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秀红打量着乌金剑却是没有得到任何奥秘,不懂,什么情况才能让它发出热能量。

    “我摸索了半天,就是没能弄明白其中的道理,看来,此剑别致。”

    “不瞒前辈说,这把剑附有一种灵性,这种灵性,我也是受伤之后才得知的。”

    王秀红明白了,怪不得在外表,是看不出什么端倪的,只好无奈的又看了一眼乌金剑,将剑还给了白衣郎君说到:“此剑附聚灵力,看来,我无法掌控它。”

    白衣郎君接过剑插背,看了华玲玉一眼说到:“前辈,不要泄气,相信有一天,它会认识你的。对了,华前辈什么时候可恢复?”

    “我已经给她喂了药丸,现在,受阻的筋脉已通,再加自身的内气调理,相信,很快就会清醒。”

    既是这样,华前辈就无需担忧了,那么,毒圣就可以离开,为玲玲,隐山居士治疗了。

    “前辈,采来的草药可有效?练治出的解药不知功效如何?”

    王秀红走了几步说到:“你带来的草药,十分珍贵,练治出的解药丸自然是上等货。”说着,将一个瓷器罐打开,取出两粒药丸给了白衣郎君说,“这个药丸的功效比起前面的那个药丸的药效强的多,相信,必能解去绿魔大法功之毒。”

    接过药丸,这就说明,毒圣前辈打算不去上面了,要是不去,无己老人一伙的病情,对自己来说就是睁眼瞎,觉的还是上去一趟为好。

    “前辈,无己老人清苦大师子云子,至今昏迷不醒,让人堪忧啊,前辈,你要不上去一趟。”

    王秀红微笑了一下,“他们三的病情我清楚,你不必担忧。到目前,他们三无需再服任何药,接下来,就凭他们的内力调理了,只不过时间会长些。”

    白衣郎君清楚了说:“这下就放心了,只是不知,他们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这个问题我们谁都不能替他们决定,就看他们自己了。”

    这样的结果,让人失望又寒心,可是,又有什么办法。

    急与强求,只能是拔苗助长,结果,都会死亡。

    想此止住了。

    白衣郎君告别了毒圣前辈,回到了上面,将解毒丸给了玲玲和隐山居士,服下后,一股热流暖暖的冲入了全身,感觉很舒服。

    玲玲说到:“寨主,你上哪弄来的药丸,功效挺好的。”

    隐山居士抢言说到:“这药丸除了毒圣能有,他人是不会有这等本事的。”

    “毒圣?毒圣是谁?”玲玲疑惑。

    “我也是听说,毒圣本人我也没见过。关于这个问题,还需你们寨主解答。”说着话,明白了,白衣郎君已经见到毒圣了,要不然,就不会带回解毒丸了。“白公子,毒圣在哪?我想见见她。”

    白衣郎君知道,有了解毒丸,是谁都能猜想的到,毒圣前辈就在此处。隐山居士的提问也是合情合理。要是不告诉他,定会遭到他的疑惑,与其误会,不如实言相告。但是,毒圣前辈要是想见他们,也就不会推辞不上来了。不管怎么说,自己的实话实说。至于能否见到毒圣前辈,就看毒圣前辈愿不愿意。

    “毒圣前辈就在崖底,她还救了华玲玉前辈。”

    华玲玉?

    大家都对华玲玉的遭遇很是不解。

    要是按年限的推算,一般人不会对她构成威胁的,要是这样分析,对手的确强大,那么,是何许人也?

    方丈大师说:“华玲玉的武功非比寻常,要是没有过硬的功夫,想对付华玲玉,我想万难。”

    白衣郎君有些懵然:“大师之意是?”

    “我刚才看了打斗现场,发现此功就是袖手飞丝,如果猜的不错,华玲玉的绝技就是袖手飞丝。”

    袖手飞丝之功,是江湖一等一的武功,也是武林八大高手之一的奇功,要是这样理解,华前辈就是江湖传闻的八大高手之一。自己苦苦寻觅,没想到,她们就在自己眼前。

    只可惜,寻到了,而他们却是又遭横祸,想到这一点,觉的,是不是自己连累了他们。有此感觉,心里很难过。可是,恶人不除,武林永远都是你争我斗,再是有牺牲也的一如既往的进行下去,否则,恶人继续作恶,危害江湖,到时,遇害的可就不止这些人了。

    “大师分析的没错,我也看过现场,只是不知那些痕迹就是袖手飞丝留下的,可见,他们斗的是多么激烈。要是大师不提醒,我想,我永远也不会获悉,此功就是江湖传闻的奇功,袖手飞丝。这样也好,又让我寻到了一位绝世高手。”

    方丈大师:“看来,白施主一直在寻找江湖八大高手,但是不知,你寻他们的目的何在?”

    “不瞒大师说,把你们聚到一起,就是为了铲除逍遥宫的一切实力,而现在,又有义泉的帮忙,独孤剑更是如虎添翼,义泉,我们都知道,他的绿魔大法功,已经练的炉火纯青的地步了。独孤剑,他的幻影大法功也是练止最高境界了,只是差些火候罢了。他们两人狼狈为奸,臭味相投,试问,我们谁能敌。”

    大家理解了白衣郎君的心情,表示支持,可是,虽然找到了,但是,他们各个又遭遇了不测,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联手一致对外。

    方丈大师说到:“独孤剑义泉两个贼寇,都是顽劣凶残之辈,又是懂得攻略心计,我们少不留神,就会正和他意,正中下怀。我提议,我们应该暂时与世隔绝,待到实力充盈之时就是老贼的葬日之时。”

    这样的提议固然好,但是,待到自己的武艺提升时,那时,敌人的实力更巩固,更难对付了。

    隐山居士不同意的说到:“这样,我觉的不妥,无疑,是给敌人了充足的时间准备,而我们,就是坐以待毙,这个提议我持反对。”

    隐山居士在方丈大师的调理下,一个多月,身体恢复了健康,内气充盈,武功提升了一个台阶,在心里,时刻想着报仇雪恨,要是让他呆着,必杀了他还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