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想了来人不为难无己老人一伙的缘故,觉的,有几点。一是,为了自己的颜面。二是,他们见到无己老人一伙的情况后,觉的他们已是残废,对自己构不成威胁,故,有此动作。三是,来人本不是为了他们而来。

    想想这几种可能,前两者最有可能,因为,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前来。理由是,华前辈的秘密基地是一般人无法随意找到的,看来,对方不但知道此地,而且武艺超人。

    想到这些,明白了说到:“他们见到无己老人这样的姿态,觉的对自己没有威胁可构成,故,放弃对他们的攻击。”

    这样的理解,算是一个理由,既是有其别的异议,但是,这是最为恰当的解释。

    隐山居士说到:“要是按外面的打斗场面分析,他们争斗过程应该很激烈。白公子,这里的情况你很了解,外面争斗的人,你心里应该有数,他们是谁?”

    “是华玲玉前辈,还有欢乐七身。”说着话,才想到他们的安危“难道,他们都遭遇不测了?”

    隐山居士“看阵势,他们必遭毒手了。”

    也是,外面的打斗场面十分气势,想来,对手很厉害,华前辈,欢乐七身定不是来人的对手,要是这样分析看,不错,他们都是凶多吉少,希望他们能逢凶化吉。

    “希望华前辈他们躲过这次危机。”

    隐山居士“问下白公子,华前辈是何人?”

    “就是华玲玉。”

    “华玲玉?听起来怎么这么熟悉,好像在哪听过,但是一时想不起。”说着话,细细想了起来在什么时候见过这华玲玉。

    在十几年前,金鹰教的教主金飞鹰的娘子不是就叫华玲玉嘛,想到这一点,但是不能确定,因为,当时,就是听说而已,却是没见过其人。也许,属于同名同姓。

    十几年前的那个场面,想起就让人感慨。

    白衣郎君“前辈认识此人?”

    “就是觉的熟悉,但是不知在何处听说过。”

    “原来是这样。”

    说着来到外面细细勘察现场,发现在悬崖处有痕迹,相信,肯定有情况,决定下崖去寻一番。

    绿凤一路寻找时机逃脱,要是不然,自己就没有好日子过。

    东瞅西看没有机会。

    夜黑时分,住到了客栈,然而,她的房间却是与笑面虎同住,这使绿凤忍无可忍,在笑面虎还没有进住时,即刻来到了老板面前说到:“给我当另开房。”

    “对不起,姑娘,这不行,是你们头特意交代的,我做不了主。还请见谅。”

    绿凤无奈只好回房再作打算。路经一楼房间时,听到叫声,放我们出去。你给老子安稳点,不然,要你人头落地。绿凤一听就是欢乐七身,便走了过去。

    来到关押房间,门口站立两个守卫,问“怎么回事?”

    “这些家伙不老实。”

    “把门打开。”

    “这不好吧?”

    “打开,出了什么事,我来担着。”

    门打开了,颜果卿叫到:“我们饿死了。”

    绿凤看着面前的欢乐七身,知道这些人都是白公子的好兄弟,要是就这样把他们控制了,白公子定会难过,要是将他们放走,相信,白公子定会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