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面虎控制了绿凤得意洋洋,看她还能怎么逃脱,乖乖的顺从我。淫笑着说到:“娘子,现在有何想啊,再是挣扎,也不会逃脱我的手掌心的,所以,就依了我吧,不然,我会霸王硬上弓的。”

    听到笑面虎的言语,惊心触目,没想到这个家伙会来这套,想反抗但无能为力,脑袋随即转弯,既然武的不行那就来文的。

    对于这样的局面,必须以柔克刚。

    “夫君,不要这么着急嘛,人家还没准备好呢。”

    笑面虎哪肯听,“你哪是没准备好,你是不想与我同床共枕的借口罢了,我才不信你的话。”说着硬要往绿凤身上压。

    绿凤坚持着反抗,她知道,要是再这样下去,自己最终会失去力气让这家伙得逞。想此,必需想个法子,不然,很难摆脱魔爪。

    说到:“别急,让我起身把衣服脱了。”

    笑面虎狠狠地将绿凤的身体控制住,不让她有丝毫逃脱的迹象。听到绿凤说这番话,激动,顿时像中电般僵住了,不知说什么好。

    “夫君,你这是怎么了?你压的我好疼。”

    此刻,笑面虎才悟了过来,奥一声忙松手了,期待绿凤脱去衣服与自己同床共枕恩恩爱爱。

    绿凤速然起身,下床奔向乌金剑。

    乌金剑在门背后,挂在墙角处,挂在此处,就是为了方便取它,没想到,笑面虎突然袭击,给了自己措手不及。

    挥剑在手,再也不用害怕笑面虎了。

    见到绿凤突然离去,迷感不解,眼中出现乌金剑的影子时,明白了,原来,是为了取剑。要是让她拿到剑,就等于大势已去。着急,想阻止但已来不及。

    绿凤历声说到:“你给我老实点,不然,叫你碎尸万段。”

    见到手持利剑的绿凤,笑面虎万不敢造次,因为,领教过她的厉害了。

    嘻笑着说:“娘子,你这是何意呀,你不是说要脱衣吗?怎么,又改主意了。”

    “姑奶奶说了,身子不舒服,可你呢,像个畜生一样,还要霸王硬上弓,试问,这是尊重我吗?”

    绿凤想臭骂笑面虎一顿,但是,这样解决不了问题,要想顺利脱身,就的好好的利用这个家伙。有此原因,就的软硬兼施,故说出那些话。

    笑面虎切合实际细想后,与绿凤争执,想辩个高低,只能将事情恶化。“既然娘子身体不适,那就再等些时日。娘子,你息怒,消消气。”

    嘴里这么说,心里还是想着,明的不行,那就来暗的。

    为了防备笑面虎,绿凤说到:“你现在给我出去。”说着看了外面。外面已经大亮,此时将他赶出去,也不会引起他人的注意。

    笑面虎面和心不和的出去了。

    笑面虎已走,绿凤终于放心了。接下来,考虑的事情就是如何脱身。对于这个问题,又是急不的,只能随机应变。可是,笑面虎定会像跟屁虫似的,想摆脱他定是不易,不过,相信有机会的。

    这时,外面传来脚步的急促声,看来,是要出发了。

    绿凤走了出去,见到他们积极集结,看来,真是出发了,可是,为什么没有人通知自己呢,难道,此次行动并没有自己?不管什么情况,去了再说。

    独孤剑看了自己的得意属下相当满意,说到:“这次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因为,我们有着绝对实力。”说着话看到绿凤又说:“你怎么来了?”

    绿凤知道,此次回答,关系到自己的计划能不能顺利进行,想了一下说到:“回禀宫主,这些日子我苦思冥想,知道了自己的不足之处,所以,想借这此机会,好好的展现一下自己,弥补我的无知,希望宫主准允。”

    听了绿凤的话,心里总算是舒服了,看来,她并不是顽固不化,而是朽木可雕也。

    “好,孺子可教也。那就一起走吧。”

    白衣郎君几人告别了鹿会空赶往了滁州,但是他们不知道,有一伙人已经同他们一起,赶到了华玲玉的秘密基地,只不过时间有差异,他们几个迟到了。

    一路上,绿凤反复在琢磨自己怎么样才能顺利逃脱,好几次都想一走了之,可是,独孤剑有意无意的,在自己看他时,他的眼神似乎一直在注视着自己,这让自己不敢轻举妄动。再三的犹豫不决,不知不觉到了华玲玉的秘密基地了。

    此刻,华玲玉正在给子云子,清苦大师,无己老人做最后的诊断,要是别无症状,无需在服药。没想到,诊断结果与自己料想的基本吻合,接下来,便是静静的休养生息即可,虽是这样的结果,但是,人还是不能清醒。

    欢乐七身对这样的结果疑惑,颜果卿问:“大师,他们以后不会就这样吧?”

    华玲玉犹豫一下说:“就看他们自身的调解了。”

    此刻,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华玲玉听的清楚说到:“来了不速之客,大家小心。”

    颜果卿说:“不知是什么人。”

    华玲玉说:“能到此,定是不简单。”

    大伙走了出来,面前已经被五十多人围的水泄不通。看装扮,从来没见过。

    华玲玉说到:“你们是什么人,敢乱闯禁地。”

    独孤剑见到华玲玉气质未减,风姿依旧,看来,她是内力充盈。但是,在她问自己的话中便知,她是不知十几年前的那些事了,也是,当时自己是黑衣人,要她想起真是神了。

    “你个露天平台,谁人不知。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听他话,他们熟知此地了。可是,此地隐秘,是谁泄露了此消息?

    既能来此,定是有原因的,是什么原因?罢了,不去想。

    “这里不欢迎你们,你们速速离开。”

    “呵呵,俗话说的好,既来之则安之,岂能轻易离开。”

    看来,他们是有备而来。

    “你们来此是为何事?”

    “是为何事?问的好,告诉你也不妨。把六门约的人交出来。”

    “原来如此,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

    “看来,你是不配合了?”

    “废话。”华玲玉语气硬朗。

    “既然这样,那就不客气了。”

    说着提气冲向了华玲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