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怪谁都是无济于事了,因为,不能让公孙雯再回到原点。

    说到:“鹿姑娘不要责备自己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也许,此一劫,公孙雯固定躲不过,你不要难过了。”

    在一旁的鹿成得此消息后,在心里暗自高兴,暗骂:活该,老子有什么不好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还以为你跟随了你的白马王子了,没想到落到了这般田地,真是大快人心呀,哈哈哈。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鹿慧见之哥哥的面容不解问“哥,你为何发笑?”

    鹿成大大咧咧,幸灾乐祸的说到:“当初,我要她嫁与我,她死活不答应,执意要走,这下好了,如意郎君没嫁着,还让人家搞得失忆了,这不让人兴奋吗?我说,活该。”

    鹿慧生气的说:“你这是什么话呀,哥,你怎么能这样说呢,太伤人心了。”

    “去去去,也别怪我,罢了,走了。”

    说着,摇摆着扇子晃晃悠悠的扬长而去。

    鹿慧“郎君哥,你不要介意啊。”

    “我能理解。”心理在说,幸的没答应,就这样的素质,差劲。

    不过,要是按鹿成之言分析,可能是鹿成的步步相逼,致使公孙雯离开,那么,是什么事让雯儿不顾一切的要离开?自己很清楚,公孙雯是相当不情愿回长圣教的,除非万般无奈的地步。

    记得温怀玉说过,他在山顶遇到过,公孙雯被人欺恶之事。要说当时的场面描绘,四女一男,四个女的,应该是鹿慧,公孙雯,雨露,小翠,一男的,那就是鹿成了。

    有此分析,拳头收的更紧了,但是,心中怒火却是牢牢控制。

    看来,事情的整个经过算是清楚了。

    心骂,畜生,

    此时,鹿会空高兴地走了进来说道:“没想到,我的小小宏大镖局,竟然迎来了方丈大师,隐山居士还有白公子的光临,令老夫受宠若惊不胜荣幸呀,因此,也让我宏大镖局名声大振蓬荜生辉呀,荣幸荣幸啊。”

    方丈大师见礼说道:“鹿施主客气了。”

    隐山居士白衣郎君玲玲都是一一见礼鹿会空。

    鹿会空说到:“听守卫说,你们找我有事?”

    白衣郎君回答:“是的,鹿镖头。”

    “奥,请讲。”

    “是这样的,我在长安发现了几门火炮,此事不知鹿镖头可知晓?”

    “火炮?”

    听此消息,鹿会空有些毛躁不安了,因为,私自贩运军火,可是要遭满门抄斩的。此事,他怎么会知道?难道,,,,?

    鹿会空疑问:“你说的是什么火炮,我怎么听不懂。”

    听他话,见他态度,看来很紧张,由此分析,可见此事的严重性,他是害怕了,但是,不能排除他运军火的嫌疑。这点,自己坚信,再着,自己亲自见过他运的那几口大箱子。他这样说,可能是不知里面所装的东西。

    “是军用火炮,我还见识过它们的威力。”

    “奥,是这样啊。我们镖运这一行,有规矩,就是不问所运何物,更不要说是看一下所运东西了,这点,白公子应该清楚吧。”

    要说是军用火炮,鹿会空还真不知,当时,那些东西被拆的四分五裂,又是隐蔽,谁能想到是军用火炮。

    那个将军,只是说是一些刀枪类的,还有些金银细软而已,就这,自己也是冒了杀头危险的。

    这些规矩,白衣郎君当然晓得,即使那几口大箱子,就是宏大镖局所运的,自己,也不能把责任追究到鹿镖头头上。看来,是自己想事简单了。要是这样分析,那么,鹿镖头也是被人利用了,是什么人所托之镖呢?想到这,就想了解一下,又一想,他不会告诉我的,试问,他为什么要告诉我,另着,这也算是秘密,非官府,无可奉告。想此,好奇心终于丢下了。

    “既是这样,那我们就此告辞了,打扰了,鹿镖头。”

    “不打扰,不打扰,你看你们难得来一趟,就这样走了,真是怠慢了。这样吧,待会吃过饭再走,也算是让我尽尽地主之谊,好不好?”

    鹿慧也是此意,自听了公孙雯之事,心中一阵难受,但是相反,也给了自己追求白衣郎君的机会,故极力挽留说道:“是呀,郎君哥,就多呆一日吧,也好歇歇脚。”

    饭后,已是晚时,太阳西下,黑夜来临。

    鹿慧来到白衣郎君的房间,见门开着,就直接进去了。

    白衣郎君见是鹿慧问,“鹿大小姐来此,想必有要事了。”

    鹿慧支支吾吾的,毕竟,一个女孩子大半夜来到一个男孩子房间大为不妥,稍稍有些有违妇道的观念,毕竟,男女授受不亲,可是,白衣郎君是自己所喜欢的类型。虽然说,他心有所属,可是,自见了他,自己不知为什么,视线老是转移到他的身上,并且关注他。

    “也没事了,就是来看看,郎君哥,你还适应这里的环境不?”

    “很好的,我一个流浪江湖的,谈不上适不适应这个问题,实话跟你说吧,我一般都是在山洞过夜的,所以,我很适应这种环境,真的。谢谢鹿大小姐关心。”

    “别一口一个鹿大小姐的,这样生分,叫我鹿慧或慧儿就可以了。”

    玲玲洗漱了一下走了进来,见到鹿慧忙问好“鹿大小姐,你有事?那好,我待会再来。”

    “没事没事,我就是来看看。对了,玲玲,你是怎么和郎君哥认识的?”

    玲玲微笑了一下说道:“我爹是中山寨的总管,奉峰,白公子是中山寨的寨主,所以,理所应当就认识了。”

    玲玲这样做介绍,鹿慧心中所有的顾虑打消了,原来是这样啊。那么,怎么会到此?看他们,身体还有伤,这是什么情况。细细想了想,明白了。问道:“郎君哥,你们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白衣郎君知道,玲玲已经将事情说破了,再想隐瞒,看来,多此一举。“不瞒你说,我们是遇到了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