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谦虚说到:“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不是江湖谚语嘛,感谢之类的话就不必言语了,客气了。(书屋 shu05.com)”

    对白衣郎君放走雯儿,公孙常胜不明白问道:“白公子,你为何放走雯儿,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不错,我何尝不想将她控制住,为她解毒疗伤,可是,我们根本不知道她的病因,如何医疗?再着,要是强行,恐怕,对她极其不利,会伤到内心,那时,我们再想医治,就是回天乏术了。”

    听了白衣郎君的分析,公孙常胜的内心深处,稍稍有了安慰,也许,这样更好,我们所说之话,最起码,她有所顾及了。

    “白公子想事周到,令我佩服。听闻卢家堡一夜之间化为了灰烬,不知你们此去,是为何事?”

    对于此问题也不是什么机密告知无妨。“是为了雁形变。”

    “雁形变?”公孙常胜不解“一个被惨绝人寰夷为平地之处,怎么可能会有雁形变存在,这不是异想天开嘛,难不成,你们胸有成竹,把握十足?”

    白衣郎君意志坚定:“没有,不过相信,会有我们所要的。”

    公孙常胜不再说什么,只有祝福一路顺风,找到想要的东西。

    方丈大师,隐山居士,公孙常胜,相互问礼之后,便离开了。

    此时,三灵刀赶了过来,气喘吁吁。

    行猎问:“教主,小姐呢?”

    公孙常胜虽是气不打一出来,但是能有什么办法,要是雯儿再是这样,自己就得考虑给自己留条后路了。

    见公孙常胜没有说话,看来,事情很糟。行猎又问:“既然小姐这样对您,看来,中山寨是去不成了,是不是该回长圣教了?”

    再去中山寨那不是自投罗网嘛,原本想着,此去中山寨能见到多日不见的雯儿,该是多么暖心,却不想半路遇伏差些丢了性命,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再度发生,尽可能的快速练就师傅留下的绝功,唯有这样,才能避免突发事件。就如今日,要是武艺超强,父女争斗,自相残杀的场面就能抑制。

    想此说道:“我们速速回教,我要闭关修炼。”

    公孙雯一副狼籍的姿态回到中山寨大为不快,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端起一杯冷茶一饮而尽,嘴里还咕嘟着,气死我了。

    见此情况,义泉猜到,定是失力而归,心情大为不悦。

    按理说,她的绿魔大法功足矣对付公孙常胜了,应该是绰绰有余才对,但为什么就没有成功呢,这其中必有隐情。

    要是往日,定会好声安慰一番,但今日,她的失力打破了自己完美的计划,甚至娃死腹中了。由于她的失手,不但暴露了自己,就连日后再想见公孙常胜都是很难了,此,声音变质问道:“你这般心情定是没能手刃仇人?”

    公孙雯生气的拍了一下桌子说到:“要不是那些该死的出现,我定会手刃仇人。”

    听后公孙雯的言语,义泉深知有人助阵了,但不知是何人,看来,对方武艺精湛,这样说来,就怪不得她了。瞬时和颜悦色的问道:“该死的,他们是什么人?”

    “就是他的帮凶白衣郎君。”

    白衣郎君?他为什么路径此处?莫非是来中山寨?细细想了一时,没理由,不会,他们来此只能是飞蛾扑火自寻死路,断定,定不会来此的。那么,是去往何处。

    按此路线,岔路口,一条是来我中山寨的,另一条是去向卢家堡的,他们去卢家堡是为何事?

    细想答案,沉思一时,终于有了线索。

    为了雁形变?

    自己屠了卢家堡,却是没有找到雁形变,而今,他们急匆匆赶往,莫不是就是为了雁形变?

    想到这一层,义泉开始有所意识到,雁形变还在卢家堡的某个地方。

    想此大笑说到:“天助我也。”

    公孙雯对义泉的举动莫名其妙,问:“什么事这么让你惊喜?”

    “娘子你是有所不知呀,你遇到的那些人可帮了我大忙了。”

    “是吗?”

    “是呀,或许,有了他们我才能得到雁形变。”

    “雁形变?是什么?是武功秘籍吗?”

    “是的,此武功独步武林,是江湖人士都想学得的武艺,要是我能得到它,那就代表,我即刻称霸武林了。呵呵呵”

    这样的荣耀,应当自豪高兴,而公孙雯对其毫无兴趣,满脑子的仇恨让她对此厌倦。看着义泉得意劲,公孙雯再是烦恼也没说出一句反对的话来。看着他的样子,是多么的贪婪,多么的让人不可理喻,自己大仇未报,他却抛至脑后,真不把自己的事放心上。以往那种对自己如似漆胶的态度不翼而飞,迎来的却是他的严词质问,突然间,感觉这个人极其陌生,难道,为了个人荣耀,就会抛弃相濡以沫的结发娘子吗?如是这样,要他何用,自己的仇恨自己报得了。原本想着,有了他的帮助,策划,自己大仇就可轻而易举的报了,而今,见他如之态度,根本不把自己的事放心上,顿时恨他。

    生气说到:“既然雁形变重要,那你去寻吧。”

    义泉顿时察觉到,公孙雯生气了,可是自己不明白,这样的好事值得高兴,为什么她会如此,细想后知道了。

    “娘子,别生气了,是我不好,我不该在这个时候欢呼雀跃,明知你难过,我还不顾你的感受。娘子,是我不好,我向你道歉好不好?来,笑一个,消消气,生气的样子会使人变老的,听话。”

    原本冷清的心结,义泉的几句贴心话很是舒服,觉得心里暖暖的,那份钻心痛,一下得到了医治,此而原谅了义泉说到:“我没事,我会支持你的。”

    “这才是我的好娘子。”

    义泉满心得意,即刻命他的心腹准备就绪,急速赶往卢家堡,要在白衣郎君到之前赶到。

    鹿会空正在院子里面轻步练功,听的儿子鹿成说,史思明的副将陈将军拜见,正在客厅等候。

    鹿会空对这个陈将军的到来十分反感,虽是有过一面之缘,不过那是生意合作,也就得过且过。今日,他的到来又是为何事而来,要是再让自己干一些违法掉脑袋的事,万万不能答应。但他的到来,绝对是有备而来。

    不见,则是得罪人的事。如今,安禄山正是得势时期,得罪不起,随意安排一个罪名,自己的家业在顷刻间便化为乌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