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呀,看书不让留言了,禁言了,呵呵,,。。。。。。。。。。。。

    想此,绿凤果断的走了出去。

    说到:“回去可以,不过,答应我的条件就回去。”

    长枪鲁一手“什么条件?说来听听,只要是我们力所能及的。”

    “是的,你们每一个人都能办到,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我很疑惑,但就是不能确定,因此,我的求助于你们了。”

    黑虎使者不耐烦的说到:“有什么问题就直说吧,别拐弯抹角的。”

    “痛快。我想知道,你们能这么快的追赶到我,你们用了什么办法,难道,你们会飞檐走壁?”

    长枪鲁一手嘴快,没有顾及什么不利因素,说道:“我们是随着一种气味而来的,没想到吧。呵呵”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们的速度之快,看来,是自己疏忽了,不过,这样的事情谁又能察觉呢。

    自己闻了闻自身带有的香味,但是,这种气味从自己懂事以来,就有的特别味道,没什么不妥之处。要说他们凭借这香味,看来是在情理之中。

    想想这香味,是不是天生的,有了疑惑。再按另一种解释,这种香味定不是天生的,而是有人为之。

    对于这两种解释,没有定论,只好不去再找寻答案去理解它。

    “真的假的?我怎么没有任何察觉。”

    “要是你察觉了,那我们岂不吃苦头了。”

    “听你这话,好像,我身上的这种味道是你们特意培植的。”

    “哎,聪明,不瞒你说,在这次行动时,宫主,就对你不放心,所以,在你的衣角放了香料,当然,你是不会发觉的,因为,我们有另一种香精。用法嘛,很简单,就是涂在鼻子上。”

    绿凤听的稀奇古怪,什么跟什么呀,原来,不是从小配制的,明白了,要想识别自己身上特有的香味,就的配制另一种香精,抹在寻自己人的鼻子上,这样,他们就会闻到自己身上发出的味道。啊呀,真是佩服这个独孤剑,还有这一手。要是他,不是一个生性残暴的人多好,相信,逍遥宫定会被江湖门派所认可,最终,在武林中独占鳌头,可惜,,,,,

    “原来,你们早有准备,看来,我的决定是正确的。谢谢你,鲁一手叔叔。”

    “这么说来,你是变卦了?”鲁一手着急。

    “我不得不改变主意,我不能容忍这种手段。试问,一个让人每天都监视的人,她的存在还有意义吗?”

    逍遥一郎听到宫主这样对待绿凤,心感同情,可是,按宫主的心理来判定,宫主没有错,防范于未然,这是很正常的处理,在心底,支持宫主。但对绿凤有这样的举动,看来,她是不愿意嫁给笑面虎了,要是不然,她绝不会如此的。在心里,又默默支持绿凤,她的所作所为。

    想着这一切,没有多言,对绿凤刚才的言词表示赞同。因此,那种敌对态度顺然消失了。

    黑虎使者说道:“你要是不和我们回去,剩下的,就是兵戎相见了。”

    “那是当然,难道,还有别的说法吗?不过,我是不会怕你们的。”绿凤言语气势,黑虎使者和长枪鲁一手都是微微一颤,好像站立不稳,向后一退。

    黑虎使者虽是心有惧怕,但是,那种视死如归的精神不能丢弃。“别忘了,我们已不是从前了。”

    绿凤冷哼几声说道:“你再是厉害,我的凤凰剑法,也会让你身首异处,你信不信。”

    当然了,她绝不是口出狂言,因为,见识过她的本事。宫主的青红剑发那是独步江湖,为所欲为,而她的凤凰剑法,又是在青红剑法的基础上精益求精,毫不夸张的说,宫主也不是她的对手了,何况是我们。

    想此说道:“我信,可是,你这样违背宫主,就是逍遥宫的叛徒,所以,我们不可能在你的威慑下就此放过你,除非,你杀了我们。”

    说着,用气摆动胳膊,瞬间,两袖各飞出两枚暗标飞向绿凤。

    绿凤从背把剑挥动,呈一字型在眼前,将飞来的暗镖霎眼间,如刻在乌金剑上不动,然后一挥剑,暗镖飞向了反方向,攻击黑虎使者而去。

    随着暗镖在乌金剑上兵器相克发出的微弱火花,黑虎使者分析,不好,暗镖飞向了自己,忙躲闪在一边逃跑了,再不跑,定是小命不保,再说,自己的目的也已达到,到了宫主那,也好有个交代,故,撒腿就跑。

    看着跑的没影的黑虎使者,长枪鲁一手看向了逍遥一郎,看他有何动作。然,逍遥一郎也是注视着自己,分明在说,你走不走。如此判断,长枪鲁一手只好不再牵强,忍怂。说道:“人家都已经跑了,我们还在这死磕有什么用。”

    逍遥一郎早就想离去,长枪鲁一手这么说,正好是顺水推舟,“走吧,回去复命去。”

    看着远走的逍遥一郎他们,自己总算是找到了被跟踪的缘故。

    瞬间脱下外衣,上下左右摸了个遍,就是没有发现任何香料存在,这是怎么回事?脑袋里面又多加了几十个问号。

    只好穿衣打扮一番继续行路。

    而欢乐七身一路急行,还是没有摆脱笑面虎尹馨刀客的追击。他们被围困于一片空地。

    此时,正是天明时分。

    颜果卿一伙跑了一夜,实在是无力前行,面前是一片空地,四面都是山脚环绕,再是前行,也要经过座座大山,才有出路。面对这样的环境,又见大家疲劳,只好歇歇脚,也好爬山,刚坐下,就听得急促的脚步声把他们已经包围了。而被人跟踪,他们丝毫没有察觉,这样的情况,属于,完全处于毫无防备状态下,大家都很惊讶,这是什么情况?

    一身说到,大哥,我们这样隐秘,都能被追查到,看来,那个娘们出卖了我们,不然,他们怎么会追来。

    颜果卿”那么,她的目的又是什么?“

    ”对呀,没理由呀,这说不通。“颜真卿不愿意接受这种理论。

    ”不管怎么说,是她给了我们机会,即使是一个阴谋,我们绝不能有怨言。“

    ”你们咿呀啥呢,要死要活给个答案。“笑面虎叫着说。

    ”此话怎讲?“颜真卿问。

    ”想活命,跟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