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己老人说道:“没有似牛大的东西绝非搬弄开这些石头。”

    隐山居士说道:“过于夸张了吧,这么大的畜生除非是妖,否则,不会有的。”

    子云子:“世间之事,奇异灵兽,只是我们没有亲眼卓见罢了。”

    无己老人“这么说,你是相信有了?”

    “一定会有。”子云子斩钉截铁。

    无己老人“那好,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走。”

    走到离洞口数十步时,此时已经完全透明化了,一些杂乱的脚步清晰可见,看来,这是独孤剑一伙想追绿凤,但是不知是什么原因让他们止步了,就在仔细想事之余,有了声音来源,而且越来越大,越来越近,看来,这东西行动速度快。

    是什么呢?大家顺着声音来源瞧去。

    声音就像人走路一般,节奏感均匀,沉稳,踩地很重发出威慑力的震动。

    大家都有同感,好似山洞摇晃一般,危险临近,边缘受损,安全已经受到威胁,此刻,大家不知是多么大的东西来临,但是,最基本的一点,就是相互照顾好自己身边每一个人。

    只要齐心协力,抱成一团,相信,什么样的困难都能迎刃而解。

    即使是天下最为厉害的怪物,也不怕,众志成城,它能翻了天。

    众人拭目以待怪物的出现,都已准备好了自身最为厉害的功夫等着怪物现身。

    声音传来的越来越慢,脚步声一下一下的,好似在数数。

    越是如此,大家的心跳越是跳的更高,几乎到了嗓子眼。

    这样的环境与气氛只能说明怪兽已经出现了,那它在何处,不见踪影。众人都是惊愕。

    山洞比起前面的大的多,可以说,四五个大,几乎是房间无疑。要说怪物到来应该出现在众人面前,可是,只有声音没有身体,疑惑,这是何东西?如此诡异。

    大家摒着气观察着,静的鸦雀无声,呼吸成了最大的声音。

    忽然,一丝灰尘从头顶调了下来落入了隐山居士的发卷上,灰尘的出现使得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说到:“哪来的灰尘。”说着一连数个。

    灰尘?白衣郎君意识到,这个家伙够沉的,走路都能震的灰尘往下掉。细想不是这样的答案,有误。山洞沉静久远,即是灰尘,也不会被走兽脚步声震脱掉落,那么,那是因为什么?就在思索之时,一团灰尘整个落了下来,飘至每一个人头顶。此时此刻,真正意识到,危险就在,只是没有想到,这个怪东西竟然会攀爬至自己的头顶,它是怎么做到的?蛇类?不对,蛇走路怎么会又脚步声发出。明知怪物就在头顶,却是不能抬头瞭望。如何办,才能让大家安然无恙的离开。即是这样的东西,想来,定不是简单之物。

    灰尘再一次掉落,让大家不约而同的抬头仰望,白衣郎君说到:“千万别抬头,,,”显然他的话已迟。

    子云子抬头一瞧,一道黑影长又粗,长有数十步,粗有洗浴木桶那么大,头看不清楚,只是一对玉黄色眼神注视着自己。见此情况心里发慌,神情紧张叫了出来,妈呀,这是什么东西。

    众人好奇,都是抬头仰望。

    白衣郎君猜想,怪兽就要动手了,应该急速离开,不然,在劫难逃。

    喊到:“大家速速离开,怪兽就在头顶。”

    原本不用这么紧张,应该悄无声息的一步步慢移,或许,就能避开这桩祸事,可是,事与愿违,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随着白衣郎君的叫喊,大家原本注视着山洞里面,瞬间转身掉头就跑,可是,他们的行动显然迟了,被一个狗头狮相拦阻了出路。

    面对如此的怪物,疑惑,它的身体在哪?它的脚又在哪?

    怪物吐着舌头慢慢临近,它的身躯极为软,似面条,收缩自如。

    随着它的临近,身躯也是慢慢裸露大家面前,蛇身,六脚齐全,这是前面位置,后面还有,定是细小腿脚数不清。

    随着怪物的临近,大家似乎看清了怪兽。

    说是四不像,不合适,八不像,又过于夸张,总之,毛毛角角,纯碎的一个不知是什么的东西。

    面对这样的怪兽,说实话,谁都惧怕,在心里其实都是战战兢兢的。不过,由于人多,再是怪兽来袭,在危难时刻,谁都不会麻木不仁坐以待毙的,都是想着怎么样才能将它制服并且一举毁灭。

    看着怪兽的临近,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决不能再让它前来一步,否则,想反击都是不可能的,要想有战胜他的几率概算,就的将它阻止前行,把它的心里邪气趁早压灭,消灭在萌芽状态。

    最为最强的远距离攻击兵器,当之无愧的属乌金剑。

    白衣郎君,绿凤不约而同的出手,虽是招式不同,但是,两把剑气却是犹如龙凤缠绕,相互咆哮而去。

    白衣郎君出招,是子爵剑法,第九式汇集天佑,烽燧灭之。

    绿凤出的也是最为拿手之招式,凤凰剑法,最高一式,凤凰展翅,斩妖除魔。

    令他两最为奇怪的是,两道剑气像雷光闪电般缠绕,威力从单一顿时升级为双线,变为不可战胜的狂魔,不可一世。

    对此现象,不但是他两,众人也是惊讶十分,目定口呆,不知如何形容。

    “哇噻,太不可思议了。”隐山居士感叹。

    有了这样的厉害武器,害怕怪兽不除。

    众人志气大涨,犹如隔岸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

    两道剑气气势恢宏,犹如天降雷公,降妖除魔不可抵挡。

    但是,他们的愿望落空了,事与愿违,徒劳无功。

    两人发招都是尽自己本能,一招制敌,一招将其毁灭,可,怪兽轻而易举的躲避了乌金剑攻击。

    两道剑气落在岩石上,落下了两道深槽,岩石粉碎之声震耳欲聋。

    怪兽好像被激怒,吐着舌头猛冲了过来,攻击白衣郎君和绿凤。

    舌头速度惊人,秒间就到,还未挥剑动手,便被舌头将白衣郎君的手臂缠绕,接着,剩余舌头又向绿凤攻击而来,顿时,绿凤还在懵懂之中,见白衣郎君被缠一时惊慌不知所措。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