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雯对付自己的杀父母仇人白衣郎君,毫无心慈手软之举,用尽全身的力量对准白衣郎君的天门,就想一掌打爆他的脑袋,就在自己快要完成计划时,一道极有力的内力冲击而来,对掌后,把自己打的几乎飞了,怎么,这家伙这么厉害。要不是夫君相扶,定是掉地深受其害。难道,是自己自不量力疏忽大意了?不会呀?看他伤势较重,对付他应该是绰绰有余轻而易举之事,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公孙雯蒙圈,义泉解释,“你所接之掌力,不是白衣郎君所发,而是另有其人。”

    这样的解释,公孙雯算是明白了,是什么人?

    此时,隐山居士和少林寺方丈,随着声出,一起出现在独孤剑一伙面前。

    隐山居士说到:“欺负一个重伤之人你羞不羞?”

    公孙雯来气:“要的就这效果,你再多管闲事,连你一起杀。奥,既然你是他的兄弟,想必,定是有着渊源,看来,你也是帮凶之一。”

    “别在哪无中生有血口喷人了,想想你的言语,真叫人受不了。什么跟什么呀,神经病。”转身又说:“兄弟,你也太可以了,要不是我们来的及时,我看,你就被她天王盖顶了。”

    白衣郎君见是隐山居士和方丈,特高兴,没想到,他们来了,而且还是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真是千钧一发。想说话,但是很困难,只好闭而不言。

    他的举动,隐山居士方丈明白,示意他不要多说话,休养生息。

    方丈和隐山居士的出现,独孤剑有些意外,尤其是隐山居士。自他被人救走,心里一直在琢磨,是什么人有这样的本事,听他们话音,看来,是白衣郎君所为,也好,今日就一起将他们收了,省的一一动手,麻烦。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呀,好,很好,自己送上门来,就不要怪我了。”

    隐山居士见到独孤剑,气就不打一出来,一下拥到丹田,发怒:“独孤剑,你这个坏种,做了那么多的恶事,为什么来诬陷我?说,,,”

    “没有呀。”独孤剑很自然的说,“即使有,你能奈我何?哈哈哈,,,,”

    “你,,,,。”

    隐山居士就要冲上前去,被方丈拉住说到:“老贼这是激你,千万别上当。”

    白衣郎君低声说:“不错,老贼武功深不可测,当下,能离开就是胜利。”

    方丈不同意的说到“这么厉害?是不是,你被打了,由此害怕?”

    “不是啊,幻影大法功,他已练至最高境界,何况,他们人多势众,跟他们硬拼,无疑,鸡蛋碰石头。所以,三十六计走为上。”

    大致了解了情况,看来,真的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但是,要想做到,看来,很难。

    独孤剑对于他两的到来,很是高兴,想着,怎么样才能将他们一网打尽。要是一个一个对付,肯定是不行的,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混战。不过,这样有些不过瘾,还是先采取个个突破。这样,就可以与他们过过手,顺便摸清所知信息,知根知底好拿下。

    “金和尚,好久没见面了,不知你的武功有没有长进,想必,我们的切磋一番了。”

    “那好啊,请。”

    “好。”

    两人都亮出了自己的绝活。

    方丈大师的武功远不是独孤剑的对手了,要是没有幻影大法功,估计,独孤剑就不是方丈大师的对手了。虽然,独孤剑的每一招出路,方丈都能见个影子在闪,可是,由于速度的原因,方丈大师不能准准抓住机会,就算是精确无误的判断,还是不能掌握独孤剑的行踪,故,一掌被独孤剑打在了胸口,从空掉落在地,隐山居士忙扶住方丈大师,将他稳脚。

    这样的时机,千载难逢,独孤剑怎肯死心,要趁胜追击,一举将方丈大师击垮,才能收手。

    见到独孤剑来此,自己豁出性命也要阻止,不能让他的阴谋得逞。那么,什么样的招式才能阻止他的进攻?想了想,硬碰硬,只能加速灭亡的节奏,可是,要想对付独孤剑,只能使出全身的力气来。可是,这么做,不是自寻死路吗?不行,得想个好办法。想了想,终于想到了,就是乾坤神掌吸功。

    乾坤神掌吸功,以吸收为主,而他所发之掌,又是强劲,他发我吸,他所发之力就失去威力,想此,觉得定能制服他。

    此功运气丹田,必经胸口,可是,胸口有伤,怎能运气?

    罢了,顾不得这么多了,要是再犹豫,方丈大师必身亡。

    想此,运功,果然,胸口疼痛无比,几乎难忍,接着,心口觉得很是不舒服,像是恶心,呕吐,但是,强忍一下后好多了。

    独孤剑见到方丈大师已被自己打伤,故放松了警觉,他的速度就相对慢了下来。

    而这样,白衣郎君就能看清他的行动,在他击来一掌,白衣郎君突然与他对掌。

    他再是不可一世的内力,都会被自己的乾坤神掌所吸。你发内力伤人,而我吸你内力救人。

    见之白衣郎君的动作,独孤剑原本以为,你个傻比,找死,那我成全你。可是,事与愿违,自己多大的内力尽然没能将他打飞,而是,自己的内力感觉给对方输入了,这是什么情况?

    感觉不对,即刻收功,回到了原位。

    吸了独孤剑一点内力,感觉舒服多了,要是多吸点,那该多好。

    对于此功,独孤剑甚是疑惑,这是什么功夫?

    想了想,终于有了答案。此功就是消失了一百多年的乾坤神掌。

    奇怪,他是怎么得到的?

    幸好,他身受重伤,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隐山居士问:“大师,你伤势怎么样?”

    方丈大师被击了一掌,再加有所防备,伤势较轻。“我没事。”

    说着话,对独孤剑击来一掌,白衣郎君轻松应对,这使他很是纳闷。“白施主,你这是什么功夫?”

    白衣郎君“说来话长,有时间再详细的给你们说吧。”

    “要不是白施主为我挡去那一掌,我可真有事了。哎,对了,独孤剑那一掌,劲道多大呀,你倒好,没事人似的,说说,有什么奇妙之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