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脱身,绿凤很自豪,虽是危险重重,凭借毒蛇,利用独孤剑一伙平安脱身。

    露出得意的笑容说到:“相互利用了。”

    王秀红有些懵懂:“这如何诠释?”

    “独孤剑一伙的出现让我一时不知所措,想过回来,可是不妥,这样做岂不引狼入室,无奈,走向了应急山洞,走了十余步,有了土丘便躲于此,谁知里面,瞬间围了好多东西而来,起先,是蜈蚣,幸好,笑面虎和黑虎使者的进入把它们吸引走了,接着,又来了毒蛇,这样,这些东西都被他们引走了。我高兴,所谓的,坐山观虎斗,渔翁得利。心里正高兴,没想到,大蛇将至,还喷射毒液,幸的我机灵躲避了,并战胜了它,谁知,它逃去,引来了大批的大蛇相继开来,让我萌生脱离此处的绝佳方法,就是利用大蛇大败独孤剑,即使不能战败他们,因此,我也可以趁机脱身,结果,我成功了。”

    王秀红为之赞叹,“利用它物,为妙为俏,脱离险境,堪称奇女也,值得夸赞。”

    “前辈过奖了,情势所逼,不得不做。”

    独孤剑三番两次的接连失败,气急败坏,见谁都是很生气。

    此时,独孤飞雁走了进来,端着一碗生汤,见到爹爹如此脸色,定是生气,说道:“爹爹,不要再生气了,为了此事生气不值得。这是女儿亲自下厨为您做的鸡肉生汤,来,趁热喝了。”

    独孤剑心里愤愤不平,这么些人怎么连个黄毛丫头都奈何不了,真是不服气。

    “那丫头诡计多端,才让她轻易逃脱,真是我独孤剑的耻辱。”

    “爹爹不必生气,要不是那些怪东西,就给十个绿凤也不是爹你的对手,是不是。所以,这次不是输在绿凤手上,而是那些怪东西。”

    独孤剑细细想想也是这个理,但不管什么理由,输了就是输了,奇耻大辱,说道:“总有一日,我要让她们百倍付出。”

    此刻,外面有人回禀说,有宏大镖局镖头鹿会空之子前来拜访,见还是不见?

    独孤剑细想了一时,觉得应该有什么事,不然,无缘无故,素无瓜葛的来此何事。说道:“让他们在客厅等候。”

    鹿成一路观看了红宵,气势雄伟,桩桩件件让人赏心悦目。走到客厅,装饰的金碧辉煌,仿佛进入了天堂。

    有丫鬟倒了上等的好茶,然后让座鹿成稍加等待,宫主立刻就到。

    鹿成安闲的品尝着美茶,一口一口慢慢细品味。消耗一刻钟,都是无奈的等待独孤剑的到来。

    独孤剑还是来了,因为,他们不会无辜到此,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见到鹿成,一眼就能分辨的出,他就是鹿会空的种,老远见之不用猜疑。

    “让贤侄久等了。”

    鹿成忙起身见礼:“见过独孤宫主。”

    独孤剑开门见山说道:“贤侄来我红宵,不知是为何事?”

    “奉家父之命,前来是送一封信的。”说着把信交给了独孤剑。

    独孤剑将信看完说道:“既是有意与我示好,为何不亲自来访?却是有你送信过来,是不是探我口风。另则,他的架子也太大了吧。”

    鹿成解释说道:“独孤宫主多疑了,本是家父亲自登门拜访,不巧有一趟镖要走,所以,家父就要我,先是来此,待镖送定,定会从潞州赶往过来。”

    独孤剑再没有理由找不是,说道:“既是这样,有情可原,那就等你父亲来了,我们再细细商谈吧。来人,带鹿公子客房休息。”

    随时,进来两个红衣女子站立两侧说,公子请。

    鹿成不知信中所说何事,所以搭不上话,一时不知如何开口,无奈,随下人去了。

    独孤剑那起信件又看了一遍,不知这个陈将军是何许人也,至于史思明,有所听闻,但是自己疑惑,他们为什么不亲自出马,而是以这种方式和自己交流呢?这其中透漏了什么信息?难不成,要让自己去与他们见面?想此哼了一声,岂有此理。我独孤剑一身傲骨,凭什么低声下气,不可理喻。

    就此把书信揉和一团然后扔了。

    白衣郎君一伙来到卢家堡旧址,已经是物是人非,一片荒凉。虽是没有见到尸骨,但是,那场大火足足烧了三天三夜,几乎是夷为平地了。

    看了现场,不免难过,想想当时,是多么的心狠手辣,惨绝人寰的一幕。

    方丈大师阿弥陀佛一声说到:“现场堪乱,已是化为灰烬了,看来,要想找到有用的数据是不可能了。”

    隐山居士说到:“不错,真难。”

    白衣郎君仔仔细细的勘察了一番,有一块凹地让他注意,“到那边去看看。”

    凹地之处成长方形,宽有六尺,长约十几尺。上面盖着焦灼物,看地形,是个地下室通道。又看了周围,除了没有化为灰烬的木桩,就没有什么突出的物体了。看来,唯有此处可有线索,那么,进的它,就得清理干净地表面凹陷物。

    想此,说干就干,但是没有工具怎么施工。

    隐山居士说道:“白公子,你去镇子上找几把铁锹用用,你看,可行?”

    为了尽快清理完毕,白衣郎君也觉得唯有此法。说道:“那好,我去去就回,两位大师,稍等片刻。”

    一个时辰后,白衣郎君拿着几把锹回来了说道:“幸好镇子上有这货,否则,白跑一趟。”

    隐山居士和方丈大师没有说什么话,拿过铁锹开始了行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