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凤心情难受,想着怎么样才能逃离,在楼下遇到了欢乐七身,心情矛盾,放与不放。(书屋 shu05.com)不放,无疑,自己的罪行可作实。放了,无疑,深陷其中罪责难逃,独孤剑一定不会放过自己。想了一会,对放与不放这个问题深刻细思,不放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只会助纣为虐,残害无辜,做些惨绝人寰之事。放了,自己虽是逍遥宫的人,但是,自己从此脱离了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就此,可以永远的远离厮杀,远离血腥了。

    守卫说,总管,要是没什么事,我们就锁门了。

    绿凤犹豫不决,不过知道一点,要是放了他们走,自己就会趁此机会跑的远远的,

    想此,极速的将两个守卫打晕说到:“你们赶快离开。”

    颜果卿对绿凤的做法莫名其妙,但是,既然有机会何不跑,哪怕是陷阱。谢过绿凤争分夺秒的离去了。

    而绿凤也离开了。

    独孤剑与其他人急急召开了一个会议,待结束时,笑面虎迫不及待的冲到房间,想与绿凤分享这一令人高兴的好消息,进了门,却不见绿凤的踪影,叫了几声,才发觉,事情不大对劲,疑惑的问,她去哪了?

    逍遥宫规矩森严,要想轻易离开,比登天都难。

    出了房门,走下三楼,来到一楼,发现守卫都被打晕了,看到这一幕,隐隐在心里,有股不妙的情况告诫自己,此事莫不是绿凤所为?

    想到这一层,笑面虎感到大事不妙,速速禀告了独孤剑。

    独孤剑细细分析后,此事与绿凤绝对脱不了干系,下令速追。

    没想到,自己的一个部署,竟然给了这丫头机会,真是大意疏忽了。

    绿凤利用自己的身份,将门口的守卫一一搞定,与欢乐七身远走了。

    其实,再走百里,就可以到达红宵了,此处,正是与那秘密基地遥遥相望。独孤剑想到这一点就是后悔,为何不一路行走,这样,那丫头就没有逃脱的机会了。

    欢乐七身与绿凤跑了好久,颜果卿说到,姑娘,我们还要回原地,不知你去往何处?

    绿凤哪有目的,但听说是原回去,觉的不妥说到:“回原地,我觉危险,你们还是去个其他地吧。”

    颜果卿觉的也是,“那好,我们就走另道。对了,还没有问询姑娘大名呢,我们是欢乐七身,我是颜果卿。”

    绿凤介绍了自己,也得知了对方,算是真真切切的相互了解了。

    华玲玉掉下悬崖,悬崖下面就是王秀红的住所,听到上面有打斗声,就想上去,刚出门,听到上面有声音大喊,声音熟悉是华玲玉,看来,她遭遇了强敌。

    华玲玉瞬间而至,王秀红瞅中时机稳稳的接住华玲玉后,给她把了脉,伤势严重,胸口骨碎裂,将心包紧紧卡死,对心脏造成了停止,目前,是窒息休克状态。要想让华玲玉恢复正常,就的即刻取开心口的碎骨,做到这一点,对于毒圣来说,也不是难事,但是,要耗费自己的真气。即使如此,也的毫不犹豫的出手。将华玲玉摆正位置,与自己对面盘做,双掌对准,掌心对齐,服入真气。

    一会后,华玲玉咳嗽了几声,微微的睁开了眼睛,见是王秀红,想说话,但是不能。王秀红即刻挥手示意,让她静心调息,让自己的内力尽快运行。

    白衣郎君绕了好久,才来到了崖底。四处展望,没有发现一点情况。

    听到外面的声音,王秀红走了出来,见是白衣郎君说到:“白公子,你在这里做什么?”

    白衣郎君转过身见是毒圣高兴了,因为,毒圣的出现,自己又没有发现崖底有任何情况,所以,从上面掉下来的人定会安然无恙。

    “见过前辈。”

    然后将上面的情况说了一遍。“情况就是这样。”

    “从上面掉下来的是华玲玉,她内伤严重,我已经处理好了,就在我的山洞里面。走,进去吧。”

    走进山洞,见到华玲玉在静静打坐调气,心中算是有一丝丝的安慰,但是,没有见到欢乐七身,这使自己大为不安,知其情况,就的有华玲玉告知了,这样的情况,自己只能等待。

    毒圣对白衣郎君的到来,有些疑惑,又见他走路无力,气色差,猜想,一定是内伤在身,说到:“白公子,你的到来,我想,一定是遭遇了别人的袭击,瞧你,走路没力。”

    前辈就是厉害。

    “不瞒前辈说,我们的确遭遇了突然袭击。”

    接着将实情讲述了一遍。

    提起独孤剑,王秀红就是气怒,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不由而然的想起十几年前的那个夜晚,那个夜晚,让自己丢失了自己心爱的孩儿,想到这一点,自己就是心疼。

    看到毒圣的表情,白衣郎君有些不解,不过,自己可以联想到,前辈定是对独孤剑有着深仇大恨。

    “前辈,你没事吧?”

    王秀红平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到:“我没事,说说,你伤哪了。”

    “我也在胸口。”

    王秀红对伤口在胸口特别担心,因为,华玲玉的伤势不的不让她担忧。“来,让我把把脉。”

    白衣郎君理解她的心情说到:“我没事的,前辈不必担心。”

    “我知道你没大碍。”

    说着拉起白衣郎君的胳膊,放在石桌面上细细诊断。经过细诊不再担忧。脉速平稳有序,不烧不冷,内气均匀,绝对的健康,但内气有虚。可虽有虚,但强劲有理。

    他们都是被独孤剑所伤,可结果截然不同,这个问题让王秀红大为疑惑。越觉的奇怪,就越想了解真像。的

    “白公子,你受伤后,没有什么症状?”

    “有啊,我昏迷不醒,一觉醒来,才感觉我背后有一股热流输入我身躯,经过一段时间,感觉筋脉畅通,骨骼回健,慢慢的,我就能站里起来了,越来越好。”

    “怪不的,你内气不够强。”说着从白衣郎君的背上取下了乌金剑细细打量,但是,没有发现任何奥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