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丈大师接过狼籍外表的书籍看后不由一惊,天哪,这不是众所周知的雁形变秘籍嘛,此秘籍不是在昆仑老祖和卢堡主之手,怎么在这小子之手,奇也。但自己清楚,此秘籍绝非有人授予他。

    问之:“白施主,此秘籍在哪所得?”

    白衣郎君将实情讲后说到:“拿到它时,我也很奇怪。只是听闻,义泉为了得到它,一夜之间灭了卢家堡,最终一无所获。惨绝人寰,骇人听闻,致使江湖不再宁静。其罪魁祸首就是这本雁形变,而今,义泉没有找到它,说明,此秘籍不在温家堡,那么,它在何方?现在,我们所知的只有它,要是按它内容所判断,它应该是中册。”

    大家一一看了秘籍,只是粗略翻阅,心中都是有数,大致同意白衣郎君的说法,但还是有所保留,因为,疑点重重,漏洞百出。

    隐山居士说到:“白公子说的不无道理,可是,我听过一段关于雁形变的传言。”

    白衣郎君奥一声,恭恭敬敬说到:“愿闻其详,隐山居士请讲。”

    “关于雁形变,我们都有所耳闻。雁形变一直是有昆仑老祖和他的师弟保管,只是不知秘籍在谁手。要说义泉扑了个空,那就说明,秘籍在昆仑老祖手里。再说我们手中的秘籍,说成是雁形变其中的一份子,看来,雁形变被一分为三了。要是这样分析,昆仑老祖和卢堡主各持一份,至于出于什么目的,我们无法得知,但知道一点,或许,是出于某种原因,也就是说,他们师父怕他们独自练习,故为之。至于其别缘由,我是想不出了,不知各位还有没有别的意见。”

    听完隐山居士的述说,可以说,分析的头头是道。要说真实性,还需拭目以待。要按隐山居士所说,可能性在六成以上,有了这样的认定,隐山居士所言可就属实了。

    白衣郎君细细思量了一时,感觉江湖传言不假。毕竟,无风不起浪。

    “隐山居士所说,让我顿时清醒,看来,雁形变秘籍是他们师兄弟两人保管,可是,义泉血洗卢家堡也没找到雁形变秘籍,这又作何解释?”

    “这有两个可能。一是,被卢堡主藏了起来,二是,根本就不在。有了这两种可能,你的问题就不难解释了。”

    白衣郎君算是彻底的明白了,说到:“多谢大师解答,令我茅塞顿开。要是按第一种方案来说,我们应该立刻前往卢家堡找寻,或许,真的有蛛丝马迹存在。”

    “説风就是雨可不行,凡事要沉着冷静万不可急操,否则适得其反。”

    王秀红劝说。

    绿凤心里很烦闷,一人坐在山洞一角静静沉思。她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就永远的脱离了血腥场面,此刻,没有什么答案的。

    王秀红看了绿凤的表情,懂得她的内心深处。说到:“绿凤姑娘,不要想那么多,你的决定是正确的。就算现在,你不离开,日后,也会离开的。因为,你不是一个助纣为虐的姑娘,毕竟,邪不胜正。”

    绿凤想了想王秀红之言,觉的句句良言,直戳心坎,明确了思想。

    说到:“多谢前辈给与分析,绿凤彻底明白了,知道该怎么做了。”

    方丈大师道:“施主终有悟道,可喜可庆。阿弥陀佛。”

    隐山居士“既然我们得到雁形变秘籍现在的藏匿据点,就因该趁热打铁,不然,落入居心叵测之人手里,到时,可就麻烦了。”

    王秀红“虽是我不赞成即刻动身,那是因为,你们都是深受重伤,这一去,不知又是何日才能返回,怕耽搁了伤情。”

    隐山居士“这点伤势不足挂齿,毒圣就不必担忧了。说实话,我现在的身体智能杠杠的,一点事都没有。”

    “那就好。也是,你们都是武林一等一的武学好手,我这样,岂不是庸人自扰杞人忧天了。”

    白衣郎君“毒圣前辈心系我们的安危,着实让人敬佩,所以,庸人自扰,杞人忧天之类的话就是言过其实了,还请前辈收回此言。”

    王秀红“白公子善解人意,为人忠厚诚恳,即是如此,那我就收回此言,接着,祝福你们一路顺风,早日抵达卢家堡一探究竟。只是此去,绿凤姑娘可前往?”

    白衣郎君“这里需要有人日夜照顾,绿凤姑娘看来是最好的人选了。绿凤,你可愿意?”

    想到照顾病人,是多么神圣而又艰巨的任务,义不容辞说到:“这么重大的任务我当然愿意了,你们就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各位前辈的。”

    这些事情交代完了,算是处理的天衣无缝,但是老感觉有什么不妥,可就是想不起来,哪里还欠缺一丝安排。

    想了想,终于有了答案。

    我们就此离去,独孤剑又熟悉此处,岂不给了他机会,看来,此处不宜久留。

    “前辈,此处距离红宵善近,我觉得此处已不适合再长留下去,应该即刻离开才是。”

    王秀红脸带微笑说到:“白公子所言其实,不过,白公子不必担忧,我早有安排。”

    大家疑惑,难不成,还有另外一处宅子?

    王秀红看了大家的表情,明白他们的所思说到:“大家定是疑惑我所说,不过,这是千真万确,也是无可厚非之事。当初,在寻找秘密基地来研究药物时,选了两处,此处是其中的一处,隐秘度相对来说,比较明朗化些。要说另一处,那可是绝对的隐秘,就算你走了一遍,其再走二遍,也会让你不知所措迷途知返的。”

    有了这么隐秘之地,还愁这些前辈身局安危,大家都是一度好评,秒,好,高。

    接下来,就的将各位伤者一一安排,然后,放心的直驱而入卢家堡。

    独孤剑从未雨荷房间走了出来,无精打采晃晃悠悠的,真的一丝力气都没有,就好像是霜打的茄子。不知是失去了女儿心如刀绞的缘故,还是觉的自身武艺差不抵对手难以接受事实原委,故精神恍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