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之公孙雯动手,公孙常胜忙叫停“且慢,就算是我千错万错,今日我是必败无疑,但我想知道,我究竟错在哪?让你对我这么仇恨。”

    “你自己做了什么,心中明明白白的,别在哪装无辜,好像是我冤枉你了似的。”公孙雯气怒。

    公孙常胜大为不解。

    是什么事让她对我如此,难不成还是因为她的母亲。此事终归到底,说起来不是自己的错,那是因为她身患绝症,不想让病痛折磨故自溢身亡。

    想此说道:“你母亲的死,我很难过,但那是在我不知情的时候,自寻短见了,说起来,并不关我事呀。闺女,你醒醒吧,不要再被义泉蒙蔽了双眼,助纣为虐了。快快醒醒吧,我的雯儿。”

    公孙雯非常生气,腾空冒出个爹来,真是岂有此理,分明是占我便宜嘛。还说什么,我娘是自寻短见的,一派胡言乱语,气煞我也。

    “少在哪自以为是,说的跟真的一样,只是可惜,我不是三岁小孩,一派胡言,好不把我当一个成年人。好,即是这样,你要为你所说的付出代价。”

    刚要动手,被行猎拦阻说到:“大小姐,教主所说句句属实,你可不要被义泉当枪使了。”

    “我夫君对我恩重如山,恐这辈子也难以报答他的救命之恩,怎么会被他当枪使,你们这群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害了我全家,还在这充当起我的爹娘角色来,无稽之谈更是岂有此理,可恨,可气,遭天杀的,受死吧。”

    终于明白了原委,原来如此。公孙常胜看着女儿受折磨心如刀绞。看她气势,不杀自己不快,要是再这样下去,咋父女两定会两败俱伤,正中义泉下怀。

    劝说无望,武斗降服,两者皆为空想。

    怎么办?

    公孙常胜绞尽脑汁没有一点办法可想。为今之际,三十六计走为上。

    看着公孙雯凶猛而来,公孙常胜施展轻功速速离开了。

    公孙雯其肯罢手顺其直追。

    自知道了,自己的爹娘就是以公孙常胜为代表的头目残忍杀害后,她日夜不休,练习绿魔大法,又加义泉精心指导和内力贯穿,时至今日,内力大增深厚,已不是两月前的公孙雯了。

    见公孙常胜走了,尾随其后,紧紧相依,毫不逊色。

    对公孙雯现在的实力,公孙常胜大为惊叹,这样的轻功着实让自己佩服有佳,祝福女儿,但还是有忌惮心理。总之,只要不和她正面冲突,咱父女两就会相安无事,也就不会中了义泉的奸计。

    不知走了多久,公孙常胜似感累了,但身后的雯儿穷追不舍,致使自己拼命往前,要是没个休止,今日,恐怕在劫难逃,就算不会被打死,就这样跑下去,累都累死了。死在自己亲身闺女手里,冤,天大的冤。

    白衣郎君,隐山居士,还有方丈大师,他们三人急急赶往卢家堡,百米处,见到两个人施展轻功飞身而过,看身影,前面那个人特熟悉,是公孙常胜,而后面那个黑衣人,身形娇小玲珑,定是女儿身。即为女儿身,公孙常胜为何惧怕她?难道,他还无法对付她?要是这样分析,公孙常胜危亦。

    想此,他们都赶了过去。

    公孙常胜面对女儿的围追堵截无怨无悔,只是想着自己尽可能逃脱,这样,父女平安。没想到,她的轻功突飞猛进,使自己始料不及,再是坚持,定会被雯儿逮个正着,接着被她一顿不分青红皂白的杀害。自己已经是精疲力尽,再不是这丫头的对手了,速度明显有所减退。有心回头与其一搏,趁机找寻机会控制她,可是,她的招式为妙为巧,又加绿魔大法剧毒无比,自己根本没有机会。

    再次的问自己,怎么办?

    想着问题,注意力就不在公孙雯这边了,故,给了公孙雯机会,一掌从后心打了去,要是中掌,神仙也回天乏术了。

    见之危险,白衣郎君力挥乌金剑劈了过去,因为,情急之下,想临空对付黑衣人,但没有时间让他前往,只能靠乌金剑剑气,挡去对方猛烈的狠毒招式。

    公孙雯就要一掌打中仇人,手刃仇人就在眼前,不料,功亏一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坏了自己的报仇计划,气的浑身发抖。

    见一道紫色剑气力克自己而来,不得不就此罢手,否则双掌被它拿去。这道剑气自己见过,知道它的威力,收手,临空向后翻两圈躲开剑气站立一方土地说到。

    “你来的正好,不愧是蛇鼠一窝臭味相投,大老远也能相聚,不过也好,省的我东南西北去寻你。”

    白衣郎君听的声音好熟悉,可是,此声音变的有些沙哑起来,在很大程度上讲,已经和原来变质了,即是如此,也是很熟悉,永远不可遗忘的声音,虽是音调包含恶意,但它是多么的亲切。

    断定,黑衣蒙面人就是公孙雯。

    再看身形,不错,就是她。

    为何要如此?

    难道又是义泉的鬼把戏?

    对了,在他们围攻中山寨时,公孙雯曾说过恨自己的理由,莫不是,她也认为,公孙常胜也是杀她全家的凶手吧?要是这样,这个义泉真是散尽天良,这么恶毒之事也能编的出来。

    想此说道:“不知义泉给你说了什么,今日,必须告诉你一点,你连你爹也要杀吗?”

    这个问题在自己耳朵里面出现了好几遍,为什么他们都说公孙常胜是我爹,难道,他们所说都是真的?这是怎么回事。

    细思后,果断决定,不会,夫君对我真真切切,又是恩重如山,绝对不会对我撒这样的谎话。

    “你们和谋害死了我全家,自然是鼻孔出一气,说他是我爹,目的就是让我放弃对你们的讨债,这招混淆视听的把戏还是留着对付别人吧。今日,本想除了他再找你算账,没想到,伱自个找上门来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部费功夫,算是老天有眼,今日一并将你们一网打尽,为冤死的爹娘报仇雪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