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身后是道坡,怪物聪明隐蔽的很好,虽是声音作响,但是,它们的集体性绝优,好似匍匐前进。

    最先出现的还是山洞见过的那只怪兽,只不过模样比起山洞见过时更为可怕,或许是,暗与亮的关系吧,视觉有了明显的差异。

    大家疑虑,是不是山洞那只?

    得到的答案,不能确定。

    再看它行动迟缓,又见七寸处,明显有伤痕,大家这才确定,就是山洞那只。但是一个问题出现了,它是怎么做到的,神不知鬼不觉,金蝉脱壳。连叫几声迷惑对方的注意力,趁机绕到了对方身后,试图将对方团团包围。可是这样做,它是错了,漏洞百出,明显,给对方留了撤退的道路。难道,这一点它没有想到?不会,绝不会这么简单。

    猜想了这么多理由,白衣郎君觉得,怪兽极为绝对的睿智,绝不会无辜留出一条道让自己的对手轻易脱身。

    那么,它的目的是什么?

    见到怪兽的出现,其后又是小的怪兽一大群而来,虫子虫孙全部上阵,密密麻麻,气势汹汹,让人生畏。

    隐山居士:“妈呀,这可咋整。”

    子云子:“怪兽已是出来,想必,山洞空穴,正是我等脱身之时。各位,不要犹豫了,快进山洞一走了之,晚了,可真来不及了。”

    大家准备就绪,起步开始行路。

    白衣郎君阻止道:“切不可鲁莽行事,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隐山居士道:“有什么奇怪的,不要杞人忧天了。”

    无己老人:“我也觉得有些怪异,平白无故的,给我们让出一条道来,难道,它是怕我们了不成。”

    方丈大师:“不会的,定有隐情。”

    隐山居士着急说道:“别把怪兽想的跟你们似的,绝顶聪明。你们走不走,不走我先进去了,给你们探探路,也好让你们彻底放心。”

    白衣郎君拦阻说道:“大师,万不可掉以轻心,上了怪兽的当。”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说着不顾一切的走了进去。

    山洞死寂,无一点声响。

    隐山居士放心的往前走着,突然,一对玉黄色的眼睛瞅着自己,幸好,早已准备好的追命锥暗器在手,目的就是万一遇到怪兽,可连发暗器,借机脱身。

    想的万无一失,可是,怪兽应急灵活,就在他动手之时,早已被怪兽掌握的一清二楚,可以说了如指掌。

    暗器袭去,怪兽躲都不躲,扎在身上,犹如小刺一般,不疼不痒。

    隐山居士想借机怪兽躲避一时脱身,可是,事与愿违,它没有躲开,而是直接攻击,舌头直刺,就在隐山居士发出暗镖时刻,舌头已经缠绕住了他的双手,想摆脱,无能力,只好一步步让其拉入嘴边,嘴好大,如量米斗,隐山居士在跟前就如人捉了一条大鱼显得很小,故被一口吞了。

    白衣郎君想跟着进去,还在犹豫时刻,里面声音作响,接着,一声惨叫后,一切恢复了以往状态,消声密静。

    声音传来,都知隐山居士出事了,无不惊讶悲痛。

    怎么办?

    后有追兵,前有拦截,天罗地网,想逃,比登天还难。

    看着无数只怪兽袭来,白衣郎君真不知有什么办法可以脱身。

    四面环山,就如做落在一个天坑里,这样的环境是第二次再度出现,就像人为策划无处可逃。

    他们身靠身紧紧相依,东南西北方向相互瞭望,以防怪兽突袭。

    不错,怪兽的形势就是包巢,围点打援,一举毁灭。

    临近二十步地方,怪兽突然大吼大叫后,抖抖身体,摇摇脖颈,接着呲牙咧嘴,向众人发怒般的直吼。好像在说,我是不可战胜的,擅闯者死。

    随着它的吼叫,怪兽们立地不动,就如军队般的严明纪律比比皆是丝毫无损。

    它在预示着什么?

    大家开始猜疑,设想,笃定,等等等等,,,,,

    都是在心里设定,却是没有开口议论,因为,这样的时间段,这样的地点,不容许他们交头接耳。

    他们不知所措,他们不知如何判断,他们完全一片死寂,他们也在借机寻找出路。

    万事不可能没有破绽。

    即是怪兽能从山洞来此,说明必是从怪兽们的后方脱身。

    白衣郎君想了好久,规划了好久,如何突围,就看能不能打开一条通道。

    说到:“各位,要想顺利脱身,必须血刃一条道出来。”

    无己老人:“四周布满了怪兽,而且,它们的足迹已至半里地,各个都是口吐白沫毒液,恐难开辟道路。”

    王秀红在袖口摸索了一会,接着拿出一些药丸说到:“虽是它们剧毒无比,相信这些药丸能助我们一臂之力。”说着将药丸给了大家,唯有白衣郎君没拿到,药丸不够了。“白公子,我这还有一颗,虽是解毒功效相对来说差些,给你。”

    “我吃了,前辈你怎么办。”

    “我自有定数。”

    “不行,我不要,我想,我会没事的。”

    绿凤“前辈,那颗你吃吧,我与白公子每人一半就好。”

    “这样也好,要是没有被攻击到千万别吃。”

    大家谨记于心。

    怪兽突然间又吼叫,似在发信号,接着怪兽们开始了猛烈的攻击。

    白衣郎君说到:“我们齐心协力,速度要快,不过,我与绿凤姑娘在前,利用乌金剑开路,这样更安全。”

    大家点头应是。

    无己老人说:“我觉得擒贼先擒王。”

    方丈大师说到:“想法不错理应如此,可是,我们没有机会。”

    清苦大师:“别再议论了,怪兽来了。”

    白衣郎君:“绿凤,咱们双剑合并,定能力挽狂魔。”

    绿凤嗯了一声点头应是。

    他们的招式依然是最为厉害的拿手好戏,顿时劈的怪兽四零八落粉身碎骨,随着气势恢宏不可战胜的剑气一路前行,瞬间,一条道开了。

    领头特大怪兽见之,恼怒,原本趴着的样子,转眼间站了起来,三十多尺高,如高耸入云。狂叫一声,急速追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