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山居士醒来,十分清醒,看了周围,环境变质,一个人影都不见,刚要大喊大叫,白衣郎君和方丈大师走了进来,见到隐山居士坐立床上十分高兴。

    白衣郎君:“大师你醒了,可把我吓坏了。醒来就好。”

    方丈大师阿弥陀佛一声道:“施主醒来真是万幸,可喜可贺呀。”

    隐山居士又看了周围一眼别无他人,但有一股药味直扑鼻孔,有此分析,定是一家医管堂。说到:“这是在哪?怎不见郎中。”

    白衣郎君回答说到:“郎中忙,病人多,大师感觉怎么样?”

    “很清爽,有力。就像睡了一觉,无忧无虑,全身清朗。”

    “这就好。”

    此时郎中走了进来脸带微笑说到:“阁下醒来的时辰刚刚巧好,看来,身体自行调理得当,气运畅通,可喜可贺呀。”

    看着郎中似曾相识,但是外表装扮使之原有的模样基本改变,此,像之像,但飞像,这样的视觉让隐山居士难以辨别确认,疑惑与好奇只能藏在心间不能脱口而出。

    说到:“这位是?”

    郎中忙自我介绍:“我是这里的郎中,名单字畅。你好我的病人。”

    隐山居士见礼问好。

    “郎中医术精湛,妙手回春,大师才得以安然无恙。”白衣郎君解释到。

    “这么说,我已昏睡了几天了。”

    “是的。”郎中接言说:“你所中之毒,都是即刻要你姓名的,幸好有毒圣的解毒丸,不然,你撑不到来此我处就医。”

    隐山居士:“原本以为,他的绿魔大法功之毒轻而易举被毒丸解去,不曾想,此毒诡异,反复无常,看来是我粗心大意了。”

    白衣郎君:“是呀,之前中毒,都是被毒圣前辈所造的解毒丸轻易化解,而今,却是事半功倍,那么,问题出在哪了,是不是解毒丸失效了,才有只是抑制毒气攻心的效果。”

    郎中:“非也。你们有所不知,并不是解毒丸失去效果,而是狡猾的义泉定是看出了破绽,不然,你们不会轻易与他对掌的。”

    这样的解释合情合理,不过,在什么时候让他看出了破绽。

    仔细想想一路与义泉接触过的每一个地方,终于有了答案。

    就是在滁州交手的那一刻。

    白衣郎君说到:“事已至此,他的绿魔大法功之毒还是被解,看来,义泉的日子到头了。”

    方丈大师道:“施主精通医学,解得害毒,乃是世间之福,百姓之兴呀,不知这次在此打扰多日,需多少银两。”

    郎中说到:“为今,见到你们盛是欣慰,只要是除暴安良,除恶务尽人士,在我这看病一切免费。”

    隐山居士抱手见礼说到:“多谢郎中相救,你的大恩大德铭记于心,救命之恩莫齿难忘。”

    郎中:“言重了。我行医助世虽说是短短数月,可接待过的疑难杂症上千,就你这样的畜毒对我来说,宛如小菜一碟手到擒来,所以,救命之类的话语,什么谢恩的言语就免了。医者父母心,只要你能健康如旧,这就是我们最大的殷切希望,所以不必言谢。”

    “既是如此,我就不多说了,一切恩情就在不言中。对了,我还没有下地走路呢。”说着,下了床,感觉依旧没有什么改变。刚要再次开口言谢,记起刚才的话语,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方丈大师说道:“既是隐山居士施主病情无恙,那我们该是告辞的时候了。”

    白衣郎君知道方丈大师着急的原因,是因为,雁形变没有着落,就得立刻回去商议,如何解救被抓的各位英雄好汉。

    说道:“郎中,这些日子让你多操心了,客套话我就不说了。由于事急,我们就此告辞了。”

    郎中说道:“就是这样的,那就不送了。”

    鹿会空将信的内容解释清楚后,独孤剑觉得此事利大于弊,因此好生招待,一住就是两日。住在房间,空落落的,感觉孤单。虽然有时儿子偶尔过来问候一下,但是,觉得就是无聊,就好像坐牢一样难受。不过还好,心里一直挂念一件事,那就是关于宝藏地图的事,不知如何开口。要是直截了当脱口而出,恐有不妥,要是拐弯抹角拖泥带水的提起此事,恐怕他又不懂。想着此事,终不能下定决心要怎么开口。

    此刻,来了一个红衣女子说道:“宫主有请鹿镖头,后花园一絮。”

    鹿会空等此机会多时了,是多么立刻就要见到独孤剑,他知道,此事迟早要说,想来应该宜早不宜迟。来到后花园,花枝招展,各色各样的花让眼前的环境变得五彩缤纷,就似另一个天地一般。花味十足,香气怡人,简直人间天堂。

    顺着小路进去,见到正在修花的独孤剑说道:“独孤宫主好雅致,竟有这般爱好,真是羡慕呀。”

    独孤剑没有停手淡淡的说道:“鹿镖头这么快就来了,好好。来,看,这朵玫瑰它的刺又长出来了,你说我修还是不修啊。”

    鹿会空不明白其中的意思,不过,凡事都不要想的那么深就好。要是按平日的习性应该是要把它修剪绝不留此。说道:“应该把它修剪,免得扎手。”

    独孤剑笑了,也不知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鹿会空完全不知也不能读懂。

    独孤剑笑了几声停止说道:“鹿镖头答得好呀,心无旁念城府不深。嗯,好,就听你的。”

    说着在手中的剪子快速运作,咔咔几声,一朵紫玫瑰就这样无辜夭折。

    见其形式,鹿会空有些惊讶,是不是自己说错了。

    独孤剑收手说道:“好端端的一支玫瑰,偏偏长出些刺来,真让人不舒服。修了也好,省的害人害己。”

    鹿会空再无多说的词语,恐惹独孤剑生气。在心里,其实明白了独孤剑的意思,但是又不能言明,只好随着他就好。“独孤宫主有先见之明,令我佩服。”

    “这些奉承一类的话,我是不喜欢听的,实事求是,踏实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