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对义泉用功姿势大笑不止,说到:“瞧你那姿态,活像个骗人的巫师,姿势是有,再是搞得夸张,也不会大增法力的,所以,省省劲,老实本分些,不要丢人现眼了。”

    义泉没有理会白衣郎君,自顾启动自己的绿魔大法,虽是,姿势难看,但,要想绿魔大法功达到最高境界,就的练好施展前的准备。以往施展此功,无需这么费劲,自从加入几种毒药后,练功就的事先做好防毒工作,不然,害不了别人反受其害。待完成准备程序后,不到数秒。要是武功低微者,对此动作可以说,没有什么反应,要是武学好手,就不会是这样的举动了,相反,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接机出击,定会瞬间丢命。没想到,这个傻瓜却是对此仰笑,错过最佳下手机会,接下来,就不要怪我,对你们下死手。机会给你你不把握怪谁。“煮熟的鸭子,嘴就是硬。看谁笑到最后。”

    动作一系列的完成后,只见一掌打来,速度猛劲,只在秒间。

    发掌速度慢,不代表掌力一般。白衣郎君十分清楚这一点。再看义泉发功姿势,跟以往有所不同,分析定有缘故,看来,不可轻敌。即刻挥动乌金剑,于此相互对抗。

    瞬间,义泉掌力与乌金剑接触,感觉势均力敌,并没有多大力道,致使对方趴下,对这样的结果心灰意冷。原本以为,加了几味毒药,再加没日夜修炼,内力就会增加,不曾想,使料不及。这样的结果让人太伤感,想不通,怎么会是这样呢?难道,是什么地方出错了。

    对于义泉的力道,让白衣郎君心喜,没想到,他的内力原来如此。原以为,变了姿势,内力就会猛增,没想到,是自己高估他了。

    说到:“好些日子不见,没想到,还是没有任何进展,让人好失望。”

    “小子,别得意。”

    说着,立刻启动眼攻。

    见到义泉两眼发绿,就知他要眼攻,这可不好。

    怎么防备,使白衣郎君顿时很难有办法应对。

    为难之际,忽感对方内力减弱,这样,就有机会挣脱了。

    原来,义泉发功眼攻,是消耗过多的内力,也就是全身内力的三分之一,如此,不难对付。

    眼光发绿,直击而来,白衣郎君用尽全身的力量猛的一推,使义泉无力反抗,剑气直刺而来。

    看架势,这小子是要与自己鱼死网破,这可不行,要是这样,多不划算。以往所做,不就是为了日后荣华富贵吗?要是今日与他同归于尽岂不悲哀。想此,立刻取消眼攻,让自己的内力全聚一体对付白衣郎君。但是为时已晚,时间不容许他这没做。还不等内力聚一体出招,紫色剑气浑然而近,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显得很吃力。

    公孙雯原本和义泉一道来此的,只因在镇子上见到好多自己喜欢的东西,不由得止步了。义泉见之,说,即是喜欢,那我们就先行路,你后赶上就好。说这番话,是为了公孙雯这些日子闷闷不乐,难得她有雅致喜欢,就让她散散心吧。因此来晚了。

    来此,正好瞧见夫君被败退,是何人这么厉害,瞬间,临空一掌打向白衣郎君。

    这一招属于突然袭击,防不胜防,不过还好,见到了公孙雯在空中的身影,便可来得及防御。既是如此,对义泉的攻击只能取消,要是稍有迟疑,待义泉功力凝聚,那时,一切都已晚已。果断的住手,一个向后翻,三百六十度,回到了原点。

    一场不算危机的教练就这样在危机时刻中结束了。

    隐山居士说:“那个妖女又来了,不除不快。”

    白衣郎君:“这不是她的错。”

    隐山居士不明白的说此话怎讲?

    “说起来,一时半会说不清的,待有时机再慢慢细谈。”

    方丈大师说到:“为时之机,挫败义泉,该是离开的好时机呀。”

    隐山居士“是呀,我们速速离开。”

    白衣郎君拦阻“不行,还不是时候。”

    说这番话,无疑是,不想与公孙雯有所争斗,搞得两败俱伤。

    可隐山居士和方丈大师却是不理解他的内心深处,隐山居士说:“别傻了,该面对的就得面对,躲避不能解决问题。虽是你为她着想,试问,她在想这个问题吗?走吧,出去再说,别婆婆妈妈的。”

    公孙雯落地扶住义泉说到:“没事吧,夫君,都是我不好,要不然,你也不会这样。”

    义泉很是生气,胳膊一挥,振脱公孙雯,有觉不妥,忙稳定了一下情绪波动,说到:“没事的。”互想起,千万别让他们出来,否则,今日就是徒劳无功。大叫“即刻封锁地下室,别让他们跑出来。”

    待他话出同时,白衣郎君一伙已是出了地下室到了地面,公孙雯见是白衣郎君,顿时来气,大叫:“还我父母亲的命来。”

    不由分说,已然出手。

    这样的场面,让义泉相当满意,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现在,只等渔翁得利。

    白衣郎君面对公孙雯的大打出手,相当无奈,很想把她一招制服带回去,慢慢调理,经过毒圣前辈的医治,相信,会好起来的。可是这样想,有用吗?

    给自己的答案是,绝对没有把握。因为不知病因,如何下手。再是华佗在世,想必,也是束手无策。

    想了这么多,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

    看着气势汹汹的公孙雯,她的表情就想一招将自己打趴下,然后挫骨扬灰。这样的心情着实能理解。

    父母亲被人杀害,为父母报仇天经地义。

    白衣郎君一时对公孙雯的所作所为起了怜悯之心,或许,一个失去父母亲的孩子就是这样的心情。假若自己,也是这样的境界,定是一样的。

    但是,这样的思绪,不能将事情处理,还的进入实际战况。

    只有将公孙雯的思绪慢慢代入以往的回忆,这样,才是解决之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