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声音,见之来人,对白衣郎君心存歹意,分明,他们的目的是,死要见尸。有了这样的分析,玲玲意识到,寨主危在旦系,于是在贼人没有发现之前搞了伪装,而自己,冲上前去,目的是引开贼人。

    贼人见到玲玲的出现,无缘无故跑开,又见她是芳龄女子,想来,定是害怕了。既然她在此,定是知道些情况,无论如何打她拦下问个清楚明白。

    一人叫到:“别跑。”喊着追了上去,但是眼前有了一条河的阻挡让其止步观望。

    一人急道:“这么个水流就把你难住了,你真没用。”

    “师兄,你也别笑我,毕竟,我刚进长圣教。”

    那人不高兴的说服了你了。

    说着一跃,跳过了流水,追赶玲玲而去。接着,又有两个人动作照旧的追了上去。

    这样不正常的举动也太正常了吧,好像是有人故意安排似的,合情合理。

    这伙人的头细细思量着。

    这个姑娘为何跑了过来,想想,觉得理由不简单,定是隐瞒着什么秘密。于是想到前方打探一番,方知情况。

    “那姑娘有他们几个就够了,我们继续。”

    见到那些人并没有把自己当回事,玲玲心里觉得不妥,想回去,已是不可能,后有追兵。面对这样的困境该怎么办?一时无良策,着急了起来,便止步不前。

    见到小姑娘不走了,那几个追来之人也是停步了,气喘吁吁的说到:“没想到你还挺能跑的。说说吧,跑个啥。”

    玲玲随口来一句“你们追我我害怕。”

    “你不跑,我们能追你吗?”

    “你们不追,我能跑吗?”

    这样的说话,无非就是与这几个家伙斗斗嘴,最为重要的是,怎么样才能将这几个家伙搞定。看他们跑来的样子分析,自己应该可以对付他们。

    有了明确的判断,玲玲不再犹豫,瞬间拔剑,开始了她人生中第一次攻击别人。

    也凑巧,低级卫士,双方势力一个不如一个。

    玲玲所遇之人,都是些武功低微的后生,虽是三人,一点威胁都没有造成,故,玲玲在三十几招后,将这几个人撂翻了。急忙赶去,不然,寨主危亦。

    那伙剩下的人沿着水流一路走去,见到磊起的物体心生疑惑,心问,这是什么?

    一人好奇的走了过去。

    还不等他过水,玲玲赶到了,吼道:“想活命的就站在那别动。”

    领头的见到玲玲回来了,想之,他们已经被她收拾了,看来,是个难缠的主。但就是如此,也不能任怂。

    大咧嘴巴说到:“你让我们止步就止步,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我说,你个小姑娘人不大,口气倒不小,猜想,一定是中山寨的余孽。”

    听到此话,玲玲大怒,真想过去给他几个大嘴巴子,但是,他们人多势重,要是贸然行动,定会遭的毒手。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但是,自己的身份报与他们也无妨,本身自己就是中山寨的弟子。

    “你们这群畜生听好了,本姑娘就是中山寨的人,你们能把我怎么着。”

    领头的气脑面前这个臭丫头,但是,自己又不敢行动,因为,他们三都被人家收拾了,想来有些本事,故不敢轻易动手。

    “好,有种,你给我等着,待会再收拾你。”小声嘀咕“去,叫人去。”

    瞬间,一个人急驶离开。

    见有人离开,玲玲知道意图,他是去搬救兵,有了这样的举动,看来,这些家伙都是些酒囊饭袋,没有什么高招。想此,绝不能让他们的计划得逞,一心要治他们与死地,否则,寨主必是危险。想行动,可是几步宽的水流又让自己寸步难行,几乎是举步维艰,要是从水流里过去,那不是告诉对方说,自己也是个废物了吗?看着远离的人影,十分为难,要是采取轻功跃过,自己的内力自己相当清楚,万一跃不过,后果定是很糟。

    怎么办?

    看着远离的人影越发着急,要是再犹豫,无疑,那人定会安全的离开。接下来的结果,可想而知。既然两者的结局都是相同,何不赌上一把,反正,结局都是一样,如若不行动,就是坐以待毙。

    想此,怒吼一声:“你给我站住,不然,对你不客气。”

    声出,将全身的力气汇聚丹田,随着怒吼,一跃而起,果然,轻飘飘欲仙,随即蹦起几丈高,追赶跑走的那人。临近时,一剑划向那人的后背,衣服破,血直流,接着,塌然倒地身亡。

    由于剑之劲力道大,背后一剑使其脊骨断裂,气血不畅,导致死亡。

    在落地时,差点倒地,急用手中剑插地才站稳。

    自己这一幕,傻住了,没想到,自己成功了,而且,还是行驶了这么长距离,太不可思议了。细想,也不觉得奇怪,反倒是,有付出就有回报的道理吧。今日,算是见证实践的时刻了。

    有此想法,满面春风般的得意洋洋的说:“你们这班畜生死有余辜,今日,就让我来替天行道。”

    说着又跃起,很轻松地落地那些人面前说到:“你们自个动手还是要我动手?”

    见到刚才的哪一幕,这群人已经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没想到,她是这般厉害。又听玲玲之话才醒了过来,赶忙跪地求饶。

    姑娘,是我们错了,有眼无辜,惹怒了姑娘,还请姑娘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这次吧。

    是呀,我们上有老下有小,为了生计,也是被逼无奈呀。姑娘,你就开开恩,饶我们这次吧。

    听他们话,蛮是可怜,可是,放了他们,寨主就有危险,要是将他们处理了,自己岂不是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女魔头了?

    但是,他们这样做,本身就是侵犯了我们,就算杀了他们也是合情合理无可厚非。虽是有些残忍,但也在情理之中,能说的通。

    “你们恶罐满盈,罪恶滔天,没有求饶的资格。今天,我就宣判你们的罪行,临迟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