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面虎和尹馨刀客押着欢乐七身到了红宵,独孤剑越看他们越是生气,看来,被打败的滋味的确难受,火气难消。

    笑面虎说到:“宫主,他们怎么处理?”

    “杀了他们罢了,省的碍眼。”

    笑面虎虽是生性残暴,但要自己杀一个手无寸铁的人,自己还是有所顾及的。犹豫了起来。

    独孤剑见此情况,有所联想,难道,他们都会变?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从头至今,根本没有什么错误,所处理之人,都是因该得到的下场。那么,自己有何错?“你犹豫什么?难道,你也要弃我去?”

    笑面虎见独孤剑大怒忙跪地,此时才意识到自己的优柔寡断使得宫主搏然大怒,解释道:“宫主息怒,属下该死。”

    “即知错了,还不动手?”

    笑面虎应声起身,暴动手中铁扇,扇子一头瞬间弹出一把几厘米长的刀刃,接着,向欢乐七身刺了过去。

    颜果卿骂道:“独孤剑,你这个畜生,天杀的,你不得好死。”

    独孤剑冷笑几声:“好不好死你是见不到了。”

    笑面虎的利器就要刺中颜真卿,此刻,一把带有红绣花的剑飞了过来,致使笑面虎刺杀只好停滞。因为,他识得此剑,是独孤飞雁的红绣剑。

    独孤飞雁走进大厅见过独孤剑说到:“爹爹不必生气,拿他们出气,岂不是火上浇油,越发生气,如此做,根本不能让爹爹解恨。这样吧,我们先留着他们,待他们回心转意了,对我们也是白利而无一害呀,爹爹,你说是不是。”

    独孤剑再是气不过,但对女儿绝对疼爱。“好吧,就依雁儿。”

    笑面虎给欢乐七身解了毒,然后让人押走了。

    尹馨刀客说:“宫主,就眼前情况看,对我们非常不利,要是他们联手,那我们岂不是危机四伏,日后,恐被他们受制。”

    独孤剑几日来也在深思此事,只是不愿意提及罢了,日思夜想,就是没有很好的解决之道。

    今日,他的提起很是恼怒,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想要狠狠地教训一番这个没脑子的家伙,又忍了,毕竟,这是个现实问题,责怪别人毫无意义。再想想自己的实力,哪是他们联手就能把自己搞下去的,真是异想天开。

    是不是自己杞人忧天了?才有焦灼的心思。

    自此与王绣红交手后,自己心情就是郁闷,虽是那些人不是自己的对手,可他们的实力都是不可估量的,星星之火,盟接于此,便势不可挡。虽是自己的幻影大法功独步武林,也不会奈他们众志成城,怎么样才能让他们土崩瓦解,唯有阻止他们联合。

    想此,胸有成竹的说到:“想的美,在我独孤剑的字典里,就没有受制这个词,即便是有,也是解释为,别人受制与我。哈哈哈。”

    独孤飞雁,尹馨刀客,笑面虎,长枪鲁一手,各个欢呼雀跃,大叫宫主神武威严,一统江湖。

    虽是嘴上阿谀奉承,但在心里清楚明白。谁都知道,江湖门派一旦联手,就是神仙在世,也不可能逆转乾坤。

    虽是眉开眼笑,也是苦不堪言。

    独孤剑自然明白他们的心思,只是不言而已。想把捉来的那些一干人等统统处理,有一想,留着他们定会有用,最起码,能牵制他们对自己不敢轻易下死手,否则,他们的同伴危亦。这样一来,就给了自己各个击破的大好时机,待歼灭他们时,就是自己登上武林盟主时。

    越想越开心,越想越觉得,他们都是些废物,定将他们踩踏自己的脚下。

    说到:“虽说眼下时局对我们极其不利,但是,大好时机就在眼前,不知各位有没有兴趣一搏?”

    听到此话,大家又是士气高涨,那些恐惧心理顿时消失。

    笑面虎问:“看来宫主已有良策,不知是什么计策?”

    再是忙碌,我也会不间断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