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走的蚂蚁迅速的召唤了它的同伙,分分钟,黑压压的群蚁临空而来。

    陈将军大叫到:“快撤。”

    瞬间,战场混乱,都是跑的比兔子还快。只要被蚂蚁咬到的,各个疼的停止不前,后背,前胸,脸面,无一不是蚂蚁攻击的目标,眨眼间,已有人骨摆地。

    独孤剑快步上前,见到白衣郎君一伙果真藏匿于此,瞬间出掌打了过去。

    白衣郎君对独孤剑的来临,不是担心,因为,自己完全有办法对付他,就是乾坤神掌。见到独孤剑一掌袭来,顺势而为,乾坤神掌对了上去,就如前次,将他内功吸取,如此,他不得不去。可是,这次不同前次感觉,丝毫对他无损,就如平常对掌一般比内力。

    独孤剑自知晓乾坤神掌后,苦思冥想,终于,让他想到一种武功可以抑制乾坤神掌,那就是西域大啵咯掌。此掌威力极强,效果似乾坤神掌,不过,它只能防止内气被对方吸取,而没有吸取效果。

    见到白衣郎君有些惊讶,哪儿都有他。不过,自己能克制他,不在担心,得意说到:“没想到吧小子,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说着用功猛推双掌。

    接触到独孤剑的双掌时的确意外,真是防不胜防,他是怎么做到的?看来,今日只能比内力了,比内力,无疑,鸡蛋碰石头。不管怎么说,再是艰难战斗也得继续。

    无己老人见到独孤剑已是怒不可言,又见他出死手,即刻出手帮忙。虽是大伤刚愈,内力明显不足,不过硬撑一把,将他打发走也是可以的。

    起身骂道:“独孤剑,你这个畜生,我要你命。”

    说着一掌打了过去。

    对于无己老人的出现,独孤剑很是吃惊不小,没想到,他们恢复的这么快。虽是在自己的意识里,他不死也残,如今,却是身康体健。

    知道,目前,正与白衣郎君对掌,要是移动定会错失良机,给了这小子可趁之机,那么,不能移动怎能对付击来一掌?细细估量白衣郎君的掌力,一只手应该可以应付,于是,移开一手接掌无己老人击来一掌。接掌后,感觉对方的内力明显不足,但是,一人对付两,自己的内力刚好应付,只是可惜没有多余之力,不然,定会将他们一网打尽。自己也知道,如果时间长了,定会被他们拖垮,应该速战速决,结束战斗,可是,哪有闲余时节来个突然袭击。瞬间想到他的属下叫到:“有没有喘气的。”

    尹馨刀客一伙都是注意着独孤剑的一举一动,怎么会离得远,见他举动,但是不知,以为发现了什么奇异珍宝,四人齐叫着齐蹦而去,看到白衣郎君一伙才恍然大悟。再看独孤剑的架势,一手战一人显得吃力明白了过来,急忙出手相助。

    绿凤见之岂能让他们如意,瞬间挥剑,一道剑气横飞,使得尹馨刀客一伙无从出手,只能躲避离开。

    笑面虎见到绿凤喜上眉梢,笑道:“娘子,你怎么出手相助他们,,,,,,”

    绿凤每听到笑面虎这样称呼自己,就是怒火中烧,还不等他把话说完怒吼:“住嘴,闭上你的臭嘴。今日在干往前一步,让你们粉身碎骨。”

    听到这样的话,笑面虎虽是有些生气,但是,他对绿凤那是垂涎三尺,绝对的喜欢。说道:“你我从小一起光屁股长大,算是青梅竹马,不念夫妻之情,也得顾惜旧情友谊吧。你这样做,太过绝情了。”

    绿凤对他丝毫无语再言,出于一起同事多年的份上给他一句良言说道:“你若改邪归正,我们之间还存在着一丝友谊,如若,就是对敌。”

    “这么些年,我们风风雨雨一起共事,难道,在你眼里,都是恶事吗?”

    “之前那些事,都是无恶之事,做之无愧于心,试问,你们这些日子所做之事都是些什么事,难道,一丝悔意都没有吗?”

    “悔意?我笑面虎所做之事无愧于心当之无愧,件件都是为了逍遥宫的利益所图,请问,我有何过错?倒是你,三番两次的违背宫主,现在还横加拦阻我们出手,忘恩负义,大逆不道,纯碎的白羊狼一个。”

    提及独孤剑对自己的养育之恩,绿凤自然是有愧于心,不过,事已至此就不再想这些,有朝一日,他若回头是岸立地成佛那日,再行孝道不迟。

    “休要说这些没用的,快滚,不然,吃亏的可是你们。”

    这些话独孤剑听的清清楚楚,一时不能解释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要是她果真不念以往,就不会只对他们动手。如今,优势明显,这样耗下去对自己绝对没好处,于是决定,既然不能占得上分,何不暂时性的化干戈为玉帛,以求平安。再看身后,飞蚁正在袭击官兵,若是不离开,定会遭受袭击。

    “今日若不是丫头帮忙,我定会将你们打趴下,罢了,看在丫头的份上,今日就此如何?”

    白衣郎君看了无己老人一眼,像是寻求他的意见,无己老人也觉得,自己的内力,没有恢复到最佳,对付独孤剑还是欠缺火候。再看白衣郎君也是不能有一丝优势,言和也可。说道:“既然独孤宫主有此意,我们自然是拍手赞成。”

    “好,收手。”

    双方一拍而散,独孤剑也不会久留此地。是非之地,留之,就是自取灭亡,瞬间不见了踪影。

    看无己老人的面部表情发黄,看来体力不支。白衣郎君问:“大师没事吧?”

    “没事,”说着话咳嗽了几声,看来,伤势依然没有得到恢复。

    无己老人目光转向了绿凤,对绿凤的表现很满意,虽是对独孤剑没有动手这能理解。说到:“谢谢你绿凤姑娘。”

    “没什么,对了,他们怎么像中了魔咒一样纷纷离开?”绿凤不明白的问。

    刚才叫声惨烈,定是发生了什么,听声音分析,应该与怪兽有关。想此,白衣郎君说到:“定是遭到怪兽之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