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洞很深,白衣郎君好奇的走了进去,顺手拿了火把。(书=-屋*0小-}说-+网)

    其他人都是一个老龄台阶的人,前辈。所以,与他们交流总觉得怪怪的无话可说。只有白衣郎君与自己年龄相仿能说到一起,见到白衣郎君走了,绿凤急切的说道:“白公子,等等我,我与你同去。”

    白衣郎君说道:“好呀,里面黑漆漆的,只要你不怕黑就来。”

    无己老人问:“毒圣,此山洞你应该是熟悉的,里面不会有什么吧。”

    王秀红“是的,山洞也就百余步,里面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

    “你有几年没有来过此处了?”

    王秀红掐掐手指算算日子说道:“五年有余了。”

    “这么长时间没在此处呆过,里面应该有变故。”

    王秀红保证的说到:“不会的,隔三差五的我会来一次,要是有变故,就不会这么平静了。”

    众人看看周围,的确,没什么变化,原封照旧,也就不在多说什么了。

    两人走了百步的时候,山洞到底了。周围干糙什么都没有,就连一粒老鼠屎都不见,但是,总有一种怪怪的味道飘在鼻子旁边晃来晃去久久不能消散。

    绿凤嗅嗅怪味说到:“白大哥,是什么味道这么难闻。”

    白衣郎君也不知,总觉是一种死去年久的东西的尸体腐烂味道。说到:“是腐烂味道。”

    “腐烂味道?”说着话看了左右什么都没有这就有些奇了。“四周无一物,何来尸骨腐烂。”

    白衣郎君又看了周围,目光是确定性的,证实自己所说之话无一遗漏之处肯定的说到:“虽是无一物呈现在我们面前,但是,这种味道浓烈,看来,尸骨离我们应该不远。”

    绿凤想了白衣郎君的话觉的言之有理极其深奥,虽是说明了一个简单的道理,不过,经过分析,得知,某个地方定是将此腐烂之气透了出来,也就是,某个地方是空虚的。

    想此说道:“白大哥说话深奥,让我好是思索。要是如此,此处定是藏着一道暗门,不然,就不会有臭气外泄。”

    白衣郎君夸奖说到:“绿凤姑娘就是冰雪聪明,财智过人。你所说的确不错,果真如此。”

    “要是有暗门,岂不又有怪兽?”绿凤担心说。

    白衣郎君微笑说到:“此处绝非有怪兽。”

    “奥,为什么?”

    “因为,四周整洁干净,没有任何理由来说明怪兽出没过。”

    “明白了。即是这样,那我们找找暗门吧,说不定,有额外的收获。”

    找了半天,一无所获。四周都是严严实实无一缝隙,不过打探了半天也是有收获的。白衣郎君发现,山洞岩体是温的。则绿凤一边是冰冷的,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说到:“这岩体真冷,寒气刺的我手指发疼。白公子,你有同感吗?”

    白衣郎君觉的不可思议,同为一体,则是两个不同的地方,恰似大地北方和南方的气候差异,这是为何?

    “我这边和你所说的恰恰相反很暖和,过来暖暖手吧。”

    绿凤将手贴到岩体上,果然是不一样的感觉,暖暖的,不过一伙功夫,手指无知的感觉消失,换来疼痛难忍钻心痛的感受。疼的她快要叫出声来,好的一点,光线暗淡,眼泪汪汪,快要流出,这点,没让白衣郎君注意到。那种疼痛无比的劲头已过后便恢复了往常。双手交合相互搓揉,一切依旧。

    “白大哥,你的建议真有效,我的手指恢复了。”

    “这就好。”

    白衣郎君在想一室同为一个地方,为何阴阳两隔,得到唯一解释的理由,就是亲自探,索道之处,才见真章。可是眼前无一线索如何有下一步的进展?刚刚摸过岩体,虽热但感觉不到它是空虚的,不知另一边是如何状态。见绿凤姑娘的态度,想来,定是有蹊跷。山洞本是山体,本因是热的感觉,相反,倒是冷的出奇让人不解匪夷所思。于是走向了另一边,边走边说:“绿凤,你刚才有何感觉?”

    “冷冻寒骨,但不是那么痛,因此无法得知感觉。”

    “看来,手指麻木了。”说着话深想,什么力量能使此处气候怪异?

    暖的一边,无疑,定是山体,冷的一边可能隐藏着秘密。

    想此,想用掌力试探一下,此处是否正常。

    用功后,一掌打了过去,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是上边的灰尘微微抖落。

    绿凤知道,白衣郎君并没有使出全力,要是极力而为,定会有奇迹发生。说道:“白大哥,这一掌下去,有什么感觉?实的还是空的。”

    白衣郎君衡量了感觉后说道:“此墙虽是牢固,但是我相信,它的对面定是空虚的。”

    “这么说来,我们可以打通它的。”绿凤兴高采烈的说着。

    “话虽是可以这么说,但是,很费力。”

    “是吗?”

    “是的,墙壁较厚,感觉足有十步之遥。人力为之,定是劳累。”

    绿凤失望的说道:“空欢喜一场,唉。。。。”

    随着一掌打去,那股腐烂味道更是越来越浓,臭的他们无法呼吸。

    绿凤捏着鼻子说道:“白大哥,我受不了了,我们走吧。”

    白衣郎君对这股味道感觉还是好一点,虽是扑鼻的难闻,但是不至于要命的地步。怪味越是浓烈,就说明,一掌打去起了作用,把某个缝隙震开了。

    “你要是受不了了就先走吧,我在这里再研究一下。”

    绿凤强忍着腐烂味道说道:“你要不走,我也不走,和你一起研究。对了,研究什么呀?”

    “腐烂味道你不觉的越来越浓烈了嘛。”

    此刻,绿凤明白了过来,刚才一掌,已是起到了作用,缝隙有所反应了,要是再来几下,此缝不开才怪。“白大哥,再来几掌,相信,那道缝隙或是门就要开了。”

    “我想也是,如果是门,就这样开了,岂不怪异。”

    绿凤想了白衣郎君的问题,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的,要是有东西存在,就不会这么安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