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白衣郎君的参战,对自己来说,给了不少的压力,感觉体力不支,要是再坚持,定会一败涂地。于是及早脱手,省的脱不开。

    身子一斜,猛用劲,轻松脱离了红袖。红袖用力强劲,在独孤剑摆脱后,红袖直插对面岩体,顿时,一声巨响,红袖入了岩体,就像两把尖刀直插里面,深入足有一尺。待红袖收回,岩石上面留下了痕迹,果然名不虚传。

    众人大惊,都是瞠目结舌,佩服有加。

    独孤剑回到黑虎使者一伙身旁,说到:“今日领教红袖神功,真是刺激,没想到,名不虚传呀,佩服佩服。”

    白衣郎君同王秀红落地站稳后,王秀红说到:“过奖了。不过,我所做的,都是为了你。这些年来,总算是没白费功夫,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呀。”

    独孤剑呵呵两声说到:“这样就好,有长进。看来,日后我不会寂寞的。哈哈哈,有人陪,很好。”

    白衣郎君气脑说到:“独孤剑,你杀了玲玲,我与你势不两立,我要你血债血还。”

    独孤剑得意说到:“好啊,我等着你。不过,我劝你,还是练好身手再说吧,省的白白送死。到时候,江湖传闻,又说,我欺负一个晚辈,失了尊卑,这个名头,说实话,我可当当不起。”

    说这番话,目的是尽快离开,因为,时局对自己十分不利,没想到,此时此刻,竟有这么多高手齐聚,如若处理不当,便会一败涂地,甚至命留与此。这等考虑是好不夸张的,因此,只要离开就是最大的胜利。故将白衣郎君激怒,他动手,反之,别人便会阻止他,让他稍安勿躁,这样,就可以毫无悬念的大摇大摆的一走了之了。

    有此精准的分析,完全出于,他不是自己的对手,大打出手,而他身边的人定会反对白衣郎君与自己血战到底,所以,这样说,准能安全的离开。

    白衣郎君对独孤剑话十分气恼,真想和他血战到底,但是,他的行动被王秀红阻止了说道:“白公子稍安勿躁,老贼这是激将法,目的就是要你与他决战。”

    方丈大师说道:“老贼罪孽深重,我们联手将他拿下岂不更好。”

    隐山居士也说:“对呀,今日遇到此贼,可谓千载难逢,绝不能让他逃脱了。”

    王秀红说道:“是呀,的确是个好机会,可是,你们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充其量也就顶上一人,而他们,各个虎狼,没有一丝伤害,且精神充足,我想,要置于独孤剑死地,恐怕很难。”

    隐山居士“要你这么说,难不成,放了他们。”

    王秀红“也不是说放了他们,而是,我们的确对他无能为力。虽说这是个峡谷,高山峻岭,可是,两侧凸凹不平,绝对是个逃走的好条件。要说,他们三或许没有这个机会,但是,对于独孤剑而言,轻而易举。所以我说,大家都是伤痕在身,与其与他做无果的事情,那我们还白白浪费力气有何意?”

    听了王秀红的此番话,大家都是不甘心,觉得,王秀红之言,言过其实,标准的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隐山居士对独孤剑那是恨之入骨的,每每想起对自己施行的那种残害的痛苦,就想把独孤剑活吞细嚼了。而今,机会难得,哪能轻易让他走掉。

    “不管怎么说,今日,我们联手,与他一较高低。”

    方丈大师“话虽如此,也不能至于独孤剑于死地,与其这样,倒不如让他们走。”

    “方丈大师,你就是这样,善恶不分。”

    “阿弥陀佛。”

    王秀红“白公子,你有何想法?”

    白衣郎君想了很久,也看了周围的地形,不错,今日想置于独孤剑死地,看来很难,与其不能达到目的,何苦再做呢。也罢,看来,今日不是他的终日。

    “既是没有把握,再跟他耗下去也就没有意义了,不如让他们走。”

    “这可不行,别忘了,还有好多人在他手里呢。”隐山居士急言。

    “这个问题何尝没有想过。不错,今日要是将他拿下,被他抓获的人就会一一要回,可是,怎么做才能将他拿住呢?四处都是凸凹之地,想逃走,我想,对于独孤剑,轻而易举。”

    “这么说,我们拿他没法子?”

    “也不是,或许,我们现在不是捉拿他的时候,可以说成是时机不对。”

    听着他两的争执,王秀红对逍遥一郎和独孤剑尾随一处不解。短短几日,怎么有了这么大的变化。

    “好了,你们不要争了,再争下去也是无果。来,说说逍遥一郎是怎么回事。白公子,你说。”

    “这个问题说来话长了,我也想和前辈细细谈下此问题,这样吧,回去了,我们再商讨此事,前辈你看可行。”

    王秀红知道,白衣郎君不说一定有原因,看逍遥一郎的行动,完全是独孤剑一伙的,见此情况分析,或许,他是不记得以往的事情了,由此,白公子不说的理由就凸显出了,原来,是要自己为他医治。

    “好,就依你。”

    “前辈,绿凤与你出来,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你们认识?”

    王秀红笑笑说道:“不认识。不过今日,多亏这丫头了,不然,华玲玉可就遭殃了。”

    大家疑惑,这又是哪一出,不解,一头雾水。

    白衣郎君“前辈,你能说详细一点吗?”

    “这丫头是厌倦了血腥场面,由此跑了出来,独孤剑来此,就是追至她而来。绿凤来此,也是误打误撞,没想到,独孤剑也追了过来。”

    这样的解释,大家全是明了了。

    独孤剑站在一处四处打探山崖的地形,观察一番对自己相当有利,要是战事不利,则可乘机溜走。

    “你们在那里叽里咕噜一大阵子了,有何商议快给个痛快,要是不战了,我们可就离去了,老夫的时间可是有限的,不像你们,整天的,就会知道浪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