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面人听之行猎的言语有些佩服,但是,处在对立状态下,不能如此。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冥顽不灵,可就是自寻死路。上,给我杀了他们,信照样在。”

    三灵这下明白了,对手的真正的用意,原来,交与不交都是一个死字。原来,是自己单纯了。

    蒙面人有十几人,各个武艺精湛,三灵刀根本无法接近这些人,反倒被这些人打的不知东南西北,就连防御都很难做到。三十几招后,他们被打的东倒西歪,就差喊救命。

    一人说:“交与不交?最后问一句。”

    这样问,无非就是怕他们把信毁了。

    行猎明白他的意思,即刻,拿出信在手,说道:“你们立刻离开,不然,我把它撕碎了。”说着做了个双手各一边撕扯的动作。

    来人见此情况,只好暂且退后,再不苦苦相逼。

    领头的一个眼色,示意其中含有的意思。

    另一个在人群后面偷偷摸摸来一个动作后,一枚暗镖直击行猎高高举起的手臂。暗镖成箭头形,铁家伙。镖速很快,行猎来不及防御,中镖了,疼的一下掉了信。见信落地,蒙面人很快的扑向信而去,就在他捡到信的时候,一只大脚将他踹飞了。

    来人不是别人,就是付一卓。

    由于中山寨周围耳目众多,白衣郎君不放心三灵刀的安危,所以,要,付一卓帮忙一路保护他们。只要安全将信送到,这样,公孙常胜就不会冲动,做无谓的牺牲了。果不其然,半路有了杀手。

    其他蒙面人见到付一卓的出现,喊出了声音,小心。但是来人速度极快,就在眨眼间,声音虽出,可来人已到,一脚将其踹飞。此一脚劲道很大,将那人踹飞了十几米远,掉在地上连声呀呀叫,几乎把自个的内脏踢坏了。

    蒙面人见到这样的劲道,已是心虚害怕,支支吾吾问,你是什么人?

    付一卓冷笑一声,脸面变,刀如手,在他们毫无防备之时,已将蒙面人统统杀死了。因为,自己觉得,不能将他们留有活口,否则,自己这样做,又有何意义。

    要白衣郎君的想法,没必要杀人灭口,但是,付一卓的作风从来不给对方有可趁之际。

    三灵刀起身谢救命之恩,付一卓说,赶快赶路吧,路上要小心。

    付一卓来到大厅,见到白衣郎君很是高兴说道:“你小子算得真准,果然,路途中有埋伏。”

    听之话音,所料想的一点不列外,问:“三灵刀没有出事吧。”

    “他们都很好,那些家伙都被我清理了,看来,没有消息送给义泉了,相信,三灵刀到达长圣教应该很安全。”

    “这样我就安心了,要不然,公孙常胜定是危险。”

    义泉苦苦等待白衣郎君给公孙常胜給了什么内容,但是,五日已过,没有一点消息。

    此时,美娘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手里摇着扇子,取凉。说到:“好些日子没有见到你们了,还真的想你们。”

    见是美娘,公孙雯依稀想起,夫君曾说过,能在长圣教顺利至今,她的功劳很大,功不可没。想此忙上前见礼说道:“美娘,快来坐。”

    说着沏茶给美娘。

    “美娘,怎么今日有空?看来,是有急事。”

    美娘端起茶喝了一口说道:“也没什么事,就是觉得时间长了没见到你们,甚是有些想念,就过来了。”

    “美娘,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不知道,我们还在何处流浪,真的谢谢你的帮助,你这样大义凛然的态度,让我很感动,希望,好人有好报。”

    公孙雯的话,美娘似乎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不过想想,要不是自己,义泉肯定是不会在此的,要是按这个思路,或许,是义泉将此事圆通了一番,把我救他的事说成了救他们的事了,这样,可就明白了。

    “哎,小事一桩,不必挂齿。助人为乐,是我的宗旨,只要你们小两口过得安逸,我就开心了。”

    嘴上这么说,在心里,恨透了公孙雯,要不是义泉整天护着她,自己早出手了。

    义泉走到桌子旁边说道:“有事吗?教主夫人。”

    这样的问题,透漏出一个问题,就是,要自己立刻离开,真是一个狼心狗肺的家伙,有了新欢就忘了老娘,心里气呼呼的,气不从一处来。

    “没事就不能来吗?义总管。”

    听之话意,这家伙生气了,看来,不能再让她在此呆着了,否则,绝对会有问题穿帮的。

    “我是说,这是个多事之秋的时间段,教主又是疑心重重,所以,你在此处恐有不妥,还请教主夫人思索。”

    这样说,美娘算是明白了,也就不再赌气,“好吧,为了你们小两口,我离开,不过,我还会来的。”说着就要离开。

    义泉,突然间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有没有见到三灵刀。要是有,那就说明,自己派去的人已经出事了。

    美娘对这个问题,想了想说道:“这些日子,倒是没有见到他们。”忽然想起,在自己赶来的时候,对三灵刀扫了一眼,对,应该是。没错“好像那些家伙刚从外面回来。”

    “你确定?”义泉高度紧张。

    “对,不错。”

    要是这样,那么,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公孙常胜的监视之中,要不然,我的十来号人怎么会任务失败呢。细想,不对呀,这些日子据自己观察,教内没有什么异常,看来,不是公孙常胜所为,那么,那会是谁?想了想,没有答案,只好作罢。

    美娘见一切神情紧张问:“没什么大事吧。”

    义泉说没事。

    美娘奥一声,那好,我先走了,不过,我还会来的,说着走了。

    对这样的结局,义泉是没有料想到的,真是打击太大,说自己聪明,还有比自己聪明的人多的是,那么,这个人会是谁?要是不把此人揪出来,自己的计划就会受阻,无疑,这是一块绊脚石。

    义泉思索了好久,没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