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剑说到:“为今之际,只有各个击破,才能打破他们联手的机会。(书=-屋*0小-}说-+网)只有这样,我们才会高枕无忧,日夜不能闭眼的局面才能从此消除。”

    笑面虎“看来宫主早有良策,既是这样,我们就不再担忧,为了逍遥宫能早日称霸江湖,我笑面虎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只是有一事,还望宫主早做打算。”

    独孤剑明白他所指,可是,这种事情是强取不来的。当初,是自己生气,应允了这桩婚事,没想到,这丫头倔强负气离去,要说自己真正的打算,是要两个女儿都寻得自己的如意郎君,守在自己身旁,其乐融融。可如今,由于自己过于急糙,致使她的离去。

    想想这一切,难道说,是自己一手将绿凤推至于死地?要是不然,他绝不会如此的绝情。

    要是有一丝回心转意,自己唤她时,就不会那么斩钉截铁的拒绝我。

    看来,此事就是这样的结果了。

    “对于此事,我想,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再是处心积虑,想尽脑汁,千方百计将她捆绑回来,你们也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所以我说,你还是就此放下此事吧。你要是内心空虚寂寞冷,我倒有办法。”

    “宫主,有何良策?”笑面虎迫不及待。

    “我逍遥宫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女子,成千上万的好女子一大把任你挑选,怎么样?”

    此话一出,大家哄笑,笑面虎更是羞愧难当。作为一个男人,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看不住,真是窝囊。要说女人,自己身旁是一大把,何苦要一个没有感情没有温暖只知服从犹如死人般的死士相伴左右。

    想此说到:“宫主美意属下心领,要说训练有素的女子就算了,只是属下心有不甘,唯有绿凤绝不再娶。”

    众人没想到,一向心狠手辣,处理事情绝不拖泥带水,此话一出,大家一惊,他还是不是那个笑面虎,顿时感觉不认识。

    尹馨刀客嬉皮笑脸的用手摸摸笑面虎的额头,用意很简单,就是探探他的额头发烧了没有。

    笑面虎推开手说:“我很正常。怎么,你们有异议?”

    独孤飞雁说到:“作为一个女人,我很欣赏你的这番话,不过有一点我的有必要提醒你,香花永远不可能插在牛粪上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此话大大的刺激了笑面虎,自问,自己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论长相,论才干,那一样不是出类拔萃。要是此话出自别人之口,绝不与他休止。

    “宫主之言,算是一语定金,不过,在属下看来言过其实了,不是说,有意反驳,只是,的确对我不公,还望宫主海涵。”

    独孤飞雁有些生气,不过,此话也许伤了他的心,但自己所言句句属实,绝无半点虚假,没想到,这家伙尽是一个爱慕虚荣之徒,难怪,绿凤誓死都不从他。

    想到这一点,独孤飞雁也就不去在理他。原本以为,他的再多般不是,最起码说出了一句让女人感动的话来,使自己对他刮目相看,没想到,是自己多想了。

    逍遥一郎对这桩婚事在心里隐隐作痛,这种感觉,不知来自何时。他也曾问过自己,为什么会有如此感觉,难道,是仰慕绿凤美貌,还是早有相识?对于这个问题他无法解答,一直在心里暗自疑问,希望有朝一日能有解答。

    独孤飞雁说到:“爹爹,既然有了各个击破的计划,那我们应该尽早不宜迟。爹爹,打算何时行动?”

    独孤剑犹豫着,要是说,一一将他们杀害,只能激起他们的仇恨,加速他们的联手,也就加速了自己的灭亡,要想避过这种种不利因素,还需慎重行事,不然的话,后果很严重,作茧自缚。

    “此事还得容我想想,你们先退下吧。”

    听到此话,笑面虎急了,就这样不了了之吗?不行,绝对不行,要宫主给自己做主才行,不然,自己永远得不到绿凤了。

    “宫主,这样处理我和绿凤的事情恐有不妥呀。”笑面虎祈求说。

    “那你怎么办?”

    “我要宫主从新定夺我与绿凤的事件。就算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自量力,不论付出多大代价,我也要得到绿凤。我也知道,这样做定会闹的沸沸扬扬,可是不管怎么说,绿凤是我合法的娘子,这点毋庸置疑。所以还请宫主给我些时日,定将绿凤带回。”

    独孤剑笑了,大家也是笑了,但不知,他们每人心中所想。

    是出于支持,还是嘲笑,总之,他们千姿百态,每人心中所想各不相同。

    独孤剑也说不上自己为何笑,按理说,他的这番话应该得到大家的大力支持才是,为什么没有人给他一丁点儿的鼓励,难道,他们都是铁石心肠,没有一份感情所言?不会,那么,是因为什么?独孤剑一时半会不知了预断。

    “你有这份自知之明我很高兴,不过,就如你说,绿凤是你合法娘子,你带回,合情合理,可是你想过没有,日后该如何?毕竟,绿凤不愿意与你共度良宵。虽是说,我把她许于你,可是,最为宝贵的时机你都没有抓住,现在,你又去抓她回来,试问,你有把握吗?所以我说,你要是再执迷不悟,小心她扒了你的皮。到时,丢人现眼了,我们可不管。”

    独孤剑之言,分明就是再也不去理会此事,要想做到自己所说,就得靠自己了。

    “多谢宫主提醒,属下明白了。”

    “这些日子你们好好休息一番,待我细思后,我们便可行动。”

    大家领命退去了,独孤剑心中烦闷,不知不觉来到了未雨荷的佛堂里面。见到未雨荷念经颂佛,挥手示意让丫鬟下去后,可是没有说一句话,脸色深沉,显得很不高兴。

    未雨荷念经颂佛,听的脚步声就能判断出是谁来了。听是独孤剑,便知他是为什么来此。

    木鱼继续敲着,开口问道:“宫主好些时日没来了,今日突来,想必定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