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乌金剑的警示,并没有阻挡公孙雯疯狂的进攻,而是变本加厉,一心要致白衣郎君死地。

    分析公孙雯的意图,能理解她的心情,可是,她的这种心情让人可怜,又是悲哀。心里想着,她为什么不能醒来呢,好好听自己给她解释。

    看着公孙雯愤怒的攻击,看来,不制服她,她是不会停止进攻的。

    想到这一点,有了应对之策。

    她的绿魔大法功,虽是初级阶段,但是,内气里面所含的剧毒却是丝毫不减,要是弃之乌金剑,还真不知道怎么样对付她,因为,只要与她接掌,便会中毒,因此,乌金剑必须用之。有了乌金剑作为防身利器,就不怕绿魔大法功。

    公孙雯飞身临空双掌击来,白衣郎君就地跃起,乌金剑直插而去。

    公孙雯连击几掌,都被乌金剑轻松的化解了,这样的结果,公孙雯大怒,也因此方寸大乱,无形中失常了。见到这样的情况,白衣郎君觉得,要是再这样下去,她定会发疯,于是,瞬间,跃至公孙雯上面,一掌直劈她的脖颈,这样,她就会昏迷。

    他的意图,尹馨刀客一伙看的清楚,岂能让白衣郎君得逞,笑面虎,黑虎使者,连发暗器阻止,但是,他们的速度有些慢了。在他们发暗器之时,白衣郎君已经得手,瞬间落地,接住公孙雯,将她放置一处。

    尹馨刀客一伙看到白衣郎君并没有伤害公孙雯的意思,便是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但是,他们被公孙雯的这种精神所鼓舞,一鼓作气,不顾危险的攻了上来。

    说实话,白衣郎君很是厌倦这种争斗厮杀,但见到尹馨刀客这一伙人又是怒气丛生,想到他们做的种种恶行,自己便是气愤不已,瞬间,再出乌金剑,将他们打的屁滚尿流。

    金蛇出首,多点开花。四脚齐缘,前后夹击。龙首回转,突然袭击。

    就这子爵剑法前三式,打的尹馨刀客一伙无力抗击,就是防御也是问题,最终,被乌金剑伤的遍体鳞伤,东倒西歪。

    白衣郎君真想结果了他们,但是,自己不是一个屠夫,便住手了。

    付一卓的对手是义泉,要是论武功,义泉绝不会是付一卓的对手,可是,他的武功含有剧毒,这是付一卓最为忌讳的。与他打斗,不能与其接触,否则危亦。

    朱一彪,廖辉勝齐声说道:“老鬼,你就等着受死吧。”

    说着,挥着兵器攻了上来。付一卓毫不逊色,顿时脸色变,手如刀·迎战。

    义泉深知,如若现在不动手,还等什么时候。

    三人齐攻,付一卓并没有畏惧,而是躲闪义泉的毒掌。所以,朱一彪廖辉勝,就不是受伤的主了。

    对于义泉的攻击,只能躲闪,击中求机,否则,根本不能将其应付。

    就在付一卓寻找机会时,逍遥一郎也来助阵,他的样子,可把付一卓一惊。

    见到逍遥一郎,还以为是白衣郎君来了,心里一喜后,他的态度几不符合白衣郎君,觉得不对,想了想,知道了,他是逍遥一郎。

    逍遥一郎的招式狠毒,步步紧逼,再加朱一彪廖辉勝义泉的进攻,付一卓几乎不是对手,一首难敌四手。

    主要原因,就是义泉的绿魔大法功,想了一个个办法,都是不能成立只好破产,接下来,只要能找到突破口,这场战争就有反败为胜的局面了。可是,他的对手很是狡猾,根本不给自己一丝机会,步步紧逼,就连喘口气也是困难。最后,步步后退,只能以退为守,保全自我。

    夏深训是有独孤剑和绿凤一起对付的,而夏深训身边还有雷行华宇谢婉茹陪着,独孤剑再是厉害,也是不能轻易得手。

    而绿凤,则是对这场战争毫无兴趣,因此,不愿意出招,但是,为了应付差事,只好采取敷衍了事之举,不出狠招,只是应对。当然,这样的动作,独孤剑怎能不知,在心里,骂着,等此事了结了再跟你算账。

    独孤剑一人,对付夏深训,还是吃力的,原本以为,有了幻影大法功,就可以为所欲为,肆无忌惮,没想到,这个老家伙,几年不见,内功提升了不少,即使是这样,自己也不能就此放弃,做前功尽弃之事,要知道,等待这样的机会,盼星星盼月亮,十几年的梦想了。想到这,他冒着危险,使出了幻影大法功,最高境界---探空取物。这招,速度极快,人影完全隐形,在旁人眼里,就是消失。虽是危险,也得一试,因为,这招非常管用,一招致命,被攻击对象完全不知自己的存在,因而,轻而易举的,将对方打到。

    有利就有弊,这招的前提条件就是,内力要十足,否则,走火入魔,必死无疑。

    独孤剑为了梦想,必须这么做,要赌一把,深知,内力也许不够,但是,值得一试,不然,定是徒劳无功。

    他提气运气后,人影消失不见。

    夏深训对这一情况大为不解,他去哪了?

    还在纳闷,突,连击三掌在胸口,打的自己五脏俱焚,心碎脑崩。一口鲜血直通外边,冒出三四步远。然后倒地不省人事。

    见到这样的情况,雷行华宇谢婉茹都是住手了,快速的跑到夏深训身旁将他扶起嚎叫着,希望夏深训能醒过来。

    绿凤见之,也就住手了,原本与雷行他们以一比三,由于,自己不愿意杀伤别人,所以,对他们三没有出狠手,只是应对就好。对于这样的结果,自己也是不愿意看到的,只能在心里为他默默祈祷。

    住手后,看到付一卓,也是危险,不过还好,还能应付,最为危险的就属夏深训前辈了,于是跑了过去,可还是迟了一步,夏深训已被独孤剑击中了。

    这是什么招式?毫无征兆。

    来到夏深训身边,摸了他的脉搏,还是有生命迹象的,说道:“你们好好照顾他。”说着起身叫到:“独孤剑,你这个冷血,你给我出来。”

    “哈哈哈哈,,,,看到了吧,这就是跟我作对的下场。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