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想了好多办法,就是找不到解救公孙雯的唯一方法。

    目前,只能与她动手,伺机寻找机会。

    公孙雯的绿魔大法功,自然是比不上义泉发功狠毒,不过,含毒量丝毫不减。白衣郎君依然利用乌金剑能解百毒功能,使之公孙雯百般无奈,无可攻击。气急败坏的叫到:“夫君,别站着,快来帮忙。”

    公孙雯对付白衣郎君,从种种招式,力度,速度所分析,犹如飞蛾扑火自寻死路,但是,白衣郎君有意退让不肯出手,冥冥之中存在某种关系,看情况而论,关系不菲。

    是什么样的关系?

    义泉搞不懂,听到公孙雯的叫喊,才结束了思考。不错,即刻出手,一招致胜,拿下这小子,就会取得决定性的胜利。

    想此临空,一掌对了过去,力劈白衣郎君的心口。

    方丈大师隐山居士,岂能让他的阴谋得逞。

    隐山居士叫到:“两个欺负一个算什么,我来也。”

    说着,提气丹田,双掌相对而上。

    方丈大师叫到:“别跟他对掌,小心有毒。”

    隐山居士信心百倍的说到:“如今,他的毒功对我们而言,就如虚设,不必理会。”

    方丈大师还是担心:“不怕万一就怕一万呀。阿弥陀佛。”

    “没事的,我会防着。”

    义泉瞅准时机攻击而去,就想一招打死白衣郎君,却不想,隐山居士迎来了。见他双掌攻击而来,便是好机会,与他对掌,将毒注入他体内,看看,自己辛苦这么些日子有没有回报。

    隐山居士绝不会轻易地与他对掌,想着,能让义泉停止攻击白衣郎君就好。

    义泉对自己开始攻击,看来,目标算是达到,但是,他的双掌相对自己而来,判断,不与他对掌是不可能的,否则,就会中他一掌。

    方丈大师看得清楚,要是不及时出掌,隐山居士定会遭此劫难。

    手如刀,快速的忽闪一下,身子便到了义泉面前,只有三尺有余,抬臂速下,就想切割了义泉之臂,这样,你拿什么再危害江湖。

    义泉见之方丈大师的意图,决然收手,不然,定会遭殃。

    对他们的轮番上阵,倒是很难应付,不过,明白了一点,他们非常惧怕自己的功夫。既是这样,看来,自己得强攻站的上风,不然,无法对付他们。

    “看你们架势,是围攻了,既是这样,那好,奉陪到底。”

    隐山居士:“对于你这种散尽天良的坏种无需讲究江湖道义,围攻你又咋了,只要除了你就好。”

    义泉再没有说什么,一副恨得咬牙切齿的样子,施展绿魔大法功。他知道,他们的联手定是如虎添翼,势如破竹。对于他人来说,定是锐不可挡,但对自己而言,只是多了一个死人而已。

    他的双掌极为快速,动作瞬间完成,攻击对方。

    对于义泉的功夫,他两都知,不能与他正面交锋,否则,准吃亏。因此,采取了游击战术,旁敲边打。

    义泉想利用功夫有毒的优势,尽快解决他们,没想到,他们非常狡猾,这样也好,我就盯着一个打。心有想法决意对付隐山居士。

    隐山居士被义泉穷追不舍,自己又不能与他对掌,这使他主动变成了被动,处处就像等着挨打似的境界,要想结束这种局面,就得改变战术,顺其直击,力挽狂澜。可是,这样做的后果很严重,隐藏着极大地危险。可是,不这样做,危险依然不减,就好像处处危机,步步悬空。急速想法,只能硬拼个你死我活,大不了鱼死网破。忽想到,他的毒再是厉害,也是不必担忧,有了毒圣的解毒丸有何惧哉?

    想此大笑几声说到:“义泉,你个纸老虎,你以为我怕你。”

    说着,霎间转身,双掌发力,齐对义泉而去。

    这样的做法是义泉所期盼的,正中下怀。于是毒气全聚与掌心,随着内气一力而出,这样,再是大罗神仙在,也不可能将他救活。

    双双对掌,内力相当,只是,隐山居士瞬间觉得,全身乏力,发痒,接着疼痛无比,再接着就是整个人瘫痪在地如一堆泥巴。

    义泉仰天长啸,得意忘形。

    “教你比牛。自不量力。”

    看着隐山居士倒下,方丈大师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要与义泉势不两立。

    白衣郎君被公孙雯缠斗的不可开交,看到隐山居士倒下,觉得不能再与公孙雯纠缠,应该尽快结束,负责,方丈大师危亦。

    要想结束,就的将公孙雯控制,不然,无休止下去,只能是消耗体力,最终,两败俱伤,这样的结局,正是义泉所要的。

    要想控制这样的局面,不能再优柔寡断,婆婆妈妈的。

    想此,和上次一样,再接招之余,就地跃起,临空,乌金剑一道剑气直指颈椎旁大穴,脖颈穴,顿时,公孙雯被点了穴,立刻不再动弹。

    看着方丈大师与义泉交手,虽是义泉没有占到便宜,可是方丈大师极为吃力,要是再这样下去,定会遭此毒手。

    白衣郎君大叫一声:“义泉,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原本以为,拿下隐山居士,再拿下方丈,接着,就是白衣郎君,没想到,事与愿违,总是不得心意。

    有了白衣郎君的出招,无疑,必败。但不管怎么说,还的挣扎,不然,公孙雯就会落入他们之手。

    “来吧,我要说个怕字,就是乌龟王八。”

    “好,不过,你本来就不是人。”

    乌金剑剑气随着白衣郎君的气脑越发的膨胀旺盛,颜色变得更深,所劈之处,物断皆非。

    义泉的功夫也是最大限度,目的,就是致对方死地。

    双掌依然,招式不变,可是,功力增加了不少。

    两人的对决自然是不会改变什么,改变的,只是双双的力量。

    方丈大师接机,一刀直劈义泉双臂而去。

    义泉见势,不能再与白衣郎君对决了,可是,怎能才退出战斗?要是强行,定会受伤,但是,不这样,只有等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