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如此,我们也的离开。(书屋 shu05.com)”绿凤紧张的说。

    “不错,我们速速离开。”王秀红已来到他们面前。

    白衣郎君扶起无己老人和绿凤一起出了藏身之地,见到拥挤逃命的官兵说到:“毒圣前辈,他们这是怎么了?”

    王秀红冷哼一声说到:“作孽呀,可惜了这些年轻轻的生命。他们是被飞蚁袭击了。”

    听是飞蚁,大家伙并不稀奇,跟先前预想的场面一模一样。这样的场面,虽不是他们所要的,可是,又无能为力阻止这一切发生。

    官兵们被飞蚁侵蚀,痛苦万分,看在眼里,爱莫能助,因为,飞蚁成千上万。这么惨忍的场面不忍直视,只能叹息。

    方丈大师清苦大师一直在念经,希望能超脱他们。

    子云子说到:“如今场面是我们不能主宰的,至于官兵们,能逃脱更好。现在,我们应该速速离开,否则,也会像他们被无情的摧残。”

    说着话,一瘸一拐的向前走了几步“看到没有,这就是遇事不积极,心思落后的报应。”

    白衣郎君:“是呀,有些事宜早不宜迟,现在,飞蚁还有攻击目标,待没了目标,定会穷凶极恶的。所以,我们一起和官兵离开最为安全。”

    人流如洙,各自顾及自己的生命安全,谁也不认识谁。混入局势混乱的官兵队伍里,躲避了飞蚁有可能的攻击,很快下的山峰来到一个相对比较安全的地方止步了。由于独孤剑就在前方,因此,为了躲避不必要的麻烦,在山峰半坡,白衣郎君对此问题有了分析,提议与官兵分道扬镳。

    大家相安无事,对这一场不足为奇的历险感到,是这一生最为谨记于心惊心动魄的大事件,这辈子,没想到还有这么一遭。

    方丈大师:“各位施主,接下来,我们就在这休息,还是另去它处。”

    王秀红:“我们不能离开这里。”

    子云子:“还有何事?”

    王秀红:“华玲玉在山洞呢。”

    大家恍然大悟。

    白衣郎君:“怪不得,总觉少了什么人,原来如此,那我们速去。”

    无己老人“此去不妥。为今独孤剑虎视眈眈,正在下面等待我们的出现,要是贸然前去被他发现了踪迹,到时,华玲玉危亦。”

    子云子:“这样危险,怎么做才是万无一失?”

    大家都在思绪,没人回答问题。

    一刻钟后,王秀红说到:“只能在夜里行动了。”

    目前,最为安全的行动也只剩这样了,大家附议赞同。

    独孤剑一伙早在山下等候,左等右等就是不见白衣郎君等人。官兵已走完,眼前空空如也,就是一只飞蚁也是没有踪影,看来,他们趁机溜走了。

    陈将军看着回来的官兵不足前数心里气怒这群该死的飞蚁,这样,不但财宝没有寻到反而失去大批生命,真是得不偿失。不过想想,这只是个开头,只要掌握了这群蚂蚁,相信,再次上去就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有所准备,定是成功的需要。看到独孤剑死死盯着前方,不知是为啥,或许,也是为失去财宝而惋惜吧。

    走到独孤剑面前说到:“独孤宫主,在看啥呢?莫不是也为财宝之事担忧。”

    说实话,独孤剑懒得理他,出于有利用价值的份上勉强说道:“没什么,我是在考虑路线。”

    “考虑路线?难道,是线路出问题了吗?”陈将军着急。

    “陈将军莫惊慌,当然不是。只是觉得这路太过艰难,行走极为不利,要是能把它搞得走时方便一些就好了,这样,来去自如,也就不会无辜失去这么多生命了。”

    “呵呵,看来独孤宫主也是个性情中人。素闻独孤宫主行事严明,从不讲究生命所惜,更不婆婆妈妈,今日受了什么启发变得如此优柔寡断,这可不是你的形式风格,难道,性情真的有所转变?”

    独孤剑没有说什么,想当初,自己是多么希望一个生命能持久的延续,可是,世事无常,世态炎凉,经过几次被恶人欺凌后,才知强者才能生存,这就是适者生存的道理。自那以后,不断地学习,不断地进步,要不然,今日之地位怎能来之。人之初,性本善,本相依,孑然一身,却是事与愿违,也罢,思之乏味。

    “陈将军过奖了。”

    “至于你所说之事好办,我会让人带来炸药将这里夷为平地的。”

    独孤剑没有阻止陈将军,因为自己的目的,就是要把这里搞平,一马平川有利于自己。“这样好。”

    “对了,这里怪兽都是原始之物,对我们极为不利。独孤宫主有何高见?”

    独孤剑也没有较好的办法,为了应付陈将军只能随意所说。:“这万兽洞可不是白叫的,名副其实,要想攻克它,只有找到真正的入路才可,否则都是白白丢失性命,最终一无所获,徒劳无功,甚至前功尽弃。”

    “说了半天,这条路不是入口啊?”陈将军着急了。

    “也不是,按图标识的路线应该不会错,但是我觉得,还会有其它的路。”

    “吓我一跳,原来这是独孤宫主的设想。”

    白衣郎君一伙都在思量,独孤剑与官兵勾结到此是为何事?若不是极为重要的大事,他们绝对不会狼狈为奸臭味相投。要想得知为什么,就的乔装打扮刺探军情。

    想此说到:“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大家的目光齐聚白衣郎君身上。

    “死去的官兵无数,随便打扮一下,就会得知情况的。”

    绿凤:“乔装打扮?”

    “不错,真聪明。”

    大家觉得此计可行,举手赞同。

    黑夜,寂静的要命,就连夜间常有的豺狼虎豹都是踪迹全无。

    月光朦胧,不是那么明亮,趁着月光,找到了一个值守官兵,悄悄的绕到后面来个突然袭击,将其打晕放一边,脱了衣服迅速的换好,大模大样的走进了军营。

    此时,天黑一个时辰,官兵都是没睡议论纷纷。有的哭泣,有的怨天尤人,总之气氛一场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