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灵已经是完全被赤化了,脑袋里面全是花姑娘的美貌,迫不及待的搂抱着青楼女子上了楼道。

    上了二楼,还是没到,有些着急了“怎么还不到,急死我了。”

    “别急嘛,一个晚上呢,有你折腾的。”

    就在三灵上了三楼的瞬间,被一人发现,他就是义泉的心腹,也就是白衣郎君跟踪至此的那个人。他见到三灵,有些奇怪,他来此做什么?既然他能来此,看来,大灵二灵都来了。是为了什么事?难道,他们也是大王派来的?不会,要是这样,大王会通知自己的。既然是这样,那就得秘密注意了。

    大灵二灵也都要了小姑娘,各个静享风华岁月。

    三灵刀的行踪,很快传到了义泉的耳朵里,很快联想到,这是公孙常胜的指派,但是不知是何目的,总之没好事。怒骂:“真是个不知好歹的东西,给脸不要脸,看来活够了。”

    对义泉的举动,看来他是真怒了,以前,从未见过他这样。不解,什么事令他这般生气。问:“夫君,你这是怎么了?”

    义泉看了看公孙雯,觉得再不能这样的仁慈下去,要是再不动手,这个老家伙定会对自己不利,应该让他们父女反目成仇,这样,自己就可以有足够的理由来完成,完全的掌控长圣教的目的。

    说道:“原本,我不想告诉你这件事,是怕你伤心难过。”

    听到这样问题,觉得夫君有事瞒着自己,公孙雯觉得奇怪,说道:“夫君,难道你有事瞒我?”

    义泉故装为难说道:“事到如今,我也只好实话实说了。这些日子,我不让你接触公孙常胜是有原因的。”

    “为什么?快说,急死我啊。”

    “因为,他是杀死你父母的凶手。”

    “什么?我的父母亲都是他杀的?”

    “是的,对不起,娘子,是我的错,我不该隐瞒你这件事。”

    听此消息,如晴天霹雳,顿时,公孙雯泪流雨下,怪不得,我的心里总是空落落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原来,我的父母亲都被那人杀了。

    “为什么,你不早些告诉我?为什么?”

    说着就要跑向公孙常胜,将他杀了,为父母亲报仇雪恨。

    但被义泉拦阻了说道:“娘子,你冷静点,听我说,仇是一定要报,但不是这个时候。”

    公孙雯看了看义泉,一种不愿意相信的目光“那你说,什么时候才是好时候?就凭你我武功,还杀不了他吗?奥,我知道了,你是怕丢了你这个总管位子是吧?”

    “也不是了,我这样做,完全是为了我们的将来着想,小不忍则乱大谋。”

    “什么情况?”公孙雯冷静的质问。“这样做,与认贼作父有何异?”

    只要她能冷静下来,事情就会依着自己设计的部署,一步一步运作起来,就像水到聚成那样,唾手可得长圣教。

    “自公孙常胜杀了你父母那时起,我就发誓,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但是,前提条件是,我要让他一无所有。所以,我带你潜入了长圣教,为的就是有一天,将他的一切变为我们的一切。那日,他说要我来做长圣教总管,我便顺水推舟答应了,目的,都是为了将来铺设道路。现在,你该相信我为什么这样做的原因了吧。”

    解释的清楚,听的也就明白了。公孙雯算是真正的冷静了下来。“接下来,该怎么办?”

    义泉很满意公孙雯的态度,安慰说道:“我们,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机,因为,我们还没有完全掌控长圣教,所以,杀了公孙常胜也是没用,因为,不得人心。待些日子,机会成熟之时,就是我们报仇之日。”

    公孙雯又一次被义泉俘虏了,心中虽是悲伤,但是,有着夫君的陪伴,自己就不会觉得孤单,痛苦。

    可是,自记事以来,脑海里面就没有父母亲这个名字,这是怎么回事?

    “夫君,你见过我的父母亲吗?”

    义泉对这样的问题很想笑,但是,看公孙雯的表情也就忍住了说:“当然见过了,他们的死状很是惨,惨不忍睹,不可直视。他们被杀害后,我才赶到了现场,当时,你父亲还有口气,可是,伤势比较严重,所以,我没有办法施救,临死前,他把你托付与我,要我好好照顾你,还要我不要为他们报仇,只要好好地活下去就好。可是,哪有人,会有仇不报,因此,我带你到了这里,不过还好,我们终于如愿以偿了,接下来,就是等待机会。我提醒你,你千万别独自一人寻仇,这样,不但杀不了凶手,还有可能暴露我们的身份,那时,就会徒劳无功,前功尽弃了。”

    原来,是我冲动了。

    “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这些事?”

    “那是因为,你被伤了脑袋,把以前的事情都抹去了。”

    “那你为何不早些告诉我这些?”

    “当时,我也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为了你的安全,为了你能很好的活下去,所以,我没有告诉你这些,要是当时告诉你这些,我真的没法想,你会怎么样。说不定,我与你就不会这样的冷静了,早中了公孙常胜的套了。”

    这番话,听的公孙雯相当感动,“真是难为你了。”

    说着又依偎到了义泉的怀抱中。

    义泉在心里乐爆了,不知有多自豪。

    公孙常胜日夜难免,就是盼着白衣郎君早些回信与自己联手对付这个恶魔,解救雯儿,但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三灵刀的归来。

    其实,第二天,就回复了信件,要三灵刀即刻回复公孙常胜,但是,在途中,他们三遇到了一些麻烦,被一伙人堵住了去路。

    来人黑纱蒙面红衣打扮,各个,话语凶狠,一心要三灵刀的命。

    一人凶叫:“留下信,就可留你们性命,不然,死无葬身之地。”

    此信何等重要,岂能让他们得逞阴谋。

    三灵见到这样的场面,已经吓的两腿打颤。说道:“大哥,不如给他们,或许还能活命。”

    行猎骂道:“愚蠢之极,给于不给都是一个死,与其这样,不如与他们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