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秀红“为何?”

    白衣郎君将自己的想法告知大家后,都夸聪明,有先见之明之头脑,值得一赞。决定吃饱饭急急离开。

    第二天天刚亮,独孤剑已是耐不住性子,来到陈将军驻地开门见山的说道:“陈将军,昨日你说的炸药在哪?”

    见到独孤剑火急火燎的样子,陈将军本想问安,见他此表情,就不再开玩笑,说道:“一切准备就绪。”说着向外走“随我来,独孤宫主。”

    走出账外,喊到:“崔副将,昨日交代之事可办好?”

    崔副将回答:“回禀将军,已办妥。”转头“把东西拿来。”

    炸药包有十几包,各个四方个头大,看来,威力强足。

    看着眼前的炸药包,独孤剑欣慰说到:“陈将军说到做到,办事能力绝佳,令我佩服。”

    陈将军摆摆手:“能得到独孤宫主的夸赞实数不易。对了,独孤宫主如何使用这些炸药,可有规划?”

    “粗略部署我已有圈点,不过,具体事宜还需现场勘察。走,我们一起看看。”

    “我就不去了吧,只要能在此山中开出一条路,我都大力支持。”说着话哈欠连天。

    “即是如此,那陈将军就歇息吧。”

    “来人,带上炸药包跟随独孤宫主去。”

    来到山峰之巅,见到二十多具白骨姿态各异,有弯曲形,趴着形,奇形怪状。

    一夜之间,蚂蚁无存都是溜光了。

    开辟道路,必是在此,可是,这样行动,原本就有怪兽出没,这样一来,岂不,怪兽更加疯狂地来了。说不定,还会炸出一些没见过的东西出来,那时岂不更麻烦。想了想,也未必,有着炸药在此,什么样的怪兽怕它才怪,来者不拒,一一消灭。

    有了心中所想,便开始了大胆部署,让官兵们按自己的指示放炸药。官兵们拿着铁锹镐头和铁攢开始了满山凿洞。待二十多处爆炸点凿开之后,独孤剑让人放好炸药,导火索接连稳固后叫人撤走点燃了导火索。

    随着火线燃完,炸药包一个一个的浑然而起。

    烟尘飞扬,漫布天空。碎石灰瓦,一起冲上九霄,一会,似天女散花尘埃落定。此刻,倒下的岩石填平了坑凹,随即成了一道平坦的道路,在高高的山峰之间显而易见。

    独孤剑看着自己设计的路线,随着炸药发出的震耳欲聋的声响后,实现了初步的目标。

    尹馨刀客说到:“宫主就是厉害,设计与爆破合情合理,瞧,一条通天大道就这样生成了。”

    长枪鲁一手道:“宫主聪明又英明,这点事情不算什么。”

    独孤剑对这条路不是很满意,不过,有了十余丈的深沟,走路不再吃力,到时,财宝得手,行动也是极为方便。命人将道路整平后又命人去请陈将军。

    此刻已是中午,陈将军命人带着饭菜过来说到:“独孤宫主辛苦了,我已命人做了你最喜欢吃的八宝粥和虾米蒸饺,独孤宫主请。”

    打开捎饭木质饭盒,一股香喷喷的饭味直线上升。

    独孤剑闻了一下感觉重温旧梦回到了二十年前。。。。。。。

    “娘子,我回来了。”

    进的门,一股饭的飘香味布满整个房间。一闻饭香就是自己特喜欢吃的,不由得眼眶湿润。

    “娘子,你真好。”

    “以后我们就是夫妻了,对你好是应该的。”

    说着话,手里拽着一个一岁多的女孩。

    看到饭香便想到以往,想起以往就会想到绿凤,心中责骂,忘恩负义。。。。。。

    再想往事就会失去大好味觉于是丢开不愉快的事情拿起碗筷就要动手,陈将军急说:“独孤宫主且慢,我已命人带来了桌椅。”

    人多手脚麻利,一张大桌即刻出现在大家面前,饭菜盛上,饭味飘香,一会功夫,一顿可口的午餐就此结束。

    陈将军看着独孤剑的态度满意说到:“看来,我的消息不菲呀。”

    独孤剑笑了一下:“陈将军神通广大呀,不由不佩服你,细致入微。”

    “这是必须的,合作就像合作样嘛。实话说,史将军可对独孤宫主很仰慕呀,希望能与独孤宫主永久的合作下去。”

    独孤剑好似受宠若惊,呆在此地一时不明白他意,意欲何为?

    “独孤宫主无需多想,总归一句话,是好事。”

    奥了一声点了头,看来,他们是急需这批宝藏了。要是如此,自己的小算盘可就落空了。但是又不能即刻翻脸,否则,前功尽弃。再着,翻脸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宝藏一分拿不到还会从此得罪官家实数不划算,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这样的买卖做不得。

    “承蒙史将军看得起,老夫定是迎合,不负众望。”

    “好,要的就是独孤宫主这句话,史将军定是愉悦。”

    尹馨刀客一伙,对独孤剑的所作所为大为不解,此时已是事半功倍,几乎不再需要这些废物了,为什么还在那与他纠缠不休。

    笑面虎:“宫主这是怎么了,没有必要这样做吧。”

    尹馨刀客细想了说道:“宫主自有安排,无需揣摩。”

    说着话上前说道:“陈将军,我们已是开路成功,这份功劳你是当仁不让,瞧,通天大道,一马平川。为了表彰你的功劳卓著,特请陈将军第一个踏上这条路开个好头。”

    说着话眼睛瞧向独孤剑:“宫主,我说的对不对?”

    独孤剑对他的话却是不满意,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真是大胆妄为,毫不顾忌自己的颜面,还让陈将军对自己有了笑柄,说自己的属下毫无规矩可言以下犯上,但是为了圆和场面就不得不皮笑肉不笑的敷衍了事说道:“既然你所说言之有理那也是我的心声,意思相同,既如此,就请陈将军上路走一步吧。”

    对于尹馨刀客之言,陈将军有些怪罪,毕竟,此话不是独孤剑所言,分量就不一样了,但听独孤剑圆话,也就没有必要追究下去,面带微笑说道:“即为通天大道,理所当然的要走上一走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