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危机,义泉依然采取强行措施,脱开白衣郎君的攻击。(书=-屋*0小-}说-+网)

    本来猛的攻击,这样,趁着对方稍微移动,就可以轻易脱身,不曾想,事与愿违,白衣郎君的功力让自己极力对付,看来,要想达成脱离,这样的效果,是不可能的事。

    怎么办?

    秃子的手形刀极为厉害,要是让他得逞,自己的手臂定是不保,那么,自己的完美的计划就会全部泡汤。

    怎么办?怎么办?心中很着急。

    看着秃子就要到了,而不能脱身,难道,眼看着就这样让他们歼灭吗?

    不行,不论怎么样的结果,都得与白衣郎君脱手,否则,定完亦。

    想此,危急时刻,眼睛发绿,一道绿光瞬间推出,这一招,虽是危险,但是能给自己救生的机会。

    使出这一招,别无他法,唯有这一招,才使白衣郎君不能要了自己的命。

    想想刚才,也是用了此招,很是危险,差些丢了性命。现在,不用此招,无疑,就是等死。而现在,用了此招,也是等于自残。

    白衣郎君见义泉眼功击来,很轻松的摇摆身子就可以躲避眼功,但是这样做,义泉就有机会逃脱,要是不这样做,那就是等于同归于尽。

    虽是借着义泉的掌力削弱,借机一举刺向义泉的内脏,可是,眼功的攻击就会很轻松的攻击到自己的双眼,想想,得不偿失。

    想到这样的后果,白衣郎君收功躲避了眼攻。而这样,义泉也逃脱了方丈大师的致命一击。面对义泉的逃脱,方丈大师无奈,不过心中清楚明白。

    白衣郎君更是无奈,不过,顺起直追,还是一样能将他拿下。

    逃脱的义泉贼心就是清醒,他们定是不会让自己轻易脱身,定会穷追不舍,应该尽快离开最为上策,可是,就这样走了,公孙雯怎么办,总不能将她留置于此吧。要是这样做了,无疑,就给了他们解救公孙雯的机会。再着,就算不顾公孙雯也未必能逃脱。想此,一走了之是愚蠢之策,应该想法,将公孙雯带走才是上策。可是,公孙雯被点了穴,一时无法将她带走,被点了什么穴?经过细细看之,才能了解。

    想着,一路狂奔,到了公孙雯的面前,紧紧地抱住了公孙雯。

    这样做的目的有二。

    一来,仔细的查看,被点穴位;二来,要是白衣郎君,秃子追来,抱住公孙雯,这就是一根救命稻草。有了公孙雯在手,还怕他们霸王硬上弓。

    这样的想法,都源自刚才的那一幕。白衣郎君迟迟不肯出招,这使义泉有所联想和怀疑,最终,让他想到,白衣郎君是不是公孙雯的相好的?要是这样,公孙雯就是白衣郎君的致命杀手锏。

    因此,抱住公孙雯以此要挟白衣郎君,定是轻而易举的逃离此地的上上之策。

    呵斥叫到:“别过来,否则,我扭断她的脖子。”

    对于义泉的举动,大家先是一愣,哪有这样的,绑架自己老婆,要挟别人的道理。

    方丈大师说道:“施主切莫再造杀孽,理应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佛慈悲,回头是岸呀。”

    “去你的慈悲吧,统统都是假的。我告诉你们,再要是敢往前一步,我立刻要了她的命。”

    说着,举手对准了公孙雯的天门。

    义泉的为人,残暴无人性,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要是强攻,定会做出杀害公孙雯的事来。由此分析,白衣郎君止步了,说道:“你不要胡来。”

    方丈大师无奈,只好扶起隐山居士,但是,没有任何的清醒状态。

    义泉见到他两的举动,心中庆幸,自己是多么的聪明。

    得意忘形的说道:“只要你们不逼我,我是不会胡来的。别忘了,我是一个外表凶残,其实,骨子里还是一个情种,懂得怜香惜玉的。我这样说,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理解。哈哈哈。”

    这样恶心的话,使得白衣郎君万分气恼,要不是为了公孙雯的安危,早是一掌打了过去,打得他满地找牙。不过,这笔账,迟早会跟他算的。

    “你们走吧。”

    义泉连声得意,仰头大笑的说道:“后会有期。”

    “尽可期待。”

    义泉左右看了公孙雯的症状,明白了被点穴位,快速的在公孙雯的脖颈处点了两下后,公孙雯醒了,不过,晕晕乎乎的说道:“夫君,你抱我这么紧干嘛,好不舒服。”

    义泉嘻嘻说道:“宝贝,我怕你冷。”

    公孙雯懵懂,就被义泉拉拉扯扯的离开了。

    义泉抱着公孙雯,尽量不让公孙雯回头,害怕,见到白衣郎君又起报仇之心,好不容易脱身,不想让公孙雯来个节外生枝,惹得不能离开。因此,抱的很紧的离开了。

    来到隐山居士身旁,立刻取出解毒丸喂服了下去后,不到一秒钟,隐山居士咳嗽了几声,接着,一口乌黑的鲜血吐了出来。

    这样的症状,白衣郎君见过,稍等片刻,伤势应该就会好转。可是,几分钟过去了,还是不能清醒,这使他两大失所望。

    奇了怪了,难道,药丸变质了?

    不会,毒圣前辈说过,药效在三年之内,何况,此药丸不过一月有余。

    在什么地方出了错,白衣郎君难有答案。

    起身想问问义泉,可是,他们早已不见了踪影。

    左右望望,四处别无人家,别说有小诊所了。离此最近的地方就是镇子上,可是,也的三十余里。虽是路途遥远,也的迅速将隐山居士带过去,看看,到底,这是怎么了。

    “方丈大师,我们还是去镇子上吧,这样,还有一线生机。”

    方丈大师赞同这样的做法,于是两人托着隐山居士去了镇子上。

    镇子上人多嘴杂,见到他们这样的,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

    “是不是山上的抢匪?”

    “不像,看那小子眉清目秀的,一幅忠厚相。”

    两个小商贩叽里咕噜的议论着。

    走了一站,终于看到了一家药铺,名曰救世堂。

    他们扶着隐山居士进了药铺,却被赶了出来。

    一个店小二样的人嚷嚷道:“还没有通报,就进来看病,真是岂有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