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王秀红的面容,绿凤感觉面前的妇人也就三十出头,于是称呼姐姐。

    王秀红见到绿凤的颜质胜是喜欢,要是成了自己的儿媳妇那该多好,可惜儿子不知所踪。

    “没有打扰,倒是你,是怎么来此的?绿凤,嗯,好名字。”

    绿凤对这个问题不知怎么回答,要是如实相告,定会引起误会,要是不说实情,还能平安相处。

    想此说到:“我也不知道,顺着山底的小道,就绕到这里了,没想到,遇到你了。”

    听她说,也是一种缘分,罢了,不去追究她的来意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既然如此,就请里面坐。”

    来到里面,见到躺在石床上的华玲玉,心里紧张了起来,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她,看来,此处就是悬崖崖底。

    心里问,我怎么又绕回来了。

    见她气色正常,想来伤势已得好转,心里不再难过,是个让人欣慰的信号。

    见到绿凤的表情后,王秀红觉的她有什么事隐瞒,见他见到华玲玉后,表情大变,是不是与华玲玉受伤有关。

    “绿凤,你这般紧张,是不是因为这环境不适?”

    绿凤突然间觉的,自己的表情让她读懂了,但是不明白她的话意,难道,是在有意试探?还是有意提醒。难不成,是在暗示要我自己主动说出。

    绿凤有些琢磨不透,但是有一点,自己很清楚,既然她救得此人,又是在悬崖底安家,看来,她们认识且关系非浅。

    “不是。”

    “奥,那就好。可是,你的表情瞒不住你的内心深处,我觉得,你有事。”

    绿凤很惊讶,是遇到了高人。

    告不告诉实情,自己难以抉择。

    这个问题再一次上演,真的是把自己搞的左右为难。

    告知,事情的结局截然不同,不告知,待他们知道真像时,便将自己打入万丈深渊,毫不夸张。

    如何才是正道,让自己好个为难。不过,既然是自己所做的,就的肩负起责任,推卸责任是不可行的。

    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鼓足勇气说到:“不瞒姐姐说,我认识她。”

    “我看出来了。”王秀红微微露出一丝笑意。“要是猜的不错,她受此重伤,你是脱不了关系的,只是,你的武艺不可能将她伤害,而是另有他人。不知,我说的可否正确。”

    绿凤佩服面前这个姐姐,也就不再有所隐瞒。

    说到:“姐姐就是厉害,你说的一点不假,此事确实与我有关。”

    王秀红说到:“你也别再称呼我姐姐了,其实,我的儿子跟你年龄相差无几,都比你大几岁。就称呼前辈好了。”

    绿凤一惊,完全看不出,呀,太佩服她了,皮肤保养的如此胜好。

    “真的吗?让人难以置信,前辈厉害了,敬佩呀。”

    “过奖了。既然此事与你有关,我想听听详细情况。可否?”

    “可以。其实,她是被独孤剑所伤的。”又是这个独孤剑。

    此地极其隐蔽,外界之人根本无法找到此地的,可是,他们却是轻而易举的就来了,这个问题,足以说明,他们事先熟知此地路线。可是,此地除了华玲玉,还有白衣郎君一伙,就无人知晓此处了,为什么,独孤剑晓得此处?

    想此问道:“你们是怎么来此的?”

    听此问题,绿凤想起在红宵见到的那个宏大镖局的弟子。看来,此处的信息是那个家伙告知独孤剑的。

    想此,把遇到宏大镖局弟子的一事告知了王秀红,说到:“我觉的,泄密此处的消息十有八九,就是宏大镖局传递过来的。”

    宏大镖局,王秀红想不通,他们是怎么得知此地的。

    对于这个问题,是复杂性的,想撸清它的缘由,真的费些功夫了。

    罢了,既是需要时间,就不去想它了。

    “绿凤,我听你在江湖上的种种恶劣行为,在江湖人的眼里,你就是一个无恶不做十恶不赦的女魔头,这次,你又与独孤剑和手,将华玲玉她们搞得落花流水,算是大功告成。本可以在红宵,此时此刻欢庆你们的丰功伟绩才好,可是,你为何又返回,这让人匪夷所思,难不成,你是来此打探华玲玉踪迹的?”

    王秀红这样的理解,合情合理能理解,不过,这些都是自己不相知的情况下,独孤剑一手策划的,目的就是把自己的名声搞臭,让江湖门派中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的恶行。煞费苦心,用心良苦,算是他的阴谋得逞。如今,自己彻底的明白了独孤剑的阴谋,恨透了独孤剑。

    想此果断的说到:“我不是来打探的,实话说,我到此,实属误打误撞。至于我在江湖上的种种劣迹,其实,都不是我自己所为,而是,独孤剑另行安排的,目的,毁我名誉,让我臭名远播,依赖逍遥宫,一心一意效忠逍遥宫。但是,我厌倦血腥,更不愿意滥杀无辜,我见华玲玉掉下了悬崖,欢乐七身被抓,心中难受,于心不忍,便和他们一起逃了出来,路途遇到了追击,不知不觉就来此了。”

    听此言,再看表情分析,看来,她不像在说谎。

    “既是这样,我相信你。”

    绿凤谢过王秀红走到了华玲玉跟前说到:“王前辈,华前辈什么时候可以恢复。”

    “还得需要些时日,不过,很快的。”

    有了这样的消息,绿凤心里稍稍平复了。

    玲玲,隐山居士服了解药,突感不适,不过,经过一阵子的折腾,毒血吐出,又经几个时辰的恢复,身体从没有力气到了强劲有力,完全恢复了。

    身体健康了,这样的高超医术,堪称华陀在世一点不夸张,因此,即刻就要见到这位威名原著的毒圣本人。

    这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高人,真让人拭目以待她的容颜。

    玲玲满怀信心的说到:“寨主,带我们去见毒圣前辈吧。”

    白衣郎君有些为难,看毒圣的态度,分析,毒圣前辈现在还不想见他们,要是我们贸然前去,势必,毒圣前辈定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