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会空怎是不知独孤剑的用意,可是又不能直截了当的戳穿,也不能开门见山的说出口,说些阿谀奉承的话他也有异样,真不知,这几日他是怎么思考的,举止不定,反复无常可不是他的风格呀。明明有了合作之意,现在却是提都不提消声秘笈了。好端端的无辜将自己叫来,却是摆弄这些把戏,真不知他的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说他老狐狸一点不为过,当之无愧。

    独孤剑看了一眼鹿会空,见他神情木然定是思绪,也罢,跟他玩这个把戏,看来,他是受惊不小。

    态度大转变,脸带微笑的说到:“鹿镖头在想什么?这么入神。”

    鹿会空正愁不知如何开口,听独孤剑的问话,算是搭言说到:“回独孤宫主的话,我是在想,有些话不知该不该讲。”

    独孤剑奥一声说到“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最近有传言说,独孤宫主得了一张藏宝图,不知是真是假?”鹿会空试探性的问。

    听此言,独孤剑并未感到惊讶,就像平常一般。

    “对于此传闻,当然是假的了,无中生有,甚至是胡说八道,就是我,都不知道有这档子事。不知鹿镖头从何听闻此言的,莫名其妙。”

    “对这样的消息,自然是有根有据。”

    “奥,有意思,那说来听听。”

    “独孤宫主可记得,在东晋某王墓室里所得的经书,达摩大乘金刚经一事?”

    独孤剑一惊,他是怎么得知此事的。不过,这不是什么秘密,他得知理所应当。“记得,这与此事有关系吗?”

    “当然,关系大了去了。”

    “奥,愿闻其详。”

    “除了达摩大乘经刚经外,还有一本德治的书鉴,书鉴里面夹着一块黄色丝绸。”

    “一点不假。”

    独孤剑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怪不得丝绸上面有,弯弯曲曲折折起伏若隐若现的金线指引,还有山峰山洞坐标,原来是这样。

    想到这一点,笑了,仰头大笑。“没想到,自己活了半辈子,

    还能遇到奇事。哈哈哈哈,,,,”

    “恭喜独孤宫主,贺喜独孤宫主。”

    对这样的话,独孤剑相当不满,因为,即是得到了达摩大乘经刚经,如今,也未能称霸武林,号令江湖,所以,鹿会空的祝福他很忌讳。

    “我说过,阿谀奉承之类的话就不用说了。”说着话,想到鹿会空来此的真正目的“绕了这么一个弯子,原来是惦记我的藏宝图,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敢打老子的主意,太岁头上动土找死啊。”

    鹿会空对这样的情况早有预测,因此早有准备,说到:“独孤宫主别发火嘛,与你对话间,我发现,你并不知晓此事,说实话,事先,我也不知此事。虽是我行踪江湖遍布,但真没听到关于独孤宫主得到藏宝图一事,更不知道,当时,差些一举歼灭了六门约,可谓妙计横生规划的天衣无缝。巧妙的利用他人替自己寻找藏宝图,可算机关算尽,步步为营,最终,东西到手大功告成,一系列的策划,一步步精湛的安排,着实让人佩服有加,不得不高举大拇指,夸耀其聪明才智过人之处,佩服佩服。”

    “说了半天尽是废话连篇,快说,是谁告诉你这些的。”

    “独孤宫主别急嘛,且听我慢慢道来。刚才我已说了,史将军虽在大营,但江湖之事清清楚楚可以说了如指掌。那日,他差人过来,特意将此事告知,不是说,史将军不愿与独孤宫主见面,而是顾及到,独孤宫主是江湖枭雄,贸然前来恐有不妥,致使,要我前来先是拉拉线,对以后的合作,就不会显得尴尬了。”

    “原来是这样。即使是这样,那我就看在史将军的份上不与你动手,好了,此事我已知晓你可以走了。”

    这话说的,让鹿会空着实尴尬,一时不知该如何说话。要是就这样离去,岂不是白来一趟,还白白送一个消息给他,得不偿失。即是这样,多说无意,想走又是心不甘,不走,人家已是下了逐客令,左右为难。索性不言语,看他有何举动。

    独孤剑要鹿会空离开,是不想让他深知藏宝图秘密,原本就可以一掌灭了他以绝后患,但此事既然让人得知了,看来已不是什么秘密,想来,这个史思明的确是个人物。要是这样理解,那么,那群六门约的人和江湖门派中人并不得知此事。之前,自己也曾听闻传言,有东晋某王藏有宝藏,却不想就在自己手中藏着,真是来之不易但又显得轻而易举,直接说成是手到擒来。没想到,费尽心思绞尽脑汁得到的达摩大乘经刚经,尽能牵扯出一个大大的宝藏,真是太奇妙了,说明,这笔宝藏是属于我的,任何人别想把它抢走。可是,史思明已知此事,看来麻烦了。要是拒绝史思明,结果定是堪忧,民不跟官斗,这是常理。

    “你先回去吧,容我再想想。”

    有了独孤剑松口,就应该趁胜追击。

    “独孤宫主不必再犹豫,说实话,既然人家已知此事,再是犹豫不决又有何意。说白了,这次让我来,就是探探口风,要是惹恼了史思明,他一个大将军,随意给你安排一个罪名,就能把你轻而易举的灭了,事后,东西还在人家手里,所以我说,好汉不吃眼前亏,民不跟官斗,斗不过的。”

    独孤剑冷哼一声说到:“逼急了,老子毁了它,都得不到。”

    “当然,这样的后果将军也想过,不过,最好是不要这样做,因为,对谁都没好处。话又说回来,史将军是不会损失什么的,只是苦了你经营多年的逍遥宫和这大名鼎鼎的红宵了,说报废就成一堆黄土了,多可惜。”

    鹿会空言语让独孤剑的心里流血,每说一句,好似用刀玩心一样痛。好不容易有了今日的成果,绝不能就此毁于一旦,要想保住这些,就得无条件的跟他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