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泉左右思索,就是没有正确的答案。

    想到三灵刀在中山寨附近出现,这就说明,此事与中山寨有关,要不然,他们去哪做什么。但是,消息来报,他们是在妓院出现的,这个问题理解起来真是吃紧。可是,周围并没有什么帮派,除了中山寨,想不出还有什么门派在此活动。

    罢了,不去想了,待打探来的消息证明这一切就好。

    再想想公孙常胜这样做的目的,就让人生气。

    他是想联手外界的力量对付我,不自量力,就凭自己现在的武艺,有谁能是我的敌手?好吧,既然你活的不耐烦了,你就尽情的折腾吧。

    公孙常胜看了信后,原本以为,白衣郎君会即刻赶来,相助自己,但是,信的内容要自己稍安勿躁,又看了理由,恍然大悟,看来,是自己考虑不周,真要是按自己所设想的做了,是害了雯儿,而不是救雯儿。

    行猎问:“教主,白公子说啥了?”

    “他的意思是,现在,还不是救助雯儿的时候,时机未到。”

    行猎不明白问:“什么时候才算是时机已到?”

    公孙常胜没有说什么,想了一会说道:“行猎,你过来。”

    说着从自己衣袖里面取出一颗发亮的夜明珠说道:“去,把这个珠子送给雯儿去。”

    公孙常胜这样做,是为了打消义泉对自己的怀疑,另则一层意思,是为了讨的公孙雯开心,这样,就有机会接触她了。

    三灵刀小心翼翼的拿着夜明珠,来到义泉的房间,见义泉盘腿打坐在床上正在练气,又见公孙雯在桌子旁坐着,看脸色,愁眉苦脸,定是有事。既是这样,也得进去把珠子送到。

    行猎见礼义泉和公孙雯,然后说到:“总管夫人,教主让我们给你送一颗夜明珠,请你收下。”

    这几个家伙都是公孙常胜的家奴,定是参与了杀害父母亲的帮凶,见之他们,顿时生气。

    “你们来干什么?快滚,我不想见到你们。”

    听到公孙雯能说出这样的话,真是大失所望。搞不懂,这是为什么呀?好心好意的,教主为了疼她,特意送来自己喜欢的东西,没想到,热脸撞了个冷屁股。

    不过想想,肯定是有什么事,不然,她不会这样做的。想想平日,她是多么的善良,对自己都是和善表情。今日,就像另一个人似得,变得陌生。

    夜明珠还在行猎手里静静躺着,只是在等待公孙雯亲手拿走,可是,久久没有动静。

    义泉想了一下公孙常胜的用意,又有了一种错觉,那就是,这个老家伙,是不是发觉了什么,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让自己捉摸不透。又见夜明珠,一个问题心生。

    “我以前,怎么没有听到教主提起过这夜明珠。”

    行猎:“不瞒总管,以前,教主并没有这颗珠子。前些日子,我们去京城巧遇到了,所以,就把它买了下来。今日,教主说,总管夫人已是见面已久,只是没有送见面礼,觉得过意不去,见到这颗夜明珠,就让我们送来,弥补这点小小缺憾。”

    义泉还没有说话,公孙雯已是气怒,“我说了,我不要,你们还站这干嘛。”

    三灵刀尴尬,不知所措。

    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义泉赶紧安慰公孙雯,:“切记,小不忍则乱大谋。”

    这样一说,公孙雯立刻冷静了下来。再是生气,也得把它散的九霄云外。是呀,要想报仇雪恨,就得忍辱负重。

    语气缓和说道:“好吧,我就收下它,代我问他好。”

    夜明珠送出,这就意味着任务完成,可以撤了。

    告辞了义泉与公孙雯,急急的又来到公孙常胜面前,把公孙雯的不正常的神情告知了公孙常胜。公孙常胜也是奇怪,这好好的,又怎么了?莫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义泉呀义泉,你这个畜生,可不要欺人太甚。

    雯儿,你受苦了。

    好在雯儿收下夜明珠,算是自己的心血没有白费,相信,雯儿会有清醒的那一天。

    公孙雯拿着夜明珠越看越生气,拿着夜明珠就是举起一下摔碎它,她不想见到,关于那个人的任何东西。

    刚刚举起,义泉曼声的说道:“娘子不可,跟人有仇,不至于,跟夜明珠有仇吧。所以,保持冷静,才是养生之道。”

    公孙雯只好被义泉不情愿的说服了,慢慢的放下了夜明珠。总之,见到这东西,就是气脑。

    “你要就把它拿走,不要在我面前出现。”

    义泉对公孙雯的举措相当满意,真想亲她几口。

    绿凤带着母亲来到了一个小镇上,此镇唤名大吉。人不多,也不算少,熙熙攘攘,挺热闹的,总之,人源不断。

    他们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绿凤和母亲住到了一间房间。

    绿凤说:“母亲,这一路辛苦了,来,我帮你洗脚。”

    未雨荷说道:“不用了,我自个来。”

    绿凤坚持,未雨荷只好依着她。

    水是绿凤亲自打来的,温度适宜,自然是清楚。

    看着女儿为自己洗脚,感到无比暖心。

    独孤飞雁走了进来,见到绿凤给母亲洗脚,感到意外说道:“不会吧,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未雨荷说道:“瞧你,怎么说话呢,还不好好向你姐姐学习。”

    独孤飞雁撅噘嘴说道:“就你偏向她。对了母亲,你累不累呀?要不我给你捶捶背。”

    未雨荷高兴地说道:“这还差不多,算是没白生。”

    此时,一个黑影忽然略过,就这一闪,绿凤独孤飞雁,先后发现了,瞬间追了出去。

    黑影很快,眨眼间跳下了三楼,跑的无影无踪。

    她两顺起直追,不见此人誓不回归。寻得可疑踪迹追出千步,没有一点线索。看着静悄悄的街道,四处展望,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见到。

    这么荒凉的景象,想来,已是深夜。

    独孤飞雁说:“算了,回去吧。看来此人是个武学高手。想找到他,看来,难。”

    走了几步,绿凤转身又向后面扫了一眼,那个黑影子又现了,只是瞬间又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