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一卓对暗镖的处理就在瞬间,柳一刀想着借机偷袭,他的时间应该是充足的,可是,他的犹豫,将他失去了最佳时机,要想再次出手,那是不可能了,只好悄悄地溜到了一边,观看战局。

    付一卓回到原位,谢过夏深训说:“欠你个人情了。”

    夏深训“瞧你,别忘了,我们是一个战壕的。应该的。”

    他两对刚才的那道内气十分猜疑,想来想去,别人没有这等功夫,除了他,不会有其他人了。不约而同的说,这个独孤剑,真,,,,

    两人异口同声,这就证实了,独孤剑已在,只是不知,他现在在何方?

    付一卓叫到:“独孤剑,你个缩头乌龟,鼠头鼠脑,藏着,不敢见人是吧。”

    夏深训也叫到:“你个王八羔子,别躲着了,是男人就给我滚出来。”

    独孤剑就在距离此处百米的一棵大树后面,听到这样羞恶自己的话,怎能不生气,叫到:|“岂有此理,气煞老夫。”

    声出,速度极快的跑了过来。

    那速度,就算内功上乘,也是无法察觉他的到来,只有付一卓,夏深训,还有白衣郎君这样的高手中的高手能见之,并且,只是那么一闪,而不是,全程都在眼球之中监视着。这样的速度,令他们三瞠目结舌,不敢想象。心中都在疑问,他的幻影大法功是不是已经到了最高境界?要是这样,那就得小心了。

    心里还在疑问,独孤剑眨眼间已经到了。

    只见一只大手狠狠地攻向付一卓胸口而去,看来,是掌法攻击。

    这样的攻击,三人看的清清楚楚。

    付一卓顺势,胳膊一挡,那掌,正好推至胳膊上,即刻向后退了三四步,不能停止。

    这个时候,付一卓才感觉到,独孤剑的内力有多大。惊人。

    夏深训见之,忙出手帮忙抗击,不然,付一卓定受伤害。

    绕道后面,助力付一卓,这才停止了退后,两人内力齐聚,这才让独孤剑感觉不妙,即可撤手,不然,受伤害的就是自己。

    独孤剑回到外围之后,冷笑几声说道:“传说中的金面一刀,也不过如此嘛。”

    这样的话语,付一卓受不了,觉得奇耻大辱,看来,今日人丢大了。

    怒气丛生的叫到:“有种你再说一遍。”

    “呵呵,不是吗?”

    “你?”

    说着就要前去与他一绝高低。

    白衣郎君看出独孤剑的阴谋,这是他的激将法,好各个击破。所以拦阻了付一卓说道:“小心中计,他这是激你出手。”

    付一卓在白衣郎君的提示下,明白了。“奥,原来是这样啊,这个老小子,跟老子玩阴的,老子偏偏不吃你这套,气死你。”

    这样的结局也是在预料之中,独孤剑,所以不在乎。“没想到,你们两个老匹夫,也在中山寨,真是太好了,这样,就省去我不少功夫。”

    “老贼,你别得意的太早了,以往的恩恩怨怨,今日有幸,咱们就算个清清楚楚。”夏深训说。

    “好啊,老夫这些日子练就了幻影大法功,正愁没有试手的对象,今日,你两算是有幸中奖了,你们,就是我的试手靶子。呵呵呵。”

    这样的话语,真是能把人活活气死,太窝囊了。付一卓已是怒气横生。又被夏深训安慰说:“稍安勿躁,小心中计。看到没有,他们的人数是我们的一倍,千万不可鲁莽行事。”

    “怎么,你害怕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谨慎,减少没必要的伤亡。”

    “说来说去,还不是害怕吗?”

    “哎呀,怎么就跟你说不清楚呢?这跟害怕扯不上边,它的意思截然不同好不好。”

    付一卓去一声说道:“反正,就是不让我主动攻击呗。”

    “哎,这就对了嘛。聪明。”

    “不错,面对这样的局面,我们只能以静制动,而且,决不能有半点差错,否则,满盘皆输。”白衣郎君预料的说。

    对于夏深训的话语,白衣郎君觉得相当有道理,没想到,前辈也是一个智者。

    独孤剑站了很久,觉得,要是这样僵持下去,会对自己绝对不利。迟早都是一战,何苦要等,把他们各个击破。不如,来个混战,这样,岂不是对自己更有利。

    有这样的想法,是独孤剑看了中山寨的势力后做出的判断。

    具体说,他们只有三位高手,而自己,却有着十几位高手。虽是像付一卓,夏深训,白衣郎君这样的高手,以一敌三,也是不足为患,只要安排得当,他们定会一败涂地。

    想此,把他的那些合作者,。所谓的高手约到了一起,细细商议。

    义泉,公孙雯,绿凤,逍遥一郎,还有荣王爷一伙,齐聚一处。

    独孤剑说道:“今日,来攻中山寨,没想到,他们多了两个帮手,而且还是江湖八大高手之中的其中二位,甚是难缠。”

    义泉打断话语说到:“独孤宫主,有什么要求,你就尽管开口,我们一切听你指挥。”

    这样的回答,无疑,就是独孤剑想要的结果。

    “那好,废话就不说了,接下来,我想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义总管,你想对付谁?”

    这个问题,义泉心里自然有底,但是,白衣郎君的乌金剑,让自己头疼。要是改变目标,对自己是相当有利的。说道:“独孤宫主,除了白衣郎君,其他的都无所谓。”

    独孤剑嗯了一声,“那好,你来对付付一卓。”

    听到白衣郎君这个名字,公孙雯极为关注,他不是杀害父母亲的帮凶吗?这下好了,今日,就是为父母亲报仇雪恨的时候了。

    “白衣郎君,你这个畜生,你给我滚出来。”

    说着,走出了人群,单立门口。

    义泉想拉住公孙雯,让她冷静,但是,公孙雯已经走出了好几步。

    听到公孙雯的叫声,才发现她也来了。对于她的言语,感觉莫名其妙,这是怎么回事?说出这样的话,想必定是有原因,那么,是什么原因,致使他对自己恨之入骨。

    顿时,心口疼了起来,静静地看着公孙雯,希望,她能给自己一个合理地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