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面虎听到绿凤这样的责问,感到有戏,明明是刁难自己,但觉的不是这层意思,而是反意,犹如受宠若惊的那种感觉,天呀,我没有听错吧。

    “只要你喜欢,我立刻去办。宝贝儿,你就等着入我布置的洞房吧。”

    说着一溜烟跑的无影无踪了。

    绿凤知道,他的手下众多,布置一个房间,就是分分钟的事,无需太多的时间。看着笑面虎满心欢喜的样子,绿凤越发讨厌。

    回到房间,依然清静,但是感觉少了以往那些温暖。好像变的,跟以前的那种感觉大不相同。这是什么原因,绿凤疑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顿时心里空落落的。

    一个时辰后,笑面虎高兴的走了进来说到:“娘子,我们去看看新房怎么样,看,哪个地方还需修饰。”

    对于笑面虎的问题,绿凤真想说他一顿,作为一个大男人,这点主见都没有,真是服了他了,再说,布置的好不好看关自己什么事。不过能理解,他的这种心态,也好,自己去再给他出出主意,我就不信,累不死他。

    房间被装饰的极为上流,看着着实舒服,但是,就是有那么一种别扭劲让自己极为愤怒。越是顺眼就觉得越是生气。

    指着一块红纱绸说到:“看看这,颜色都掉色了,摆到上面干啥?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难道就没有一个人看到?我怀疑,你们长眼睛了没有。”

    笑面虎看了看纱绸的呈色,没有掉色呀,只不过稍稍颜色与其它不同罢了,觉的绿凤是不是故意的。但是,即便是故意的,自己又能如何,罢了,大婚将至,就随她意。

    说到:“娘子,依你之见,该如何处理?”

    绿凤毫不客气的说到:“全部给我扒了重新装饰,没的商量。”

    说着就要离开。

    笑面虎忙拦阻说到:“用不着这么夸张吧。”

    “你要想今晚与我安安稳稳的成亲,那你最好听我的。”

    笑面虎无奈,只好顺应。

    绿凤坐在凳子上,静静的想着,要想顺利逃脱这次婚姻,就必须与笑面虎成亲。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摆脱这个让人厌恶的家伙。

    夜晚很快就到了,绿凤无奈的换上了新娘装,高高兴兴的拜完堂与笑面虎携手进入了洞房。

    笑面虎没有去陪外面的客人,而是呆在房间看着绿凤久久不愿离开视线,看了好一阵子,越看越喜欢,忙端起了酒杯,与绿凤调起了情。

    “娘子,今日是我们的大婚之日,你知不知道,我等这一日,可是十年有余了,终于,如愿以偿了,可谓,有情人终成眷属。娘子,端起这杯酒,我们喝了它,那就是真正的夫妻了,娘子,请。”

    谁跟你是有情人,绿凤在心里骂着。又对笑面虎的举动讨厌,不出去招呼大家,他到好,锁在房间来这套,真是讨厌至极。

    “你先别急着做这些,为了我们以后,与大家和睦相处,你最好现在立刻马上出去,给他们敬酒去。”

    笑面虎不愿意的说到:“没有这个必要吧。”

    “相当有必要。你去不去?”

    笑面虎想着洞房花烛夜,怎能大量饮酒,要是与他们敬酒,岂不是喝的烂醉如泥,到时,还怎么入洞房?

    想到这,他决定,坚决不去。

    “娘子,咱不去不行嘛。”

    “不行。”

    “咱去了,喝醉了,就不能入洞房了,你不就落单了嘛。”

    “日子常常在,不差这一天。”

    笑面虎觉的有道理:“也是,好吧,这就去。”

    看着笑面虎出去,闷在心里那股倒霉气,算是长长出去了。

    两个时辰后,笑面虎醉熏熏的东倒西歪的来了,嘴里不停的喊着,娘子我来了。

    原本睡得迷迷糊糊的绿凤,听到声音即刻从床上爬了起来,见到笑面虎的样子开心了。想着,自己要是再给他加把劲,笑面虎便会被自己彻底撂翻,自己就可以安安心心的睡一个好觉。

    想此,扶起站立不稳的笑面虎,端起酒杯说到:“夫君,来,咱们喝交杯酒。”

    笑面虎已经喝大了,恩了一声说到:“我不能再喝了,否则,我上不了床了。”

    绿凤直言不讳“上不了床最好了,省的我动手扁你。”

    “你你你,,你说什么?怎么,你还扁我?”

    “当然,你上不了床,我不扁你扁谁。”

    笑面虎乐了,呵呵呵。

    绿凤借机端起酒“来喝,咱们喝交杯酒。”

    说着给了笑面虎一大碗。

    笑面虎迷迷糊糊的,见到茶碗盛酒,虽是视线模糊,但还是能区别开来,是茶碗还是酒杯。

    “这么大碗呀。也太大了。”

    “就是这么大,不然不刺激。来,废话少说,喝酒才是正事。”

    绿凤端着酒,见笑面虎有意推委,便自己喝了起来。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激起他的男子汉主义。有此,他不醉才怪。笑面虎看到绿凤自斟自饮,这不是怪自己嘛,出于面子,端起大腕酒,像喝水一般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了,喝下酒后,头晕眼花,翻了个白眼倒地醉死了过去。

    这样的结局就是自己想要的,目的达到了,自己可以无忧无虑的好好休息了。

    到了半夜,鸡鸣时分,迷迷糊糊感觉,有只大手在自己脸上轻轻的抚摸,那道劲让自己皮肤发痒,由此醒了过来。心中一惊,不好,笑面虎这家伙醒了。猛然坐起身说到:“你要干什么?”

    笑面虎淫笑的说道:“你说呢,娘子。”

    绿凤自然懂的,支支吾吾的说道:“我的身体有些不舒服,还请夫君谅解。”

    笑面虎此时此刻的心情,就像饿虎扑食,那管绿凤的身体状况,来个霸王硬上弓,扑向绿凤。

    绿凤生气,一个嘴巴子打了过去。

    笑面虎没有防备被绿凤打中了,那个劲道足,但是,笑面虎并没有在意说到:“够辣,不过喜欢。”说着又扑向绿凤。

    绿凤着急,只能以武反抗,但是,手无兵器绝对不是笑面虎的对手,十几招就被笑面虎控制了。

    笑面虎乐不拢口的说:“看你还有什么花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