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凤觉得白衣郎君不应该有此想法,说是杞人忧天太严重了,说是太细心了,又显得婆婆妈妈,总之,没有合适的词语脱口而出。说道:“白大哥,不要想其别的,打开它再说。”

    白衣郎君觉得也是,前怕狼后怕虎的有什么意思。“好。”

    用功一连几掌,掌掌有力,震得山洞好似摇晃,待一阵灰尘落尽后,开了一丝缝隙,借着火把的光亮,只能看到是道缝隙,别无它求。

    原本以为,几掌就能将隐蔽的门打开,事与愿违,只是开了道缝,不过,这是一个好的信息。由此,便可以出现门的痕迹。

    绿凤细细看了缝隙后说到:“白大哥,你真厉害,瞧,那道缝凸显出来了。”

    “只是可惜,打不开。”

    “怎么会呢,能打开的,只是现在我们人手不够而已。”

    白衣郎君笑了,“绿凤你真逗。”

    见白衣郎君笑了,领悟到自己的言语说的好像是些废话,其实自己的真实意思是,即有缝隙,就会有门出现,哪有打不开的门。刚要开口解释,白衣郎君挥手示意,好像他懂得。

    腐烂味道让他们再继续,何况,要打开此门还得需要人手。

    绿凤说道:“白大哥,要不我们先回去,让大家一起来帮忙,人多力量大,相信,一定能搞定的。”

    白衣郎君虽是有此想法,但是,心有不甘,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可想?自问着,手不由自主的向背后伸去,手握乌金剑,指着前方,视力盯住了缝隙。

    看来,他是想利用乌金剑将此门打开。这样的做法应该可行,可是,乌金剑威力强大,会损坏对面的东西。说道:“白大哥,此做法存在着一定的风险。”

    白衣郎君当然知道这层道理,握着剑,眼视缝隙,是一种动作罢了。说道:“瞧把你紧张的,好了,我们回去搬救兵。”

    刚才的动响,大家会听的一清二楚,都在琢磨,是不是这两人出什么事了,刚要前去一探,白衣郎君和绿凤回来了。看着大家的眼神有些奇怪。白衣郎君问道:“各位大师,怎么了?”

    无己老人说道:“刚才,有几下声响,我们还以为你们遇到了什么事,正要商议上前,看个究竟,你们来了。说说,遇到什么事了。”

    说着话,一股难闻的气味让自己很难接受。

    “你们身上是什么味道,这么难闻。”

    白衣郎君还没来得及开口,绿凤早已抢言说道:“我们在山洞的尽头找到了一扇门,这怪味就是从那里面飘来的。要不是这气味,我和白大哥是不会回来的。”

    气味越来越浓烈了,弥漫整个山洞。稍加判断,是死尸腐烂的特有的气味,看来,山洞那头定是尸骨成山,不然,不会有这么浓烈的味道。

    王秀红说道:“这是尸臭味道,不会有毒,大家不必做特意的处理。”

    华玲玉咳嗽了几声,显得气味难忍,说道:“各位,我还是在洞口待会吧。”

    王秀红:“也好,透透气,对伤势恢复快。”

    绿凤忙扶助华玲玉向洞口走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