿魔大法功,那么,公孙雯就会新生。

    想此举起大拇指“好样的。”

    白衣郎君想了一时,要怎么样回复公孙常胜。

    “前辈,我想听听你的建议,你对这次合作持什么样的态度。”

    付一卓不加考虑说道:“实话实说喽,把厉害关系说清楚就好。”

    白衣郎君看着付一卓,心里在琢磨,难道,此事只能这样解决吗?

    三灵刀住进了吉利苑。此地,是这个镇最为豪华的地方,它是与住宿,厢房为一体的地方,也就是,白衣郎君进过的那个地方。

    “几位爷,你们是住宿还是嫖宿呀?”

    一个胭脂涂粉,打扮妖艳,又很性感的一个小姑娘向三位打招呼。

    见到这样美丽性感的小娘子,怎能不动春心。

    三灵急忙上前摸了她的手一下说道:“当然是嫖宿了。你长得这么水灵,我可不想浪的艳福。”

    那妞用手里的丝巾甩了一下,打在三灵的脸上,说道:“这位爷,是要我一人陪还是再要几位?”

    三灵已经是被她迷得魂不守舍,甚至神魂颠倒“我只要你一个就够了。”

    “那你的朋友,他们不要吗?”

    “这是他们的事。”转身“大哥二哥,你们继续,三弟我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