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剑看了地形对自己很有利,要白衣郎君给个痛快。

    白衣郎君和大家商议一阵子,决议不予独孤剑暂时计较,因为,没有十足的把握,就不再浪费力气。

    白衣郎君说道:“你要是觉得累了,你就先走吧。今日,我们人多,不想以多欺少,省得日后名声狼藉。”

    独孤剑一时搞不清,他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就是为了这样的一个不可能的理由吗?不会,他们定是有着一定的因素,否则,绝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不过,话说回来,真要是打起来,他们未必能站到便宜,这里的环境虽是处处凶险,但是,对一个武功卓绝的高手来说,相反,就是一个脱身的台阶。他们这样说,这样的决断,定是离不开这些因素,看来,他们三个臭皮匠,真能顶个诸葛亮,这样也好,也不失英明果断,要不然,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说道:“算是你们识时务,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再强行与你们比较了。料定,你们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要不然,绝不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好了,废话不说了,我们去也。”

    话落,大摇大摆的走了。

    此刻,隐山居士,方丈大师才注意到王秀红,见此容颜几乎没有什么改变,还是十几年前的样子,一见便知。想想白衣郎君所提,毒圣前辈就在此,看来,非她莫属。

    方丈大师说道:“原来,施主就是号称华佗在世的毒圣,真是幸会幸会。”

    隐山居士“是呀,我也没想到,几年不见,你成了一代解毒高手,而且,容颜就没什么改变,看来,你是在用什么药材吧,要不然,能保持这么好的皮肤,让它容颜不改,你说是不是。”

    见之两位,王秀红也是惊喜,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他们。

    “两位,夸奖了,对了,你们二位的伤势可好?”

    方丈大师“我们伤势都无碍,只是需些时日罢了。”

    “这我就放心了。”

    隐山居士“没想到,你的解毒丸就是管用,一吃就灵。”

    王秀红:“这就好,不过,这功劳可不能算我的,要不是白公子冒着风险采来药材,我是无法炼制出这药的,要谢,就谢白公子吧。对了,白公子,逍遥一郎就这样让他走吗?”

    白衣郎君看着离去的逍遥一郎,心里有些难过,可是,就算现在把他拽回,要是没有办法将他往事忆起,也是祸事一件,想此,暂时还是让他回去,待到时机成熟之时,那时,便可以一一解开。

    “去吧,现在,我们还没有时间理会这事,重要的是,付一卓,夏深训,雷行,华宇,还有谢婉茹,找到他们,并将他们救出,要是不然,寝食难安。”

    王秀红对于此事倒是不紧张说道:“此事容易办。”

    “此话怎讲?”

    王秀红看了绿凤一眼说道:“这个问题,得问她了。”

    白衣郎君明白了,来到了绿凤面前说:“你好,绿凤姑娘,没想到你大义凛然,脱去无恶不作的独孤剑,可喜可贺呀。欢迎你,绿凤。”

    绿凤对白衣郎君并没有什么敌意,相反,有着一种敬意感觉。

    “你好,白公子,只要你们不嫌弃我,我愿意和你们一道。”

    白衣郎君点头应允说道:“绿凤姑娘,我再次的欢迎你。对了,付一卓前辈,被独孤剑关到哪了?”

    对于这个问题,绿凤真是不知,像这样严密的事情,独孤剑不会让她知道的。只是知道,离开中山寨之后,就有一队人压着付一卓他们去了另一个方向。

    “这个问题,我倒是不知。在来的路上,我们就分路走了。”

    这样啊,看来,绿凤是不知了。

    “在什么地方分道的?”

    绿凤想了一会说道:“在离开中山寨走了一天的路程,那个地方我也是头一次去,走到一个岔路口,我们就分开了。”

    这样的线索,就跟没有一样,让人费脑。问此,白衣郎君就不再问下去了,准备离开到王秀红跟前再细细商议,绿凤忽然间想起,有人曾说,来到了潞州,该是休息一下的时候了。“好像在潞州的某个地方,我记不清了。”

    这条线索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太好了。谢谢绿凤姑娘。”

    王秀红一伙走了过来,王秀红问,怎么样?

    白衣郎君说,有线索。

    隐山居士说,既是这样,我们回去再好好合计合计。

    白衣郎君来到玲玲身旁,难过,扶起躺地的玲玲说道:“对不起,玲玲,是我没有照顾好你。”

    隐山居士:“人死不能复生,白公子节哀。”

    方丈大师只是口念一声,阿弥陀佛。

    王秀红:“事已至此,我们还是把她葬了吧,入土为安,让逝者永久的安息。”

    找了一块平地,将玲玲安葬了,立了碑牌。其后来到了山洞,见到华玲玉的症状,隐山居士,方丈大师都为担心。

    见到她的容貌,感觉也就三十左右,及其年轻。

    华玲玉?这个名字怎么特别熟悉,仿佛在哪听过似的,就是记不起。

    方丈大师隐山居士在山上对这个名字就是一直的疑问,想来想去终于有了答案。

    十七年前,在围攻金鹰教时听过,她就是金飞鹰没有露面的娘子,对,当时大家都在嚷着要斩草除根,否则后患无穷。因此,有些印象。要是按年限推算,她也应该有三十六七了,但是按她的面相分析,差异太大了。不过,有了王秀红的面相显露,这个问题也就不难解释了。

    再想当时,围攻金鹰教,就是一个错误,至于那个传言,也许,一开始就是误会。如今想来,真是迂腐之极,至今,留给自己的只有谴责。罢了,此事已过,就不去想它了。

    两人相互对视目光,心心相印,各自想法一致,都是叹息,年轻气盛,闻听谣言,以致做出了不可挽回的憾事。

    方丈大师关心问道:“毒圣施主,她什么时候醒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