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利用人多势众,逼迫华玲玉交出六门约的残余实力,但是,华玲玉怎能屈服,于是两人打斗了起来。

    独孤剑没有使出幻影大法功,而是他的最厉害的功夫,形刀手。就是此功,也让华玲玉吃力。

    华玲玉的袖手飞丝功夫,是藏在袖口的花线,它们出击,就如一根硬棒棒的直针,直刺对方而去。

    而独孤剑的形刀手快如闪电,一一将击来的八根硬线一一击破。即使如此,那八道线丝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停止攻击。

    八道花线直击自己而来,攻击目标,双肩,双腰,双腿,还有双脚。

    要是击中,定会身亡。独孤剑急中生智,没有采取硬碰硬,而是临空跃起一刀而下。

    即使自己的武功厉害,这招也不能大意。看得出,这招厉害,稍有差吃定会被攻击。

    一刀而下,为的就是将袖丝斩断,但是,事与愿违,没能成功。不过,顺利的躲过了攻击。

    花线没有攻击到独孤剑,攻击到了对面的石丘,深深的刺了进去,随着花线的收回,石丘完完整整的被切割了下来,就如一个石球砸向独孤剑。

    独孤剑还在空中,见之情况心有担忧,不过佩服,说到:“好些年没见,进步不小啊。”

    说着一掌打向了石球,一声巨响后,石球碎了,碎石满天飞。

    几十招已过,独孤剑感觉到,要想对付华玲玉,形刀手已经不是她的对手了,除了幻影大法功,无法制服她。

    通过几十招的教练,华玲玉得知,来者就是独孤剑,看此招式,他的形刀手并非是自己的对手。他忽然停手,看来,是要出绝招了。

    有了白衣郎君的介绍,得知,独孤剑接下来就要出幻影大法功了。要是不然,他的目的很难达到。对于幻影大法功,想来很是厉害,不然,六门约的人就不会遭此横祸。

    即便如此,也不能让他的阴谋得逞,哪怕,拼上性命,在所不惜。

    独孤剑对华玲玉的袖手飞丝很是佩服,要是自己没有练就幻影大法功,今日,必败无疑。

    “我最后再问你一句,你交与不交。”

    “我也最后告诉你我的决定,坚决不交,你死心吧。”

    “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好,我成全你。”

    说着话,提气一时,瞬间不见,消失不见了。

    而他的行踪幻影,华玲玉几乎是看的清楚,但是,在别人眼里,独孤剑不知所踪。

    欢乐七身四处展望,毫无线索。

    颜果卿自语“华大师,他去哪了?”

    还不等华玲玉开口回答,独孤剑已经扑到了自己的面前,一只大手狠狠的推至而来,要是中招,部位正好是心口,其结果可想而知。华玲玉,双手急收,接着,袖口对准击来的大掌,像针刺了过去。

    独孤剑急收掌,瞬间消失,然后绕到华玲玉身后,一掌又打了下去。

    华玲玉牢牢的盯着独孤剑的一举一动,丝毫不敢懈怠,否则,必有危险。

    过了二十几招,最终,由于体力不支,被独孤剑突破了防线,一掌打中了胸口,劲道强足,华玲玉被打翻了在地,连滚十几米远,掉下了身后的悬崖。

    欢乐七身见到华玲玉的处境,忙跑了过去,想拦住,但是迟了。

    颜果卿叫到:“跟你拼了。”

    独孤剑看了颜果卿一眼,便知他们武功怎么样,自己没动手,示意笑面虎打发他们。

    绿凤知道,要是让笑面虎出手,他们岂不是死路一条。自动请殷说:“宫主,我来。”

    “也好。”

    绿凤不出二十几招,就将欢乐七身一一打倒,然后被控制了。

    进了屋内,见到无己老人他们三的样子,独孤剑高兴了,这样的症状跟活死人有何区别。

    “我还以为,他们都是厉害角色,没想到,至今还是这样。既然你们活的这么痛苦,那我索性做个好心人,送你们去极乐世界。”说着就要动手。

    绿凤忙拦之:“宫主,不可。”

    “为什么?”

    “这样做,会毁了宫主的名誉,请宫主三思。”

    对于手无寸铁的他们,独孤剑犹豫了,不错,这样做名声很烂。

    “依你之见?”

    “看他们这样,跟个废人无异。不如,就让他们在此自生自灭得了。无人照顾,相信,不出十日,定会成骨。要是对他们动手,岂不脏了宫主您的手。”

    这番话让独孤剑难以抉择,动手,自己的颜面何从,不动手,眼看着就能易如反掌的彻底除了六门约,这如何是好?难道,绝不能错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时机?

    对于利与弊的情况下,独孤剑想了好久。

    再看他们只是一口气,而无半点功夫存在,想来,绝对构不成对自己一点点威胁。虽说是无毒不丈夫,但是,让自己杀一个毫无反抗能力的人,还是有些不道德。

    “好吧,就依你。”

    笑面虎说到:“宫主,他们一伙怎么办?”

    独孤剑看了欢乐七身一眼说到:“一些小混混,不成气候,但是,又不能把他们留与此,只好将他们带走,说不定,日后会有用。”

    独孤剑一伙收获颇丰满意而归。

    就在独孤剑走后,白衣郎君也赶到了,见到凌乱不堪的场面,给大家的第一感觉,就是出事了。

    衣郎君叫了几声颜大哥,都是没,,,有回应,跑进屋里,空无一人,只有躺着的病号。幸好,他们没事。

    这是怎么回事?

    白衣郎君自问。

    方丈大师,隐山居士看了无己老人子云子清苦大师的病情后,发现他们血脉正常,但是没有清醒的迹象。

    白衣郎君说到:“目前,他们的情况就是这样,只是希望他们尽快醒来。”

    玲玲说到:“奇怪,外面的厮杀竟然不是为了六门约的人。”

    隐山居士“未必,以我分析,他们就是为了他们而来。”

    方丈大师“不错,只是,他们这样的举措,又让人匪夷所思。”

    白衣郎君想想对方的心思,觉的,他们这样做,无非,觉的对他们动手,有违道义故,有所顾及停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