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毒蛇的攻击,尹馨刀客一伙感觉到危机四伏,要是不即刻离开平台,固然深受伤害。可是,对面的平台已被一条巨蟒所占领了,情况十分危急。

    黑虎使者叫到:“大哥,我们回不去了,平台被它占领了。”

    此时,尹馨刀客才注意到,平台之上已有一条白色巨蟒,正摆着它那丑陋的头颅注视尹馨刀客一伙。

    这如何是好?尹馨刀客先是一惊。

    笑面虎情急之下,想到绿凤还在上面,应该有办法。叫喊:“总管,我们危险,快想办法救我们。”

    毒蛇的攻击很是疯狂。好在这些蛇不是在陆地上,所以,凭借空中而来,自然的,攻击力有所下降,这样,他们四人奋力抵抗,倒是将攻击而来的毒蛇,全部打落崖底了。

    在上面的绿凤听到呼救后,但是不确定他们具体的位置,就见他们跳到平台处,又跃到了对面,真的是不知所踪。但按他们行动的路线分析,再听他们的叫声,判断,他们应该在自己这边。有了分析,就可以确定,他们就在脚下。说道:“拿绳索来。”

    在来时,绳索早已准备就绪了,为的就是情急所用,现在用之,自然是顺手顺脚。

    将绳索放下,但绳索远离平台几步远,幸好,雾气减少,让笑面虎看到了,即刻叫到,绳索偏了,再往左边靠。

    从崖底传来的声音,相当清楚,随即,绳索向左靠了过来。

    笑面虎拉住绳索说道:“大哥,绳索已到,你先走,”

    尹馨刀客:“现在不论谁先走,走一个是一个,你在前,先上。”

    笑面虎抓住绳索,借劲,像一只猴子,急速的上到了上面。接下来,长枪鲁一手,黑虎使者,尹馨刀客,接连而上。还没有停稳脚跟,就听的噬噬的声音传来,听声音,是从四周密集而来。

    绿凤察觉蛇来了,情况极为不妙,想即刻离开,又觉得,或许,已被蛇包围了。

    此刻,从崖下也传来了噬噬声音,而且很响,看来,蛇已经来到了。

    要是这样的判断,无疑,被它们统统包围了。

    这样的情况,如何突围,是摆在眼前重中之重的任务。

    笑面虎说道:“总管,现在该怎么办?”

    绿凤很平静,因为她知道,着急也没用。心静气和的说道:“为今,只有找到一个切入口,才能安然无恙的离开。”

    切入口?

    大家都是疑惑,四面八方都是蛇群,分布面积很广,说不定,万步以外都是往这赶的蛇群。要想找到切入点,比登天还难。

    想此,尹馨刀客说道:“做到这一点,的确很难,就算我们接力突围,也未必成功,因为,蛇群密集又广,几乎没有插足之地,这样,伤亡肯定很大,说不定,还面临着全军覆没的可能。”

    绿凤想到在冷玉崖上面,想过用火攻的办法,看来,今日必须一用了,否则,别无他法。说道:“我说切入口,是找蛇群最薄弱的点,然后用火攻,这样,就可以安全的离开了。即使是成千上万条蛇,它们都会怕火的。”

    这样解释,算是,有了一丝丝安慰。在心理上,总算不再是紧张害怕的恐惧表情了。

    接着,就是大量的找寻木柴,这点,没有人吩咐,都是很自觉地去寻柴木。短短时间,不足半刻钟,每人抱着一捆树枝走了过来放在了地上。

    黑虎使者说道:“柴火已找好,接下来,该怎么办?”

    绿凤说道:“先用柴火围成一个几十步的大圈,然后,再慢慢扩伸,这样,我们一路走,一路取柴火,相信,万步以后,蛇患便会消去。”

    这样的办法,没有人反对,因为,再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都是异口同声,支持这样做。

    在自然界,各种动物都是很惧怕火的,无疑,火攻是最好的。

    蛇的出现,都是从四面八方而来,这样的应对之策,算是上上之策。果然,很顺利的突围了出去。

    原本查的冷玉崖,崖底到底是什么情况,这样一来,充分说明,这个崖底,就是一个蛇窝。得出了结论,只好回去复命。

    独孤剑听后报告,所质疑崖底有神秘人,算是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难道,是自己多疑了?

    想想蛇的出没,又是很有针对性的,难免,让自己联想到,吃人魔王萧傲天的存在。既然蛇的出没都是从崖底而来,看来,他们所说也就属实了。至于萧傲天之疑,他可能已经被蛇吃了。因此,这种想法,就此打住。

    想此说到:“你们做的很好,几天的奔波,也是累了,你们先去好好休息一下,三日后,我们赶赴长圣教。”

    未雨荷依然在佛堂念经,祈祷儿女们平平安安。

    绿凤走了进来后,先是倒了一碗茶端了过去让给了未雨荷说道:“娘,你这样不觉得累吗?”

    “只要你们平平安安的,我就累点也是值得的。”喝一口茶问:“对了,这些日子去哪了,好些日子没有见你了。”

    “自从逍遥宫被蛇袭击后,宫主就令我们去查个水落石出,这些日子去了冷玉崖。”

    “什么情况呀。”

    “没有查出什么,按现场分析,初步断定,冷玉崖崖底就是一蛇窝。”

    “原来是这样。”

    “娘,我有一事想问你。”

    未雨荷看着绿凤,觉得他怪怪的,以前她可不这样,有什么,快人快语,今日是怎么了,犹犹豫豫的。说道:“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绿凤想问这个问题已经很久了,她知道,对于这个问题,无疑会提起娘亲的伤心事,可是,自己又不想把此事埋在心底,永远的,就这样沉默下去。

    “母亲,我想知道,我的生身父亲是何人?”

    对于这个问题,未雨荷早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告不告诉她,只是时间问题。但是现在,觉得,还不是时候,要是告诉她实情,以她的个性,定会有危险的。

    另着,据独孤剑所说,与他比武,定了生死书,所以,只能活一个。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