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两位前辈的发言,白衣郎君由衷的佩服,相信,他们定能应付敌手。

    玲玲的到来,雷行华宇谢婉茹都是第一次见到,

    谢婉茹说:“你也是中山寨的弟子吗?”

    玲玲回答“是的。只是在中山寨的时间还不长。你们是什么时候来的?我都没有见过你们。你叫什么名字?你真漂亮。我是奉玲玲。”

    谢婉茹脸带微笑的说道:“你也是呀,看你面相,也就十七八岁,长得眉清目秀的,真好看,对了,我叫谢婉茹,这是我的爷爷,夏深训。”说着,拉起了夏深训的隔壁。

    玲玲见礼夏深训和雷行华宇。

    他们也是自我介绍,认识了玲玲。

    山下跑来一弟子,说是,有一伙人已经到了寨门口,看样子,有几百人。

    听此消息,无疑是雪上加霜。看山下那波人,还在遥远之地,足有千步余。而这波人,来的如此之快,想来,又是另一波人。看来,他们不是一伙的,要是这样分析,想来,他们的目的定是相同,都是来攻打中山寨的。

    有了这样的意识,白衣郎君清楚,此时,中山寨已是危机四伏了。

    大家来到门口,那伙人已把中山寨为的水泄不通。

    看了他们的样貌,觉得有好几个面孔都是熟悉。

    他们不是荣王爷,柳一刀,朱一彪,廖辉勝嘛,怎么,他们真是逍遥宫的人,这点,让白衣郎君有些意外。

    心问,不是见红芊,把英雄盟主之位让给荣王爷了嘛,怎么,这是一个局?

    起先,自己是不愿意相信的,现在,事实在眼前,不得不信。

    原来,他们都是逍遥宫的帮凶。

    白衣郎君认识他们,他们却是不认识白衣郎君。

    白衣郎君说道:“荣王爷,多日不见,瘦了好多啊。”

    对于白衣郎君的问话,荣王爷莫名其妙,因为,自己根本不知道他是谁。

    “我瘦与不瘦,以你何干?小子,别套近乎,识相的,快走到一边,不然,刀枪无眼,伤了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也算是你对本大爷的问话的回报。”

    白衣郎君刚要说话,付一卓一声呸,不要脸的东西,找死。说着就要动手,但被白衣郎君拦阻了说道:“前辈,对他们这些小喽喽动怒不值得。大鱼还在后面呢。”

    付一卓指着荣王爷骂道:“算你小子运气,不然,老子定活劈了你。”

    柳一刀见到付一卓挺横的,相当不高兴的叫到:“老小子,横个啥?有本事过来,咱们过几招,别在那只是嘴上的功夫。”

    吆喝,说有不怕死的,还真有。

    白衣郎君拦都拦不住,看来,这个家伙真是活够了。

    就在白衣郎君思索之时,付一卓已经到了柳一刀的面前了,这样的动作,让柳一刀直发愣,他没想到,此人会是这般速度,眨眼间就到了自己面前,自己的话音也就刚落,实在是想不通。这样的速度说明,此人定是江湖好手。哆哆嗦嗦的说道:“高人,见谅啊,是我有眼无珠,冒犯了高人。”

    付一卓那肯听他的话语,真是啰里啰嗦。瞬间,脸面变,手如刀,准备出手,就在此时,几个暗镖飞逝而来。

    见此情况,白衣郎君叫到,前辈小心。

    其实,在暗镖飞来之时,那道声音,在别人耳中很小,但在付一卓的耳中很大,要是出手定是不能躲避飞镖,要是躲避飞镖,就的快速离开。离开了,就没有机会杀了这个家伙。但是,现在的形式,不容他思索,必须离开,否则危险。

    付一卓忍个肚儿疼,憋了一口气想离开。但是,就这样离开了,岂不是很没面子,也给别人留有口实,以后,让别人想怎么说自己,自己也是百口莫辩。

    想此,坚决不能让区区几枚暗镖就把自己打倒。

    瞬间转身,双手刀变掌,内气推出,五枚暗镖即刻停止不前,留在空中,与自己一步距离。然后大叫一声,去,原归原位。

    接着,暗镖向来的方向速速回归。

    暗镖是笑面虎发出的,他与尹馨刀客,黑虎使者,长枪鲁一手先行到了中山寨门口,也就是先行军。见到一老头飞身往前,对赶来的人极为不利,便有了救助一方的想法。因为,来着定是自己的朋友,既是朋友,那就有着同样的心声,故出手解围。

    他的内力也算是武林中的佼佼者,但是在遇到付一卓这样的高手,他的内力又显得不堪一击。

    对方将暗镖用力停止,接着,将暗镖相继而来,自己却是无力而为将它阻止,因为,自己的内力远远不如对方。暗镖插入自己的心脉就是瞬间,但自己能力有限,只能自食其果,在此霎间,心里在想,中什么果,得什么果,这一点不假,最终,还是死在自己所有的兵器上。

    想到这一点,他死心了,觉得,这就是因果报应,所以,没有什么遗憾的闭上了眼睛。

    在暗镖追至胸口时停了下来,付一卓感觉到一股强有力的内气推着自己,让自己极为吃力。瞬间,暗镖又改变了方向,向自己飞来。

    这是怎么回事?

    看那家伙后面没有人啊。

    出现这样的情况,无疑,就是有人在输给他内气,可是不见其影,看来,神秘高手助阵。

    那他会是什么人?

    想了一下,对了,肯定是独孤剑。

    这下完了,他两人联手,自己定不是他们的对手,接下来,就是等死。

    夏深训见之情况,看到付一卓危险,于是出手。叫到,我来了。

    看到飞镖转移了目标,夏深训也是一愣,没有理由呀。再看那家伙身后无人,这就有些奇了。不管怎么说,先解围再说。

    有了夏深训的出手,飞镖即刻停止,转移了方向,向笑面虎驶去。

    由于飞镖离笑面虎距离拉开,这样,就给了他逃生的机会,瞬间,向后一躺落地,接着,一个三百六十度打转,逃开了飞镖。躺在地上,吐口气,算是平安,心里在叫,妈呀,好险。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