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雷行的介绍,想来,逍遥宫又有了什么行动。要不然,怎么突然间,大批的逍遥宫人会出现在漳州呢,此事必有蹊跷。

    白衣郎君问:“你说,他们人多,有多少?”

    “要我看到的,就有百余号,总之,密密麻麻数不清。对了,我好像还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就是那么一闪,但是我觉得很熟悉。”

    这样的问题,白衣郎君已经料想到了。再说前些天,自己也见到了他与绿凤在一起,说是去逍遥宫。说道:“不错,他就是逍遥一郎。”

    逍遥一郎?

    雷行华宇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

    华宇“我们分手只不过一月过,他的变化也太大了吧,让人匪夷所思。”

    雷行“是呀,不过仔细想想,我相信,定是有原因。”

    白衣郎君:“雷行你说的一点没错。此事蹊跷,我们还的从长计议。”

    “白寨主,那你有何打算?”

    “要想从根本上解决此事,就的找到他失忆的根本原因,否则,就算我们将他擒获拿来,一点一滴的将他教化,也是白费心机,因为,他的思维已经改变了本质。”

    大家一时沉静在鸦雀无声的境界。

    夏深训好像听说过,有一种武功,能使人催眠,借机,将他的思维转变,不过,要做到让其瞬间忘却过往,得需要一两年的时间,而逍遥一郎只是短短的一月之时,这是自己无法联想到的。

    谁会有这样的本事,真是不可思议呀。

    想此说到:“对于这样的症状,我是有所耳闻的,只不过,关于这时间方面,我又是一无所知。”

    付一卓着急说:“有什么事你就说出来吧,你就是这样,什么事都好,就这一点我不喜欢,老是藏着掖着,让人着急。”

    “别急,听我说嘛。”

    夏深训将自己所想告诉了大家,大家便是议论一番。要是有这样的先兆,看来,演变到这么快的地步,也是有可能的。但是不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武功,无人能知。

    想了半天,没有任何头绪,只好作罢,白衣郎君说,来来来,我们先不去讨论这个让人头疼的问题了,好好吃酒吃菜才是今天的重头戏。来,干。

    大家畅饮,但都有度,适宜便好。

    付一卓“老鬼,这些年没有见你了,看来,你的酒量还是很好啊,佩服。”

    夏深训:“你也是啊,酒度不减当年啊,幸事,来,咱们干。”

    谢婉茹看了爷爷脸红发胀,看来,再是不能多饮酒了,否则,准醉。“爷爷,我扶你休息吧。”

    “也好,酒足饭饱,舒服。”说着起身,“各位,不好意思,我先行一步了。”慢慢的离去了。

    雷行华宇也告辞了白衣郎君,跟随领路弟子,到了休息场所,一一安睡了。

    此时,正是晚时。

    看着天上的星星,它们是多么的悠然自在,无忧无虑。

    付一卓看着白衣郎君望着天发呆,看来,小子又在深思熟虑一些事了。

    不错,他就是在想,如何,才能将这一切事情转变,回归正道,而现实,太是残酷,不是一人力所能及的,得需要众人联手,不然,事不成,还的搭上性命。

    付一卓没有打搅白衣郎君,而是选择了默默离开,为的就是让他好好地思索,下一步,该如何走。

    独孤剑闻听了具体情况,蛇患竟然如此猖狂。想想它们的举动,分明就是将逍遥宫一举灭亡,可是自己想不通,是什么人有这样大的本领,能使这群畜生听此自己的调令,简直不可思索,更是匪夷所思。

    独孤飞雁,绿凤,逍遥一郎,还有尹馨刀客,笑面虎,黑虎使者,长枪鲁一手,他们各自站立自己的位置,看着独孤剑的反应。

    独孤剑问绿凤:“此事,你的看法,应该怎么解释?”

    绿凤想了一下,觉得无法解释,说道:“那些畜生都是从冷玉崖底上来的,各个,好像熟知逍遥宫的路线,不偏不倚直攻而去,要是猜得不错,它们现在已经盘踞了整座逍遥宫。”

    独孤剑思索了一下,也是,照这样的分析,看来,是有人故意为之。“那好,明日,你与逍遥一郎,还有四大护法,一起去往冷玉崖底探个究竟。”

    绿凤领命,保证完成任务。

    义泉派去的眼线,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来说明三灵刀与中山寨有关联,这样,义泉便放下了戒心,但是,在心里还是很不踏实,决定,要去见见公孙常胜,跟他谈谈关于与逍遥宫合作的事情。虽然自己已经派去了使者,但是,几日已过,却是不见消息来报,这就让人多想了。

    见到公孙常胜,义泉迎面春风的说道:“多谢教主对令爱的关心,义泉代她谢谢你。”

    见到这个家伙,就是一肚子的气,尤其是对公孙雯无辜生气之事,想到这一点,公孙常胜就是来气,故没有好气的说道:“你来干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这点芝麻绿豆点的事情?不会吧。你的性格我还不了解

    嘛。”

    义泉厚脸皮的说到:“也罢,就不和你贫嘴了,实话实说,我派去红宵的人至今未归,我怕他们会出意外,所以,我的意思是,教主,要不要你再派一批人去。”

    这个消息,是在自己掌握之中,也算是自己的杰作。其实,在半路上,就被自己派去的人把他们秘密处决了。要是得到消息,那才怪呢。脸上露出了喜悦的表情。为了让义泉不起疑心,脸色变得紧张。想了一下说道:“不会吧,你的人都是精英,怎么,办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真是笨的可以。”

    义泉只是冷笑了一下,他知道,此事定有蹊跷。就在公孙常胜得意的那一瞬间,让他看到了,这样,义泉更有自信,相信,此事,与他有着不可脱离的关系。真是一只老狐狸。

    说道:“我派去的人,都是杳无音信,这样吧,麻烦教主再派一泼人去红宵,相信,准会有消息的。”

    这样一说,公孙常胜无法拒绝,也罢,联手就联手,成不成事还的要问老天爷,姑且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